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創意被蘋果看上,第三方應用程式如何求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0 月 22 日 8:30 | 分類 Apple , macOS , 軟體、系統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將 iPad 變為 Mac 裝置第二塊顯示螢幕是不少雙持 iPad 和 Macbook 使用者一直以來的願望,Luna Display 曾經是市面上實現第二螢幕的最佳解決方案,具有等比例顯示和畫質傳輸無損等優點,之所以說「曾經」,是因為蘋果在最新的 macOS 中已經用「Sidecar」功能滿足了上述需求。

(Source:Luna Display

吃飯的傢伙被搶了,Luna Display 只好另謀生計,挖掘出了另一個「第二螢幕」──舊款 Mac,新推出的 Mac-to-Mac 模式下允許使用者在兩台 Mac 之間實現分割螢幕,將轉接器接在主力 Mac 電腦上後,即可連接第二台 Mac 並將後者做為外接顯示螢幕使用,你甚至可以將 Macbook 變成 Mac Mini 的顯示螢幕。

Luna Display 開發此功能的目的是想讓你的舊 Mac 不至於在家中毫無用武之地,它可能因為性能不佳難以勝任日常使用,變成第二螢幕也算是發揮餘熱,因此 Luna Display 對擔任第二螢幕的電腦只要求系統是 macOS 10.8 Mountain Lion 即可,Mountain Lion 已經是 7 年前的系統了。

當然,Luna Display 依然保留了它賴以成名的將 iPad 變為第二螢幕的功能,相比蘋果原生的 Sidecar,Luna Display 支援的 iPad 和 Mac 型號更多。

不過,比起同時擁有 iPad 和 Mac,手頭有兩台 Mac 電腦的人想必要少得多,Mac-to-Mac 注定是一個更小眾的需求,只能看成 Luna Display 面對主打功能被蘋果原生功能取代後的無奈之舉,這也揭示了工具類軟體的困境:當大公司進入同樣的領域後,我該怎麼辦?

你的創意很好,可惜很快就是我的了

借鑒也好,模仿也罷,在各行各業中都是常見的行為,時至今日,人們還在為蘋果當年革命性的圖形界面(GUI)是否抄襲了施樂公司的創意爭論不休,就連賈伯斯本人都說「我們總是無恥地竊取偉大的創意」。

▲ 左為 Sherlock,右為 Watson。(Source:維基百科)

蘋果的借鑒是如此頻繁,以至於有個專門用詞「getting Sherlocked」。這說法出自蘋果與 Karelia 公司糾紛,「Sherlock」是 MacOS 8.5 至 Mac OS X Panther 系統的文件和網頁搜尋工具,也就是 Spotlight 的前身,Sherlock 在 Mac 原生搜尋介面提供網路資訊的概念啟發了 Karelia,後者開發出了 Watson 應用程式,允許使用者無需打開瀏覽器可直接搜尋影片、匯率、購物等內容。

Karelia 給軟體起名 Watson 本意是將它做為 Sherlock 的助手,沒想到蘋果在 Mac OS X 10.2 發表的Sherlock 3 卻把 Watson 的功能原樣複製,把定價 30 美元的 Watson 逼上絕路,至此,每當蘋果發表能夠替代第三方應用程式的新功能時,開發者們總是會調侃這些應用程式是「getting Sherlocked」。

同樣的擔憂在 2014 年 Spotlight 亮相時也出現過,因為這款全新的系統搜尋工具和知名的 Mac 神器 Alfred 實在太像了,逼得 Alfred 的開發者不得不發聲明強調我們不一樣。

事實證明使用者的擔心是多餘的,Alfred 如今還活得好好的,原因在於 Alfred 本質是一款啟動器,整合播放器、1 Password、書籤、剪貼板及可定制的腳本才是其核心,雖然和 Spotlight 撞臉,但無需擔心被搶飯碗。

iCloud 鑰匙串的出現,也被認為是對 1Password 等密碼管理應用程式的威脅。雖然耕耘數十年的 1Password 對產品的細節已打磨得十分到位,但隨著鑰匙串功能的完善、蘋果生態的優勢和免費的特性,對於很多要求不高的使用者來說,它已足夠好用,1Password 是否受到衝擊不好下定論,但被搶走潛在使用者是肯定的。

即使被收購,結局也大不相同

即使產品護城河足夠深,在專利等的保護下不必擔心被大公司搶走創意,不差錢的大公司還有最後一招:買。

最近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 Workflow,這款 iOS 自動化工具自推出以來一直備受好評,與系統高度一致的 UI、化繁為簡的模塊化編程創意和對系統功能的巧妙調用等,Workflow 能夠受到蘋果的青睞也就不足為奇了。被收購後,Workflow 在 iOS 12 中以「捷徑」的面貌歸來,繼承原來的優點的同時,與 Siri 等系統功能的整合也讓它變得更強大。

2014 年被蘋果收購的測試工具 TestFlight 如今也成了針對開發者的測試平台,更加方便開發者進行內測、修改文件和收集反饋,只是停止支援 Android。

然而,並不是所有被收購的應用程式都能有 Workflow 和 TestFlight 這樣的好運,比如落到微軟手裡的奇妙清單,結局卻是停止更新、使用者被要求遷移、創始人出走,倒是微軟用奇妙清單的資源開發出了 To-Do,使用者再如何反對,奇妙清單也逃不過退出歷史舞台的命運。

被取而代之的原因:功能過於簡單

被收購、受到威脅,或許也好過默默地被取而代之。iOS 和 macOS 中功能越來越全面的備忘錄和提醒事項、有了經期記錄功能的健康應用程式、自動調節顯示器色調的夜覽模式等新特性背後,都有大批被拋棄、停止更新的第三方應用程式。

和被收購或尚能與蘋果一戰的應用程式相比,這些被「殺死」的應用程式大多功能過於簡單,創意有餘,難度不足,幾乎沒有複製門檻,與其說是被「殺死」,倒不如說是死於自己太「菜」。當然,還有像錄影、螢幕時間這類涉及到安全問題(至少蘋果是這麼說的)的應用程式,貢獻了創意的同時還落得個慘遭下架的下場。

工具類應用程式怎樣不被蘋果「殺死」?Workflow、Alfred 等成功的應用程式已經給出了答案,「人無我有」的差異化是王道,像 Luna Display 這樣鑽研過於小眾的需求或許不是上策,萬一哪天蘋果想起來了,順手支援 Mac 之間投影了呢?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Luna Displ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