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救不了,預計至 2030 年美國燃煤發電廠還要再減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8 月 28 日 8:30 | 分類 人力資源 , 能源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川普達成了歐巴馬認為不可能的事,讓美國經濟成長率達 4%,但是川普自己認為可能的事,也就是復興煤業,卻成了不可能的任務。儘管川普政府不斷推出對燃煤友善的政策,燃煤發電廠仍然一間間關閉,2018 年 8 月底,賓州一座自 1989 年開始運轉的燃煤電廠,宣布將關門大吉。



賓州這座發電容量 51 百萬瓦(megawatt)的燃煤發電廠,位於斯庫爾基爾,屬於维斯特拉能源(Vistra Energy)旗下,是维斯特拉能源 2018 年淘汰的第 4 座燃煤電廠,先前淘汰的德州 3 座燃煤電廠規模更大,總發電容量達 4 吉瓦(gigawatt)。燃煤電廠不斷關閉,煤礦產量也沒有起色,自川普上台後,美國煤礦生產量呈現微跌走勢,而煤礦工人的工作,自然也沒有顯著增加。

事實上,煤礦工人的工作就長期而言,無法由增加少許燃煤用量來保障,因為美國過去 30 年來少掉 10 萬煤礦工人,主要並非因為用煤減少,而是因為煤礦開採技術進步。2016 年是美國煤礦工人工作人數最少的一年,僅 4.88 萬人,但是生產的煤礦卻比過去總人數是 4 倍時還更多,技術進步使開採煤礦越來越不需要人手,當然多數煤礦工人就失業了。

煤礦工人 2011 年以來接著面對更進一步的技術進步威脅,那就是所謂的頁岩氣革命,高水壓裂岩、水平鑽掘等開採技術帶來史無前例的廉價豐沛天然氣,對燃煤發電造成強大威脅。10 年前,美國有 49% 電力來自燃煤發電,只有 20% 電力來自燃氣發電,這是因為燃氣發電造成的空氣污染問題雖然遠比燃煤少,天然氣過去卻較昂貴,如今燃氣發電與燃煤發電已經等量齊觀,各占美國發電量三分之一,而燃煤發電還繼續減少,未來將成為次要能源。

2010-2017 年,美國關閉的燃煤發電廠比剩下的還多,先前的估算認為,殘存的 249 吉瓦發電容量的燃煤發電廠,到 2030 年還將減少 43 吉瓦,也就是 18%,川普政府打算用國家安全等各種理由要求電力公司採購燃煤發電,但是效果有限,市場研究公司銠集團(Rhodium Group)發表新的估算認為,受到廉價天然氣以及可再生能源的擠壓,到 2030 年,美國燃煤發電可能還要再腰斬。

銠集團認為,即使在最樂觀的預想情況下,美國燃煤發電到 2030 年也要減少 71 吉瓦,而這還是在天然氣得漲價到每百萬英熱單位(mmbtu)4 美元,且美國經濟成長率還要高於預期,使得電價偏高的情況下。在這個高電價的預想狀況下,燃煤發電的發電容量至 2030 年也要減少 24~26%,發電量則減少 11%~12%,但燃煤電廠的利用率會從 2017 年的 55% 提升到 70%,即使如此,燃煤發電量也將減少到 1980 年代的規模。

若在中庸的預想條件下,天然氣價格在每百萬英熱單位 3 美元時,美國到 2030 年將淘汰 92 吉瓦發電容量的燃煤發電;而若天然氣價格維持目前的 2.5 美元,再加上考量可再生能源價格持續下降,以及美國用電需求沒有上升的最不利情況之下,燃煤發電無法與這些競爭對手競爭,將大減 124 吉瓦發電容量,也就是比起現在還要腰斬。燃煤發電量也將大減 54%,落到 1965 年以前的規模。而同樣的市場力量,也將剷除大量的核電廠。

川普政府雖然千方百計想要扭轉燃煤發電的頹勢,因為煤業的最大客戶就是燃煤發電廠,但是想要拯救煤業與燃煤發電,需要的市場干預規模將相當巨大,且必須造成電價上升,可說得不償失。其實煤業就業以人數來說實在已非重要產業,只是因為煤礦工人與汽車工人一樣,在美國人心中是美國勞工的刻板印象,所以才特別受到重視,為了 5 萬人左右大幅干預市場並不明智,恐怕川普也只能口惠多於實際幫助,讓燃煤發電走上必然的緩緩消滅一途。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