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拒當冤大頭賠 1.79 億,稱 Levandowski 詐欺在先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4 月 23 日 16:50 | 分類 汽車科技 , 自駕車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吵吵鬧鬧多年後,關於 Anthony Levandowski 的「連續劇」還在繼續,而且大家都已經撕破了臉。

3 月初,加州法庭判決 Levandowski 需對 Waymo 做出 1.79 億美元的賠償。面對如此巨額的賠償金,Levandowski 只能選擇申請破產保護。不過,破產並非他唯一的出路,Levandowski 向聯邦破產法院申訴稱,根據之前的「保護協議」,Uber 有義務保護自己並交幫他出這 1.79 億美元的賠償金。

不過,已經被這樁訴訟傷了元氣的 Uber 可不願再當「冤大頭」,它們在提交給聯邦破產法院的法律文件中明確拒絕了 Levandowski 代為賠償的要求。

在 Google 工作 10 年後,Levandowski 於 2016 年正式加入 Uber,成為其自動駕駛計畫的核心,而叫車巨頭得到他的方式,是直接重金收購才成軍幾個月的新創公司 Otto(Levandowski 是聯合創始人)。

可惜,事情很快就走了味,Waymo 將 Uber 告上法庭,稱 Levandowski 將自家商業機密帶去 Uber。不想坐牢的 Levandowski 選擇抬出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拒絕在法庭上作證。

最終,Uber 不但開除了他,還賠了 Waymo 一大筆錢。不過,Google 不願就此善罷甘休,它們繼續追打 Levandowski 並成功勝訴,1.79 億美元就是新戰果。

Uber 的解釋與 Levandowski 的版本差異巨大

至於 Uber 不願為 Levandowski 負責的原因,則是叫車巨頭認為當年那個所謂的保護協議簽字前是 Levandowski 詐欺在先。

Uber 在法律文件中指出,「Levandowski 向我們撒了謊」。Uber 稱,當年 Levandowski 曾反覆保證(甚至還寫了書面文字)自己沒有從 Waymo 拿走任何商業機密。「如果 Uber 知道 Levandowski 故意下載了 Google的商業機密並用在 Uber 的計畫上,Uber 肯定不會收購 Otto,更不會簽下那個所謂的保護協議。」

Uber 還表示,公司收購了 Otto 後,Levandowski 依然在不斷撒謊。在 2017 年的一場會議上,Levandowski 解釋稱「自己下載 Google 的相關文檔是為了在家工作」;此外,Uber 還透露,當時 Levandowski 辯稱下載機密文檔是擔心 Google 拖著自己數百萬美元的獎金不發,而且已經全部刪除。

顯然,Uber 給出的解釋與 Levandowski 的版本差異巨大。後者宣稱自己對 Uber 的收購調查非常坦誠,負責調查的第三方公司發現機密文檔的問題而且告知了 Uber,但 Uber 還是選擇繼續完成對 Otto 的收購。

關於 1.79 億美元的賠償金,Uber 與 Levandowski 的爭議點還有 LiDAR 新創公司 Tyto,Google 認為這是 Levandowski 在自家工作時祕密建立的公司,而且與 Google 的相關業務有競爭關係。

據 Uber 估計,1.79 億美元的賠償金中 75% 都是因 Tyto 而起,與收購 Otto 無關。因此,那個所謂的「保護協議」是無效的,Levandowski 必須自己賠錢。

Levandowski 則表示,關於 Tyto 的詳細資訊在 Uber 收購 Otto 前已經遞交給 Uber 了,Uber 對一切都心知肚明,而且訴訟開打後 Uber 為他提供了 3 年的保護。

當然,Uber 並沒有對 Levandowski 的仲裁申請提出異議,因此未來到底誰該交這 1.79 億美元的巨額賠償金,恐怕還是仲裁員說的算。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Stock Catalog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