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萬靈丹失靈?中產階級收緊荷包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0 月 09 日 13:17 | 分類 中國觀察 follow us in feedly

目前為止,貿易戰對中國 12 兆美元的經濟只產生輕微影響。對中國而言,貿易並不像以前那麼重要,部分原因在於中產階級的崛起,這是中國商品在國內的現成買家。然而,關稅持續時間愈長,對經濟的影響愈明顯,今年 9 月中國新出口訂單降至 2016 年以來最低水準,但此時中國有一個比貿易戰更大的問題。



這個問題就是消費緊縮。今年前 6 個月中國國內消費成長率為 8.8%,甚至高於去年的 7.1%,推動這一激增的是中產階級的崛起,中國中產階級占當今城市家庭的 40%,預計到 2025 年將增加到所有消費者的三分之二。

但是下半年開始,消費者支出開始放緩。麥肯錫(McKinsey)分析師指出,自 6 月以來中國消費量出現放緩跡象,從 3~5 月的 3 個月期間,新車的銷量增加 2%,但是 6~8 月間縮減 4%,為 17 年來新車銷量首次下滑,這是減速最明顯的指標之一。過去幾個月化妝品等自由支配產品的銷售,以及家電等大件商品的購買量都大幅放緩。預計今年零售額成長速度將為 10 年來最慢的一年。

新車銷量下降和消費降溫的原因可能是消費者對經濟感到擔憂。貿易戰逼近、人民幣價值下降、生活成本也在上升。消費者一直在承擔更高水準的家庭債務。事實上,中國的家庭債務現在超過年度可支配收入。麥肯錫指出,雖然中國長期經濟基本面依然強勁,但中國許多消費品公司近期可能面臨收入成長放緩的局面。

除了消費面問題,中國薪資成長也開始放緩,中國經濟的支柱基礎建設投資在今年上半年也開始顯著放緩。企業違約債券的步伐加快,一些中國企業家也表示商業環境正在惡化,政府可能很快要求企業必須支付更多的稅收。

中國經濟風險上升,從中國政府在 9 月底開始審查負面經濟消息就證實這一點,在中國政府向記者發送的禁止主題清單中,包括顯示經濟放緩、地方政府債務和風險,以及消費者信心下降的任何數據都不得報導。

近幾個月來,政府官員急於應對更廣泛的經濟放緩,除了承諾向基礎設施項目注入數十億美元,支撐貨幣價值與股市。中國人民銀行還將削減貸方需要儲備的資金,將準備金率減少 1%,為中國國有銀行放貸提供更多資金。該現金注入中約有 655 億美元將用於償還未來幾周到期的債務,而其餘的將被推入金融市場。

但是貿易戰勢必會傷及兩國經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 2018 年美國經濟成長率將達到 2.9%,但貿易戰將使 2019 年成長率下滑至 2.5%,2020 年因企業減稅措施影響將進一步降至 1.8%。而中國的成長率將從 2017 年的 6.9% 降至 2018 年的 6.6% 和 2019 年的 6.2%。

中期來看,隨著中國經濟繼續向更加可持續的道路過渡,在持續實施金融去風險化和環境控制下,中國經濟成長預計將逐步放緩至 5.6%。

(首圖來源:Flickr/John Seb Barber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