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憂鬱藥竟可能「逆轉」癌症及避免產生「抗藥性」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6 月 01 日 0:00 | 分類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癌症始終是世界各國死亡原因的首位,人們總是「聞癌色變」!但有些癌症患者身上的癌細胞確實莫名消失了,當人們驚歎奇蹟真的存在時醫師也說不出個道理,只能稱之為「癌症自發性痊癒」。然而這種癌症自然痊癒的機率極低,約只有十萬分之一。雖然使癌細胞恢復為正常細胞聽起來像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在實驗室科學家已有能力誘導癌細胞朝正常方向發展。

早在 20 世紀初科學家就已觀察到,有極少數癌化的細胞會放棄無限生長的特權而轉化為較正常的細胞。此現象稱為「癌症逆轉」(cancer reversion),此時原本惡性的癌細胞會再度掌握控制生長速度的鑰匙,收斂為非作歹的本性,並與人體和平共存。

約在 1960 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羅伯特‧波拉克(Robert Pollack)教授和當時他的研究生斯考特‧鮑爾斯(Scott Powers)及許多其他科學家,都曾致力於分離出這些恢復正常的癌症細胞,希望藉此了解它們如何重新獲得對細胞生長的控制能力。但由於當時欠缺研究工具,多數科學家紛紛選擇放棄。所以很長一段時間「致癌基因」(oncogene)機制研究,成為癌症生物學研究的主流。

近年來巴黎高等師範學院(Ecole Normal Superiéure)的科學家 Adam Telerman 和 Robert Amson 等人則再度重拾探索這神祕過程的機制,因為他們相信研究癌症逆轉有助於克服癌症治療最棘手的問題:癌症的「抗藥性」。

腫瘤演化出對藥物的「抗性」

大多數抗癌藥物研發的目標就是要將癌細胞「趕盡殺絕」,甚至常常波及正常細胞而造成副作用。病患接受治療後通常有機會控制住病情,但由於藥物將大部分的癌細胞消滅後,反而使原本只占少部分的具抗藥性癌細胞有機可趁、大量增生,於是腫瘤逐漸演化出對藥物的「抗性」,幾年後癌症又會復發。此時原先使用的藥物已失去對癌細胞的宰制能力,病情於是急轉直下。無論傳統化學治療、新興的標靶藥物、單株抗體甚至最新的免疫療法等,癌細胞都能突破防線再次在病患體內興風作浪!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醫學和治療學副教授 Mark Frattini 博士形容:「癌細胞總是比抗癌藥物還聰明,當藥物抑制了某一條促進細胞生長的路徑後,他們總能找到另一條新的路徑,繼續在病患體內發展、擴散。」

近來由於次世代核酸定序、蛋白質體學等技術的突飛猛進,研究癌症逆轉的阻礙終於克服了。科學家終於可全面審視那些發生癌症逆轉的細胞內 DNA、蛋白質發生了什麼樣的改變,並進而了解它們如何發揮作用。

Adam Telerman 和 Robert Amson 發現,TCTP 蛋白造成多種癌症,如大腸癌、肺癌和黑色素細胞瘤癌細胞內的表現量會大幅增高,但在逆轉的癌細胞則會減少。進一步他們又發現,TCTP 與抑癌蛋白 P53 之間有相互抑制的關係:TCTP 在細胞內會促進 P53 降解而減損 P53 抑制癌細胞生長的作用;而 P53 則是會反過來抑制 TCTP 的基因表現。因此若能設法矯正癌細胞 TCTP 與 P53 間失衡的關係,就很有機會使癌症逆轉!

Telerman 和 Amson 已篩選出能降低癌細胞內 TCTP 作用的藥物。他們發現有一種抗憂鬱症的藥物「舍曲林」(Sertraline,商品名「左洛復 Zoloft」)竟然能與 TCTP 結合並阻止 P53 降解,如此一來細胞內的抑癌蛋白 P53 含量增多,就有機會控制細胞生長的速度並使其轉為較正常的細胞。當他們以舍曲林處理黑色素細胞瘤癌細胞後,這些細胞的生長及轉移能力都降低了,舍曲林也有效逆轉了小鼠體內黑色素細胞瘤的生長。研究成果已於 2017 年 8 月刊登於《英國癌症雜誌》(British Journal of Cancer)。如今他們與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Columbia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的研究人員合作,進一步展開大型臨床試驗,希望將此科學知識發展成為治療癌症病人的新藥物。

早年曾在哥倫比亞大學研究癌症逆轉的波拉克教授,得知已有臨床試驗在驗證癌症逆轉藥物療效的消息後感到十分振奮,40 年前他開創的研究方向如今終於有機會開花結果,最終用於治療癌症病患。且這可能是一種有別於其他癌症治療藥物的反效果──會加速癌細胞演化產生抗藥性的藥物,有機會逆轉癌症,使之轉化為較良性的細胞,並避免抗藥性的癌細胞再度席捲而來。

(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