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北,「末日種子庫」小鎮永凍土融化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4 月 05 日 0:00 | 分類 生態保育 , 自然科學 follow us in feedly

全球最北方的挪威小鎮約有 2,000 名住戶,近年,這些住戶與坐落在鎮外的「末日種子庫」,都面臨了全球暖化下的環境變遷威脅。




北極圈受暖化影響劇烈

2008 年落成的「末日種子庫」位在北極圈內挪威斯瓦爾巴群島(Svalbard)上,島上號稱全球最北的小鎮──朗伊爾鎮(Longyearbyen)住著為數不多的挪威居民。近幾年,隨著全球暖化加劇,不但種子庫在去年面臨融水滲入的問題,居住在這座諾亞方舟附近小鎮的居民也面臨了環境異變。

種子庫收藏珍貴資源

「末日種子庫」原名斯瓦爾巴全球種子庫(Svalbard Global Seed Vault),是 2008 年由挪威政府資助建造的資料館藏庫。種子庫蒐羅了數以萬計的種子包與珍貴的文獻資料,利用永凍土特性保護它們,直到需要的那天就能完整無缺地取出。

永凍土融水滲入種子庫

沒想到,逐年加劇的全球暖化不但融化了冰山,也大幅提高北極圈的溫度,導致永凍土融化,融水滲入種子庫隧道後才結凍,在隧道內形成小型冰河。挪威政府於 2018 年投入 1,300 萬美元(約台幣 4 億元)資金,重新打造防水設施與升級庫內設備。

▲ 末日種子庫內收藏數以萬計的種子。

當地居民也受到氣候變遷威脅

被視作現代版諾亞方舟的末日種子庫重要性之大,各地科學家與政府都密切注意著種子庫的安危,然而,住在當地的居民就沒有這種待遇。種子庫所在的朗伊爾鎮是全球最北方的小鎮,共有約 1,800 個居民居住在天氣嚴寒的北極圈內。

每年越來越溫暖

朗伊爾鎮的居民已經很習慣零下的低溫世界,該地區每年有 4 個月永晝、4 個月永夜,全年均溫落在  -7.8°C。不過,從 2014 年開始,小鎮迎來了前所未見的「夏天」。

▲ 朗伊爾鎮是全球最北方的挪威小鎮,鎮上只有 1,800 個居民,原本十分依賴永凍土的特性進行各項建設,現在卻因全球暖化面臨人身安全問題。

▲ 紅點處就是挪威斯瓦爾巴群島的朗伊爾鎮所在地。這個群島左邊是格陵蘭島,下方是北歐地區,島上的朗伊爾鎮是全球最北方的小鎮。(Source:Google Maps

幾年前小鎮就受永凍土融化所擾

根據當地報社《冰人報》(暫譯,原名 Ice People)編輯薩巴提尼(Mark Sabbatini)的紀錄,北極圈永凍土的夏季融化程度,從 2014 年就增加到足以危害居民安全的程度。

地基不穩導致房屋下沉毀損

有天,他發現家中牆壁突然出現裂痕,臥室也多了一個凸起,房屋的樓梯間更是整個歪掉,房屋結構改變造成門窗都關不起來。「我們的房屋都蓋在硬如水泥的永凍土上,原本應該非常安全的,但逐漸融化的永凍土層不再結凍,我們的房子就慢慢地沉下去了。」

▲ 原本依賴積雪反射陽光的北極圈,在深色地表逐漸露出後,反而開始吸收陽光熱能,加速暖化的進程。

北極圈暖化速度全球最快

事實上,挪威氣象站的數據指出,朗伊爾的暖化速度是全球最快的。由於冰雪面積減少,北極圈內地表可以反射日照的區域變小,露出的深色地表進一步吸收陽光的熱能,造成全區域無法像以前一樣有效散熱。

連續 100 個月氣溫高於合理均溫

《冰人報》的報導也說,今年 3 月後,斯瓦爾巴群島將達成連續 100 個月經歷氣溫高於合理均溫的紀錄。當地專家表示,朗伊爾鎮在某些月份的均溫甚至比合理均溫還高 12 到 14°C。

他們採用的合理均溫是 1961 到 1990 年的數據,「如果溫室氣體持續以現在的規模排放,斯瓦爾巴群島的年均溫會在本世紀末正式超過 0°C」。

▲ 世界最北教堂也座落在朗伊爾鎮內,被白雪靄靄的北極圈山脈環繞。

永凍土不再是可靠的天然地基

對當地居民來說,這簡直是噩耗。當地房屋大部分都蓋在永凍土上,以插入土層的木樁做為地基,然而永凍土融化後,木樁逐漸腐爛失固,讓房子變得非常不穩。有些居民像薩巴提尼一樣束手無策,有些居民則卯起來試著舉家遷移。

直接把整個家搬到安全處

「舉家遷移」不是形容詞,而是確確實實的動詞。2017 年春天,住在海岸線的休布娜(Christiane Hübner)把自己的家抬到了大型運輸雪橇車上,往內陸拖行了 80 公尺,完成攸關性命的「搬家」行動。

海岸線差點退到房屋門前

她的房子原本的所在地因為永凍土融化,地基變得又軟又不穩,輕易就被海浪侵蝕。2016 年冬天,海浪侵蝕掉深達 13 公尺的海岸線,讓她蓋在海岸線的房子距離掉進海中的危險只剩 4 公尺。

▲ 全球暖化導致積雪層鬆動,大雨沖刷容易形成大規模雪崩。2015 年 12 月,朗伊爾鎮受雪崩侵襲後,救難隊前往當地進行救援和撤離任務。

雪崩次數和規模都增加

永凍土融化威脅的不只有房屋穩定度,受雨水沖刷影響而成的雪崩是當地居民最害怕的天災。2015 年,一場因暴風雨而成的雪崩混著冰雪、冰塊和石塊衝擊了朗伊爾鎮,導致一位居民和一位孩童不幸身亡。

政府協助新建房屋

2016 年,土石流侵襲了休布娜居住的區域,她的狗差點因此沒命。2017 年,第二場大型雪崩摧毀了朗伊爾鎮更多房屋。挪威公共建設局的官員表示,他們無法再依賴永凍土做為天然地基,政府正在距離山脈較遠的安全區域建造一片新的公寓房屋。

被迫撤離的居民無家可歸

這次,他們將把鋼柱穿過永凍土,打進地表基岩,並在屋內設置環境探測器,隨時偵測氣溫、雨量及環境動態的變化。然而,政府建造新屋的動作比不上舊屋不堪居住的毀壞。

被迫撤離的居民薩巴提尼現在只能借住在朋友家,而其他同樣因房屋受損而無家可歸的居民,有些暫時居住在船屋中,有些卻只能離開這個從小生長的小鎮。

(本文由 地球圖輯隊 授權轉載;首圖為「末日種子庫」;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