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度假變廉價勞工,澳洲頻傳剝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1 月 29 日 17:15 | 分類 人力資源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今天公布的一項研究顯示,很多年輕背包客來澳洲打工度假,到澳洲家庭當類似保母的「互惠生」時,被雇主當成廉價勞工壓榨,原因在於缺乏政府提供保障措施。



世界各地都有所謂的「互惠生」(Au pairs)計畫,年輕人到海外幫忙當地家庭照顧小孩並做些輕鬆的家事,換取食宿和些微薪資。

但雪梨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與麥考瑞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共同做的一項研究,調查澳洲各地 1,500 名互惠生後發現,在澳洲有 6 成互惠生每週工作 36 小時,薪水卻遠低於基本工資。

研究共同作者、雪梨科技大學的柏格(Laurie Berg)表示:「澳洲家庭提出的互惠生要求,往往都是照顧小孩,工作可以負擔。」「但我們發現,度假打工客量大這點,常被澳洲家庭拿來揩油,變相把打工客當成廉價管家。互惠生做的是全職管家的活兒,實際拿到的卻是保母的薪水。」

澳洲至少有 1 萬名國際互惠生,其中 9 成是年輕女性,他們不是拿特殊簽證入境,多數是拿打工度假簽證,可以待在澳洲半年。簽證到期後,雇主可提出申請,幫忙延簽半年。

來自美國堪薩斯的 30 歲互惠生朗恩(Riley Long)和英國廣播公司(BBC)分享在澳洲當互惠生的經驗。他說,剝削是常有的事,除了照顧小孩,澳洲家庭常要他做份外的打掃工作。

來自英國東薩塞克斯郡的 20 歲互惠生布朗(Ryleigh Brown),現在坎培拉郊區一個家庭幫忙照顧 4 個小孩。她表示,但同樣是當互惠生,之前待的家庭讓她彷彿和外界隔絕。那家人對她冷冰冰、大多以簡訊跟她溝通就算了,還期望她做更多份外的打掃工作,現在這個家庭讓她覺得開心。

她說在先前的家庭「覺得自己就像『幫傭』,他們只希望有個幫手,而不是幫忙顧小孩的人。」

澳洲內政事務部表示,拿打工度假簽證入境的人,享有的權益與澳洲勞工完全相同,因此雇主若有剝削情事,都會面臨起訴。

澳洲互惠生文化協會(The Cultural Au Pair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一再遊說政府制定更多規範,包括推動互惠生簽證。

協會主席艾里瓦達(Wendi Alyward)告訴英國廣播公司:「我們派澳洲年輕人到美國去當互惠生,他們被納入完善的計畫,所以我們也應預期來澳洲的年輕人獲得相同待遇。」

儘管有些故事的經驗聽來不是太好,但艾里瓦達認為,多數互惠生享受澳洲時光。「絕大多數互惠生滿意他們的經驗,家庭和互惠生交流,互惠生分享文化。這種是文化交流,雖然很難具體衡量,但大部分狀況都是這樣。」

(譯者:鄭詩韻;首圖來源:pixabay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