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云】新冠病毒讓地球變綠,但是綠能產業是否也會臉綠?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4 月 07 日 8:00 | 分類 人力資源 , 國際金融 , 太陽能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武漢肺炎疫情擴散讓多國封城封街,航空與工商業活動停擺,使得人類活動產生的各種污染與碳排放量都大為減少,中國出現藍天、威尼斯的水道變得清澈無比。但是,人類暫停活動只是短期現象,就長期來說,減碳仍然要靠綠能的發展來完成,新冠病毒造成的人員調度困難,以及是場面的經濟與能源需求急凍,會不會反而傷害綠能產業呢?

就疫情的直接影響來說,綠能產業當然也難逃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毒手,例如風機大廠西門子歌美薩(Siemens Gamesa)在西班牙的 2 座工廠因為員工確診感染而關廠消毒、員工隔離,一座為位於馬德里的電子元件廠與認證中心,一座是位於奧伊斯的風機扇葉廠,占西門子歌美薩總產能 10%,年產 600~800 百萬瓦總發電容量的風機扇葉。

除了造成工廠停工,零組件供應鏈也可能受影響,歐洲風能產業最擔心的還有人員問題,目前全歐洲總共有 189 吉瓦(gigawatt)發電容量的風機在運轉,需要持續維護營運,但隨著疫情擴大,各國對交通的管制也越來越嚴格,甚至發出進出國禁令,如此一來跨國風能公司派遣員工前往各國風場將受到很大限制。歐洲風能產業正未雨綢繆向各國政府請願,希望能保證人員移動不受未來的防疫措施影響,否則將使故障風機維修恢復上線的時間大為延長,可能將從 1 個月延長至 6 個月,造成發電量與營收的損失。

歐洲風能產業受影響相對有限

另一方面,由於零組件供應鏈受影響,有限的零組件,會以新建風場為優先,舊風機的故障維修只好待料,這會進一步延長故障風機修復的時間,部分風場營運者為了避免風機一旦故障難以修復,可能會在環境風險較大時提早關閉風機。不過,一般而言風機故障率並不高,一年內約僅 5% 風機會故障待修,因此總體來說影響不會太大,估計營運中風場的風機妥善可用率,在新冠病毒疫情影響下,最多只會從目前的 95% 降到 85%,

總體來說,雖然有諸多憂慮,但至目前為止,歐洲風能產業實際上受到的影響相對有限。丹麥風能大廠沃旭(Ørsted)表示,雖然風機供應鏈可能受到疫情影響,許多政府標案若因防疫措施導致政府效能降低,也可能受到影響而拖延,不過,沃旭仍然保持原本的 2020 年財測不變,因為當前的風場建造計畫並未受影響,已經完工上線的風場營收,在躉購電價合約以及優先採購政策保護下,也不受疫情影響。

瑞典電力公司瀑布(Vattenfall)則表示審慎評估情勢發展,但對於維持其下風場資產營運有信心;法電可再生能源(EDF Renewables)目前辦公室人員採取遠距在家上班,現地工作人員則遵守保持距離的防疫規範,針對未來情勢,表示將會與承包商與股東密切溝通,但當前的陸上與離岸風能計畫都會繼續進行。也就是說,風能產業至目前為止,大致運作未受太大影響

太陽能方面,在美國,太陽能產業遇上人員調度問題,太陽能大州加州等多個州,為了防疫勒令所有「非必要人員」不得出門工作,安裝住宅太陽能到底是不是「非必要」呢?不論產業定義如何,住宅太陽能安裝作業與一般維護電力輸配線等工作不同,後者往往是在開闊空間進行,且不需要接觸太多人,住宅太陽能安裝卻需要與屋主接觸,並且工人得擠在相對狹窄的屋頂區域工作,難以保持距離。

加州防疫措施更勒令灣區 6 個郡必須停止所有營造工程,這連帶影響了太陽能安裝業者,加州原本是太陽能大州,近年來加州太陽能產業因為發展較早、案場飽和,而逐漸失速,現在受到防疫措施被迫停工的打擊,可說雪上加霜,然而這不會只是灣區業者的問題,隨著疫情擴大,美國各州隨時可能跟進類似的措施。受影響的當地安裝業者只能裁員並尋求貸款紓困。

美國太陽能產業對未來悲觀中有樂觀

另一方面,Vivint Solar 等業者慣用挨家挨戶推銷方式來推廣住宅太陽能,如今在防疫需求下這個行銷工具也將被迫停擺。此外,不論是商用客戶或是住宅客戶,都感受到經濟不確定性的影響,而推遲一切經濟決策,市調公司伍德麥肯茲(Wood Mackenzie)認為,在新冠病毒疫情影響下,美國住宅太陽能市場恐將萎縮 23%~40%。

經營分散式太陽能市場的太陽能製造大廠太陽能源(SunPower),在發布居家命令的各地區業績都因為地方安裝業者無法安裝而呈現崩跌,太陽能源預期未來需求恐將衰退 5%~30%,為此重編財測,並開始撙節措施,從執行長開始,高層主管大幅減薪,執行長本人與技術執行長減薪 30%,各部門執行副總裁減薪 25%,此外,其他主管也都不等程度減薪,公司將凍結雇用新人,也凍結行銷預算,並延後對部分工廠轉型的投資,希望藉此省下 5,000 萬美元現金,以應付新冠病毒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

美國太陽能產業協會(Solar Energy Industries Association)2020 年 3 月底問卷調查發現,只有 10% 美國太陽能業者回應業務如常,大多數業者都回報業務大幅縮減,並且將開始裁員。住宅太陽能商 Sungevity 先前於 3 月 20 日已經讓部分員工放無薪假,3 月底進一步向加州政府申報裁員 349 人,加州以外則裁員 38 人,總計 387 人,幾乎是大部分員工。

太陽能產業正在跟美國政府爭取,一邊推出新的工作指南,以確保工作人員能保持防疫距離,一邊聲稱身為能源產業的一部分,既然能源產業被國家認定是「必要」,因此太陽能也可算「必要」,不是「非必要人員」。太陽能產業也指出,隨著越來越多人待在家中,有自有太陽能,提升住家的能源自給能力,是能源安全問題。另一個談判籌碼則是目前太陽能產業雇用 25 萬人,若政府政策不放寬,產業可能必須裁員一半,讓美國已經暴增的失業人數雪上加霜。

美國太陽能產業對未來悲觀中有樂觀,認為隨著大量美國人居家防疫,勢必會開始思考面對天災人禍時,住宅有自有能源的重要性,例如在加州,若發生野火造成大規模停電,而又發生某種疫情讓人們只能待在家,且電網修復因防疫措施而緩慢,那屋頂有沒有太陽能面板,可就是很大的差別,因此預期在克服疫情與防疫措施造成的困難後,美國住宅太陽能市場可望有 V 型反彈。

在歐洲,原本正在醞釀「太陽能文藝復興」,所謂復興,指 2011 年以來歐洲各國以政策補貼強力推動下,歐洲爆發第一波太陽能熱潮,但是隨著補貼政策落日,歐洲太陽能發展反而速度緩慢下來,並且被風能搶走鋒頭,不過,隨著太陽能成本快速下降,近年來歐洲太陽能已經達到不需補貼就具有市場競爭力的門檻,正準備在無補貼標案與商用市場大展鴻圖。

2019 年歐洲太陽能安裝容量達 16.7 吉瓦(gigawatt),較 2018 年超過一倍有餘,原本產業界樂觀估計 2022 年歐洲太陽能安裝容量可達 35 吉瓦,不過如今新冠病毒疫情襲來,供應鏈方面,與人員調度上的困難,是否會讓復興中斷?專案管理人表示,雖然社交距離令讓工作現場只能容納更少工人,讓交通工具只能載運半數人員因而需要調度更多班次,不過大體上不對太陽能計畫造成太大影響。

這是因為太陽能計畫通常簽定 10 年以上購電合約,且計畫設定的使用年限,過去設定為 20 年,如今業界已經知道太陽能可遠超過 20 年年限,可設定在 30 年。對 30 年長度的計畫來說,晚了一兩個月完工上線,雖然不理想,但是影響可說九牛一毛。

歐洲各國政府為了緩和新冠病毒疫情的打擊,紛紛延後標案計畫的完工上線時程,德國同意將合約完工上線起算日直接往後延,不過需要個案審查討論;法國則將標案時程平均延後 2 個月,愛爾蘭將可再生能源輔助計畫( Renewable Electricity Support Scheme,RESS)標案第一輪結標日從 2020 年 4 月 2 日延後到 4 月 30 日,葡萄牙也將太陽能標案延後,以讓投標的開發商能有更多時間審視與適應疫情來襲的新狀況。

中國零組件供應鏈供貨正常

至於一開始擔憂的中國零組件產能問題,則沒有發生,目前為止供應鏈都供貨正常,疫情爆發初期太陽能模組價格有因應新聞反射性的漲升,但很快回穩,產業界預期隨著中國產業鏈逐步復工,2020 年太陽能模組價格仍然會繼續走軟。

市場對疫情影響綠能產業的擔憂還有營收面向,疫情已經開始造成各國用電量大減,批發電價可能因此下降,歐洲已經率先反應,美國隨著疫情擴散防疫措施升級,接下來影響也會日漸明顯,那麼,綠能是否會因營收縮水受到打擊?

在美國,用電需求自各州實施居家防疫措施以來,大體上工商業用電大減,住宅民生用電增加,總體來說用電仍是減少,加州用電在週間減少 5%~8%,週末減少 1%~4%;紐約州用電則減少 4%~5%,整個新英格蘭減少 3% ~5%。

以加州而言,由於發展綠能腳步較快,太陽能已經占總供電 20%,而總體綠能含風能、水力發電在內高達 63%,在春季,當太陽能發電在中午達到尖峰,但是天氣卻還沒有熱到需要開冷氣時,往往會有過剩太陽能,過剩的情況隨著太陽能安裝量年年增加,原本就逐年上升,當疫情造成用電需求進一步下降,產生相當大量的「棄光」現象。

然而,這不代表太陽能計畫的營收有受到打擊,因為加州電力調度中心(CAISO)在電力過剩時,會先仰賴市場機制,讓批發電價下跌,使得變動成本較高的發電廠退出而達成供需平衡,如果已經達到負電價都還供過於求,那麼加州電力調度中心會付費給簽約的發電者要對方不發電,如果這樣還無法達成供需平衡,才會要求原本預定供電的發電方停止供電。即使如此,也不一定會影響太陽能計畫的營收,視計畫與電力公司的合約不同而定

歐洲方面,當前歐洲市場綠能正因為成本下降到具備經濟競爭力,而準備開始拓展無補貼以及商用市場,疫情擴散可能使得邁進的腳步減緩。因為在商用市場,購電合約價,往往以市場批發電價折扣一至二成為準,當用電需求疲軟導致批發電價下跌,商用市場的合約價格可能太低,而讓開發商望之卻步,導致原本準備起飛的歐洲商用太陽能市場發展停擺。

不過,雖然打入新市場的速度將停滯,既有的綠能計畫則大多不受影響,歐洲各國當前多數綠能計畫簽訂固定的躉購合約,且各國的減碳政策之中,往往有優先採用綠能的規定。

西班牙跨國電力集團伊比德羅拉(Iberdrola)反而看好當疫情結束,用電需求會反彈回升,因此,現在正是加碼投資的好時機,屆時可率先搶食市場,伊比德羅拉 2020 年投資將達 107 億美元,高於 2019 年的 81.5 億美元。目前伊比德羅拉興建中的計畫包括 30 座太陽能發電場、50 座陸上風場、在法、德、美國有離岸風場計畫,並投資浮式基礎離岸風能。

在市場面臨不穩定性的時候,具有較穩定回報、由政府支持的基礎建設,往往成為資金的避風港,綠能計畫正屬於此類投資標的,伊比德羅拉並不會是唯一加碼投資綠能者。事實上,如今在西班牙,由於太陽能資源佳,太陽能發電成本低於批發電價而有利可圖,已經是資金追逐投資案件的情況。

石油巨擘未來更難與綠能競爭

另一方面,綠能的競爭對手則受到打擊。

綠能由於所謂「不穩定」,而核能由於固定發出同樣電力的不可調度性,雙方都需搭配電網的彈性調度資源,例如可快速應對電力供需變化的尖峰燃氣發電,或是能源儲存機制如抽蓄水力發電廠,因此綠能與核能是競爭同樣資源的潛在對手。而歐洲的核能則正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摧殘。

核能大國法國疫情相當嚴重,防疫措施使得人員調度困難,核電廠維護營運受到影響,導致法電(EDF)表示將大幅調降預計的核電廠發電量;新建核電廠方面,指標性的英國欣克利 C 核電廠新建計畫,由於採取防疫措施,將半數建造員工先居家待命,只留下半數員工約 2,000 人在工地施工,並且,工地也必須遵守各種社交距離的規範,以避免工地發生疫情全員隔離被迫停工的風險,但如此一來,已經一延再延的完工日期,勢必更加延後,可能將從 2023 年一口氣延遲到 2026 年。

綠能最主要的競爭取代對象傳統化石能源方面,在國際油價大跌的情況下,石油巨擘只能節衣縮食,大砍資本支出,而這又將傷害未來的成本,使得未來更難與綠能競爭。

全球石油巨擘在面臨減碳風潮下早已紛紛開始投資綠能,在縮衣節食過程中,對綠能減碳投資卻並不縮手。以法國石油巨擘道達爾(Total )為例,一方面宣布要大砍年支出的二成,但同時提高減碳目標,原定 2025 年碳排放量目標 4,000 萬噸,新目標降至僅一半。殼牌(Shell)也同樣在宣布大砍資本支出的同時,對新能源的投資,則從每年 10 億至 15 億美元,提升至 15 億至 20 億美元。

總體來說,新冠病毒疫情對綠能產業的確造成了一些妨礙,但可說影響尚不嚴重,反倒是對競爭對手打擊更大,看來,新冠病毒疫情的確是讓地球更綠,即使考慮綠能產業的發展也是如此。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