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與入學制度一改再改,李家同頻發言:學生程度有因此提高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5 月 10 日 14:50 | 分類 科技教育 follow us in feedly

自 1990 年代以來,台灣為推動教育現代化實施一連串的教育改革措施,但多年來的教改並未廣受好評,就以大學考試與入學方法來說,也是爭議不斷。長期關注教改與提倡改回聯招的學者李家同日前在 Facebook 公開發表一篇標題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的網誌,指出政府做任何事都應該有一個原因,可是台灣的大學入學制度一改再改,對我們普通老百姓來說,實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教改用意良善但令人措手不及

目前大學考分為 1 月底的學測與較難的 7 月指定科目考試,入學管道則細分以學測成績與為準的繁星計畫、個人申請(前兩者合稱甄選)與指考分數入學。

李家同表示,其中在個人申請中,考生只能填 6 個志願,如果想選熱門科系,就會有一大群競爭對手;若學校第二階段面試在差不多的時間舉行又相距遙遠,學生也只能選一間。選考制度也更是年年變更,今年的學測方法又有變動,從原本的必考五科,改為學生可以五科選考四科,此舉也導致同級分者太多,鑑別度降低、熱門科系過關的人數暴增等窘境。

就好比今年清華大學電機系招生名額 40 人,預計甄試人數 120 人,最後竟有高達 506 人進入第二階段面試,最後放榜,備取 392 人,不但競爭比過去更激烈,也讓很多考生白白繳交每系一千元起跳的報名費。

因此甄選制度以來,不斷有學生為了不想去考指考或是擔憂全軍覆沒,陷入「只看分數不看喜好」的困境,無法學其所愛,或是最終只進了自己選的「備胎」,這種現象對科研實力與人才培育效果都大打折扣。

李家同指出,如果是過去的聯招制度,學生只要繳納一次報名費即可,現在要繳交 6 個報名費,多學入學已變成「多錢入學」,假如 6 所學校都要面試,車馬費與住宿費也想必高昂,這對較弱勢族群一點也不友善。

除此之外,大學甄試的備審資料也對弱勢學童相當不利,雖然學習歷程檔案可記錄學生過去點點滴滴,參加什麼社團、參與什麼研究等,主要是希望學生的生活除了課業之外還有多種可能,但偏鄉學生即使有興趣研讀科技或是其他產業,備審資料也難跟都市學生競爭。李家同指出,偏鄉高中難以找到能教寫程式的老師、更無法開設 AI、奈米等選修課,做研究與實驗的機會不多,在數位時代來襲下,很難透過實踐來學習。這種作法對強勢學生是極有利,對弱勢學生則是極不有利。

為何最佳升學制度尚無解

甄試這種方法也不一定有助於科學基礎教育,李家同並指出,對學生來說,最重要的是要在學業上上下功夫,將這些基礎學問學好,將來才可以應付各種的變化。假如國家要發展通訊,工程師的數學一定要非常好,若要發展半導體工業,工程師也要具備化學技能,他也表示,每所學校的選學科標準也不一樣,有的大學電機系只根據數學和自然科的考試成績,而不算英文的成績,但不少好的大學,英文不好便不能入校讀電機系。

李家同曾提到,全台最多只有 5% 的人是要經過特別的方式入學,其他都是普通人,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對這些人而言,聯招是最好的方法,簡單而又公平,直接恢復聯招,僅留下少數名額讓特殊學生經由特殊的管道入學即可。

只不過當初改為甄試、指考等多元入學便是希望學生有更多空間適性發展,讓學生的生活不是只有課業,這樣才有開拓更多的可能性的機會,教育部高等教育司長黃雯玲先前也表示,現代社會需要多元人才,若再回到單一指標的聯考時代,已無法培育出未來國家需要的人才,也不符合國際的教育趨勢。近年也有一些偏鄉弱勢學生透過甄選進入頂尖學府,這根本不可能發生在聯考時代。

大學招生聯合會也聲明澄清,學習歷程檔案實則是看趨勢而非看分數、讓在校表現量化與數據化,客觀呈現表現有助於看見弱勢學生,而弱勢生不同經歷背景與強烈學習動機,較適合大學透過面試、書審等多資料審查評量方式加以發掘。

不過黃雯玲也表示,現行制度有調整的必要,例如甄選比例是否太高、繁星能不能照顧到真正的弱勢等,這些未來會逐步修正。

(首圖來源:shutterst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