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投老將邰中和看好數位光學,蔡司叩門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2 月 09 日 8:15 | 分類 光電科技 , 晶片 follow us in feedly


過去 40 年,每一波的科技創新風潮,都經常看到邰中和的名字。

1976 年,他參與創立宏碁,見證 PC 產業崛起;2000 年網路泡沫前,他投資是方電訊,看好網路基礎建設的投資價值;後來,他成立旭陽創投,手機帶動 IC 設計公司的崛起,他投資的電源管理 IC 大廠立錡,高價賣給聯發科。每一波科技大潮,他都提早投資布局。

這幾年,邰中和又換了方向,「這幾年創投我都停掉了,」他接受《財訊》專訪時說,「這是自己的,我是全職在做這個」,這家公司的名字叫和蓮光電。

接手虧損公司  一投就 10 年

這恐怕也是邰中和投資生涯裡堅持最久的一項投資。成立已有 20 年歷史的和蓮光電,原本做的是液晶覆矽(LCOS)的投影技術,這項技術在顯示產業已不再熱門,但邰中和 2009 年卻接下這家虧損公司,一投就是 10 年。

在別人眼中,LCOS 只是一種舊顯示技術,但在邰中和眼裡卻看到,加上軟體和 IC 設計能力之後,這項技術能變成用數位訊號控制光的核心元件,就像當年電腦帶動的數位化風潮,讓音樂、影像產業掀起翻天覆地的改變。他認為,光學產業也將進入用程式就能控制的新時代,這項技術將帶來許多的破壞式創新。

「我們就是一個 IC 設計公司」他解釋,「和蓮的核心就是設計控制光的軟體」,今年,他完成了兩個平台,一個叫 X-on-CMOS,在 CMOS 控制基板上,放上各種材料,放上 Micro LED,就變成自發光的 Micro LED 晶片、也能用來控制 OLED,或是 MEMS 微機械結構。第 2 個叫空間光調制器(Spatial Light Modulator,SLM),和蓮利用 LCoS 顯示晶片控制光的相位,晶片上的上百萬像素,就像無數的小鏡子,只要透過軟體控制,不再需要複雜的調校,就能改變光的相位和波長。「今年我們的平台已經完成,明年會損益兩平,接下來就會有倍數成長。」邰中和說。

許多傳統的光學產品,數位化之後產生新的商機。像是賓士,去年宣布推出解析度達到百萬像素的數位車燈(Digital light),這款數位車燈可以在汽車前方路面上投射各種影像,甚至主動避免車燈照到路人的眼睛,因為,車燈裡有一顆百萬畫素解析度的顯示晶片,以雷射當光源,透過程式控制,車燈可以投射出不同形狀的光型,甚至是影像與數字。和蓮行銷副總林宗毅表示,目前正和國際 LED 大廠 Lumileds 合作開發 Micro LED 數位車燈,透過 Lumileds 要打入德國的車廠以及一線汽車零件供應商。

與英商合作  量產 AR 眼鏡

今年光電展,來自英國的 Plessey 公司,也展示他們跟和蓮合作完成自發光的 Micro LED 顯示晶片,在一片郵票大小的晶片上,顯示 Full HD 高解析度螢幕,他們現在準備在台灣投產,一年後,量產 AR 眼鏡,和蓮跟多家全球領先的 Micro LED 公司都有合作。同時,美國汽車大廠 GM 和多家車用電子代工廠也頻頻跟和蓮接觸,想用 Micro LED 設計車用的抬頭顯示器(Head-Up Display,HUD)。

▲ 和蓮和英商 Plessey 合作,在今年光電展中展出高解析度的 Micro LED 螢幕。

目前,德國蔡司醫療科技也是和蓮的客戶,他們把和蓮的晶片內建在神經手術的設備裡,讓醫師神經手術開刀時,可以看到電腦投射虛擬的神經與血管畫面,知道該從哪裡下刀,這些資訊,都直接投射在顯微鏡的畫面裡。

這些應用大多仍和顯示有關,但和蓮開發的空間光調制器,已經開始進入一些全新的應用,例如立體成像(hologra-phy)、光通訊(Wavelength Selective Switch,WSS),甚至生醫領域。

今年,中國通訊產業的代表就頻頻造訪和蓮,因為和蓮推出高解析度的 LCoS 面板,適合做光波長選擇開關(WSS),這項極為難生產的光學設備,不只要高效,還必須準確,和蓮因此吸引他們的興趣。

邰中和解釋,和蓮的空間光調制器,把晶片上接近 1,000 萬個像素,變成了可用程式控制的液晶反光鏡,用來控制光的物理特性,甚至可以用來改變光的相位和波長。最重要的是,所有光學特性的校正都能用程式完成,中國因此希望結合和蓮的技術突破技術瓶頸。「在大中華區,只有我們在做數位光學技術」,和蓮營運長徐榮說。

採訪中,邰中和還展示他們正在布局的尖端技術,「這個叫光鑷」,他拿圖片解釋,利用控制光,產生推力,讓兩道光像鉗子一樣,控制微小的細胞,「我們已經跟一家合作夥伴在合作了」。現在,邰中和要重啟當年宏碁起家時,推動第一台電腦的策略,推廣數位光學產業。

▲ 和蓮執行長邰中和投資 10 年的數位光學平台,今年終於完成。

他解釋,當年投入 PC 的時候,還是微處理機和微電腦的時代,宏碁一開始也是代理別人的產品,一面做教育訓練,一面設計自己的產品。「當時就是中文電腦,」他回憶,他們不斷的辦教育訓練,培養人才,再設計出自己的個人電腦,「當時最大的困難是沒有作業系統,等到微軟出現,一下子所有的機會都打開了。」

培養相關生態系  前景可期

為什麼要重押數位光學?「你看過一本書叫《Chaos Marketing》(混亂行銷)嗎?」他隨手在白板上畫出一條線解釋,市場的發展常常是在大爆發之前,出現大崩壞。短期來看,你無法預料未來的發展,就像當初,電晶體和個人電腦出現的時候,無法預料到現在的發展。

但是,長期的趨勢不會改變,「光學,你要說節能、高效,都需要它」,他舉例,台積電最倚重的設備廠 ASML(艾司摩爾),就是飛利浦和蔡司技術結合而成的光學公司,整台設備由幾十組鏡子組成,光學能創造的價值可想而知。

「我跟施振榮先生講過,要借一下小教授(指宏碁第一台電腦)的名字,做光學的小教授。」邰中和認為,現在只是打造出工具,接下來要廣招通訊、汽車等各種領域的廠商合作,拓展數位光學應用,也開始在台灣開課,把懂電的人才,變成數位光學人才。

「只要培養相關的生態系,台灣有電的基礎,再加上控制光的能力,就能在原有的市場裡,再賺到新的錢。」邰中和說。未來一年,會是和蓮發展關鍵。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