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立信政府與產業關係總監:標準下與政府溝通產業能做的程度,共同催生 5G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2 月 07 日 14:00 | 分類 網路 , 網通設備 follow us in feedly

一般人講到與政府溝通,由於在台灣不少大中小型公司會依賴政府標案過活,往往想到偏負面的形象,負責的人要極盡巴結政府專員。但對於跨國公司如愛立信來說,即便台灣在國土面積小,但政策制定過程還有最終結果會影響跨國公司營運和業務,往往需要有人跟政府溝通企業能做到的程度,以及需要政府協助的地方。這就是愛立信政府與產業關係部門總監 Rene Summer 要發揮的地方,要充分有政府溝通,確保政策制定之下,公司商務上不會有窒礙難行的狀況,而政府也理解產業能做到甚麼程度,需要提供哪些協助工作。



電信業特殊身分,也得跟時代演進

談到電信業,大家並不會認為是很時髦吸引人的產業,已經變成類似水電能源供給一樣稀鬆平常的事業。但電信產業也如同水電瓦斯產業,受到政府影響程度很大,同時需要配合政府的相關政策。隨著世界各地陸續佈署 4G 電信網路,未來將邁向 5G 網路,Summer 說傳統上電信業只管供應端的生態已經改變。如今政府對 5G 具有很多想法,從其中看到發展新產業的機會,電信公司、設備商的角色也因此改變。

電信業有政府法規的規範,但在新科技發展的狀況之下,電信的法規多半是 10~15 年前擬定。正常狀況一定是跟不上時代腳步,而在後頭追趕,重新擬定適合的規範。

Summer 用比較極端例子,說明法規跟不上時代的極端情形。當年汽車出來成為商業產品,斯德哥爾摩的馬車業者面臨強大的競爭,曾遊說汽車業者要在車前派人舉旗,有車子來要舉旗警告。仔細想想相當的不可思議,而且在阻礙產業發展。

回到電信業的例子,當時電信業者的電話業務只要處理語音訊號就好,讓人與人之間的語音溝通無障礙。到 3G 寬頻出現以後,才有連到行動網路的可能。3G 寬頻出現行動網路第一次連到物品,4G 和窄頻物聯網出來之後,網路首次連到非人的物品與基礎設施上面。

Summer 說到手機的使用數量,比大家刷牙牙刷的使用量更多。愛立信的立場來說,最終希望我們希望讓連網設備間互相可以對話連結,也可以到達這樣的規模。

電信業和政府的立場不同但仍要共同推進市場前進

電信業的數據傳輸量不斷成長,但營收並不會等比例成長,政府希望電信業能一下子就將 5G 網路鋪滿全國。但電信業是公司型態,是需要賺錢營運下去,兩者的目標會有衝突。有些地方具備廣布 5G 的條件,像是美國的社區人口分布比較分散,計算成本之下,用 5G to Home 的形式為這些地方帶來寬頻連線,是符合經濟效益。另外除了特定區域之外,5G 滿足特定產業所需要的需求,像是醫療業或是聯網汽車要求傳輸低延遲性和連線安全性。Summer 指出他的腳色要代表愛立信與政府溝通他們能做到甚麼,不適合做什麼。

Summer 說當然也有降低投資成本的其他方法,比方說運用既有的中頻段來佈署 5G 網路 (比如現有的 4G 頻段)。愛立信自 2015 年開始佈署的愛立信無線系統產品(Ericsson Radio System,ERS) 已經具有支援 5G NR 的功能,只須透過遠端軟體升級即可達成,愛立信獨特的「動態頻譜共享」(Dynamic Spectrum Sharing) 功能也可以讓 ERS 同時支援切換 4G 和 5G。這些佈局也都可以讓電信營運商有更具有經濟效益的方式提前做好 5G 的布局。

Summer 說明從愛立信的角度來看,估計 2016 年到 2023 要將網路傳輸速度提升 8 倍,但這麼做並不能增加收益,必須仰賴降低成本,才能增加收益。除了政府,Summer 說需求端需求也同步增加,不再是單純的通話業務,還有不少資料傳輸業務,因應不同產業需求。

進一步講 5G 的技術規格,Summer 說相比其他技術,5G 是成本較低的技術,以速度來說,以傳送每秒十億位元資料 (Gbps) 的資料,用 5G 的單位傳送成本僅是 4G 的十分之一。

5G 是架構中就列入安全性考量

Summer 說愛立信介紹了讓 5G 具備安全性的 5 個特性,去保護聯網裝置、網路、應用、和雲端資訊。愛立信試圖把安全性考量放進 5G 結構中。以杯子蛋糕舉例,如果安全性只是糖霜放在蛋糕上,那並不夠,要整個蛋糕體都安全才行。安全性是從裝置、網路、雲端到硬體都需要層層考量。

另外 5G 有更為慎密的安全性設計,5G 系統能夠偵測到偽基地台和 IMSI 截獲器,並加密無線電波介面,這些在 4G 標準是沒有的。當然各家業者等利益相關人士針對 5G 都有研擬資安標準,各家業者自行加碼加上更安全的防護措施,也是能做的事情。

電信不是唯一面臨走出原先傳統的產業,或者是政府管制不斷跟上新時代挑戰。像是 5G 能夠發揮的場域 eHealth,Summer 說很多國家政策上很積極推動,但過去推動的案例卻指出,政府負責電子化業務的官員想在醫療領域推電子化,卻讓不少醫療界人士覺得很多地方不太放心,有個實際的問題是可能醫療保險不會給付。過去電子化在醫療界沒有多大可能,在既有管制法規不必考量。如今技術進步,政府的管制措施因應改變其實是正常的狀況,不是太奇怪的事情,eHealth 如此,電信業也如此。

有標準之下,業界和監管者要區分哪些是必要的強制標準,哪些是選配

Summer 解釋規範,產業人士和監管者必須了解的是,先要了解哪些是強制標準,哪些是加選標準,真正被使用在網路部署的跟真正被列在規範裡的可能有所不同。標準、設備商產品、和營運商選擇部署的方案都可能不同,政策制定者看規範,也需要了解真正被部署的網路奘況。但這些功能要制定到哪裡,這有關市場如何處理以及如何提供服務,在每個國家都會是不同情形。

當你買車,你可以看到所有規格,但你如果買最便宜的選項,你依然是買了特定的規格。價格一直是很多國家決策者最重視的,覆蓋率次之,當然通訊的可用性也很重要。Summer 認為決策者應增加對安全性的重視,以及如何把安全性放進規範。

Summer 來自歐洲,自然關注歐洲的議題,像是 GDPR 就是重要的議題,他可以談蠻多的,但可惜只能與 Summer 簡單交換意見。如同他一直提的科技跑在前面,法規在後面追趕的現況,GDPR 面臨類似發展。GDPR 的管制範圍是個資隱私這塊,有多個利益相關人士,與現行的法規和各公司做法有落差。很高興這次有機會能與愛立信的 Summer 討論電信業與政府如何共同推進 5G,期待有一天 5G 能享受 5G 帶來的便利性和進一步的安全保護。

(首圖來源:愛立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