再看 Mobileye 自動駕駛測試車闖紅燈事件,無線通訊系統很重要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7 月 06 日 16:43 | 分類 汽車科技 , 自駕車 , 軟體、系統 follow us in feedly

如果自動駕駛行業真的關心車輛的道路安全性,那麼基於專用近程通訊(DSRC)的 V2X 技術就應該成為下一代聯網電動自動駕駛汽車的骨幹之一。



不過,事實好像並非如此,至少 ADAS 行業的「老大哥」Mobileye(計算視覺巨頭)並不認為 DSRC 是不可或缺的技術。

其實前不久英特爾和 Mobileye 決定要在耶路撒冷向大眾展示自家自駕車時,就提前考慮到紅綠燈的問題。他們在預定的行車路線部署了基於 LTE 的數據機,這是自駕車的「備用防護罩」。不過諷刺的是,測試車隊中一輛車卻被耶路撒冷當地媒體拍到闖紅燈,場景一度相當尷尬。

Mobileye 將這個黑鍋丟給電磁干擾(EMI),Mobileye 聲稱電視台的無線相機與交通號誌的無線發射機應答器起了衝突,讓自駕車迷失方向。

Mobileye 為什麼要拋棄 DSRC?

這個尷尬的場景一出,成了行業的大笑柄。媒體也開始鋪天蓋地宣傳,Mobileye 也出面進行合理的解釋。不過,這件事最讓人不能理解的是,為何英特爾、Mobileye 拋棄了 DSRC?畢竟,DSRC 的作用不言而喻,它提供的雙向中短程關鍵任務通訊已經是主動安全應用的中流砥柱。

如果 Mobileye 使用 DSRC,測試車還會闖紅燈嗎?為什麼最初 Mobileye 不部署 DSRC 呢?另外,既然車輛的前置鏡頭已可完美辨識紅綠燈,為什麼 Mobileye 還要建立車輛與交通號誌之間的無線通訊呢?

Mobileye 首席通訊長 Dan Galves 表示,Mobileye 放棄 DSRC 並不是因為 Mobileye 看不起 V2X 技術,相反地,他認為紅綠燈傳來基於 Wi-Fi 的發射機應答器訊號其實也是 V2X「門下一員」。Galves 又解釋,「我們已經在耶路撒冷的紅綠燈安裝了自主開發的發射機應答器,使用的就是基於 LTE 的數據機。」

可惜,最終 Mobileye 還是放棄了 DSRC,因為 Mobileye 覺得「沒有專門部署一套專用通訊系統的必要」。換句話說,如果用普通的 LTE 無線網路就能完成訊號傳輸,為什麼還要大動干戈專門搭建一套新 DSRC 網路?

不過說實話,如果當時 Mobileye 選擇 DSRC,兩套無線系統訊號相互干擾的問題根本就不會出現。有了 5.9GHZ 獨立頻段,DSRC 就能消除其他裝置的干擾,成為車載安全應用的定海神針。同時,現行的 V2X 標準,包括無線電和天線設計,從設計開始就考慮到不同環境的應用。

以色列晶片製造商 Autotalks(專為自動駕駛聯網汽車提供 V2X 技術)CEO Hagai Zyss,被問到 Mobileye 到底在紅綠燈裝了什麼類型的無線發射機應答器時,Zyss 並沒有正面回答,只表示:「我們只熟悉 DSRC 技術,且紅綠燈的所有者有權選擇使用什麼技術。」

Zyss 透露稱,以色列確實開始基於 DSRC 的 V2X 技術測試,不過據他所知,「耶路撒冷並沒有部署類似的裝置」。

他還表示,與 Wi-Fi 運行在不同波段的 DSRC(還獨占一個波段)有能力避免尷尬場景出現。「正是這個原因,才讓汽車行業努力說服 FCC 將該波段留給 DSRC」,Zyss 強調。

那麼以色列的頻段現在是什麼情況?Zyss 解釋,「在以色列,5GHz 以上的頻段最高才到 5.4GHz,而且只能在室內使用。因此以色列現行管理規定下,DSRC 根本不可能被其他 Wi-Fi 發射機干擾。」

「DSRC 還專門最佳化了相鄰頻道干擾,因此即使是非常近的頻道也不會影響訊號接收。另一個考量是通訊協議,由美國汽車工程師協會(SAE)定義的 DSRC 協議在封包丟失問題有其優勢,與其相比一些正在使用的專用協定穩定度就差了不少。」

為什麼還要再加一層防護網?

現在的自動駕駛公司都對自己的產品相當有信心,認為滿車的感測器就能保證車輛安全,因此又在紅綠燈和車輛之間架設一套無線通訊系統好像沒什麼意義。

關於這個問題,Zyss 說得很清楚,「我們一直在與業界領先的一級供應商和 OEM 合作,目的就是將 V2X 帶入他們的自動駕駛感測器陣列,現在 V2I 技術已得到廣泛認同,能幫助自駕車安全通過十字路口。」

「鏡頭在強光下可能會失明,進而認不清紅綠燈。如果有其他車輛遮住鏡頭視線,自駕車可能也會看不清紅綠燈,且在一些複雜路口,想分清哪個紅綠燈對應哪條路也非常麻煩。」Zyss 補充。

那麼為何 Mobileye 要在自家測試車搭載一套無線通訊技術?Galves 認為:「自駕車每次執行感知任務都少不了冗餘,雖然前置鏡頭能看到紅綠燈的顏色,但其他感測器可不行。」

Galves 表示,紅綠燈的應答機也是冗餘訊息的來源。Mobileye 在這方面是先行者,但在用演算法提取語義線索以判斷紅綠燈狀態,他們的技術依然沒能得到充分驗證。舉例來說,如果與車輛垂直的車流快速通過路口,那麼演算法就能判斷現在是紅燈。

顯然,自駕車的軟硬體都在不斷進步,不過類似 DSRC 這樣的無線通訊技術依然相當重要。Mobileye 測試車闖紅燈也給了我們兩個教訓:首先,車輛與基礎設施間的無線通訊至關重要;其次,這樣的功能可不是所有無線通訊技術都能提供。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Mobileye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