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導條約緊箍咒解除,川普政府計劃強化西太平洋飛彈戰力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5 月 14 日 8:00 | 分類 尖端科技 , 航太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與蘇聯在冷戰時代的 1987 年簽訂《中程飛彈條約》,簡稱《中導條約》,彼此限制中程彈道飛彈武力,規定美蘇雙方須全部銷毀所有中程飛彈、發射裝置和輔助設施,且美蘇雙方不得再生產和試驗中程與中短程飛彈,這個條約在蘇聯瓦解後由俄羅斯繼承,不過 2018 年 10 月起,美俄雙方對《中導條約》起了一連串爭執,最終於 2019 年 8 月美國正式退出《中導條約》。

整個退出雖然表面上是美俄雙方唇槍舌劍,其實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美國與俄羅斯吵吵鬧鬧,真正在意的是《中導條約》只限制美俄兩個簽約國,中國卻不受限制。冷戰時代,《中導條約》就使中國成為唯一中程飛彈出口國,於 1988 年出口飛彈給沙烏地阿拉伯。

冷戰時代中國的技術遠遠落後美蘇兩強,中國活動尚不被兩強當成威脅,但隨著世界局勢改變,如今美國與俄羅斯繼續受《中導條約》礙手礙腳,因此中程飛彈的研發與生產停滯不前,或是只能偷偷摸摸進行,中國卻不受限制積極發展短中長程各式飛彈,飛彈技術與數量與日俱增,美俄雙方都備感威脅。

蘇聯瓦解後,由於俄羅斯核查美國飛彈的能力大不如前,《中導條約》早已名存實亡,只是條約存在一天,美國就不能太明目張膽、大張旗鼓恢復飛彈部署,於是美俄一起演了一齣戲,解除這道戴在兩國頭上的緊箍咒。2019 年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後,年底立即進行陸基彈道飛彈試射,宣示美國即將回到飛彈軍備競賽戰場。

美國當前最主要的假想敵是中國,飛彈武裝的目標也是針對亞太地區,川普政府擺脫條約限制,如今正計劃在亞太地區加強各式飛彈部署,包括長程陸基巡弋飛彈。據白宮為 2021 年預算要求而提交參議院的聽證報告,美國正計劃加速數十年來第一批全新長程反艦飛彈交貨,另一方面,則意圖將目前艦載戰斧巡弋飛彈交由海軍陸戰隊使用,海軍陸戰隊將測試戰斧巡弋飛彈,並於 2022 年成為可運用的正式配備。

五角大廈對此規劃的表面理由是:在激進的戰術思考轉變下,海軍陸戰隊將賦予前所未有的任務,與海軍艦艇協同進行反艦作戰,高行動力的海軍陸戰隊小部隊將配備戰斧巡弋飛彈的反艦武裝,成為機動反艦單位。這海軍陸戰隊使用戰斧巡弋飛彈的計畫可說超乎一般軍事思維,乍聽之下可能會認為五角大廈患了嚴重大頭症,因為海軍陸戰隊的精兵滲透任務特質與巡弋飛彈的大型設備可說格格不入。

但從《中導條約》歷程,可以猜透五角大廈真正的心思。戰斧巡弋飛彈在美蘇《中導條約》談判過程一度成為爭執關鍵,蘇聯堅持必須列入中程飛彈銷毀的範圍,美國則堅持巡弋飛彈只是戰術性武器,最終妥協的結果是,空射與陸基的戰斧巡弋飛彈算成中程飛彈而必須銷毀,但海軍艦載版算作反艦飛彈得以保留。蘇聯解體後,美國就打起將艦載戰斧巡弋飛彈改回陸基的主意。

如今條約剛廢除,美國不想讓外界產生立即要大舉布置陸基戰斧巡弋飛彈的印象,於是先美其名配置給海軍陸戰隊,表面聲稱仍是當作反艦飛彈,其實,真正用意是間接宣示戰斧巡弋飛彈即將陸基化。五角大廈宣稱海軍陸戰隊在西太平洋發生衝突時,會帶著戰斧巡弋飛彈部署到第一島鏈的各戰略要地,其實也就是為了之後計劃直接在島鏈各盟國配置陸基戰斧巡弋飛彈先預告。

美國受《中導條約》妨礙的時代,中國抓緊機會大舉建立區域導彈優勢,研發生產大量陸基巡航與彈道飛彈,並打響射程戰爭,建立大量導彈火力,飛彈射程都遠超過美國與區域盟國的飛彈射程,美國戰略顧問一再警告中國在區域導彈數量與射程有明顯優勢,五角大廈如今急於快速扳平區域劣勢。

五角大廈已指示海軍陸戰隊盡快部署陸基巡弋飛彈,海軍陸戰隊 2021 年編列 1.25 億美元預算購買 48 顆戰斧巡弋飛彈,射程達 1,600 公里。海軍陸戰隊也承認陸基戰斧巡弋飛彈可能不是最適合陸戰隊的武器──對陸戰隊來說太重了──不過於參議院聽證時表示,陸戰隊使用陸基巡弋飛彈的經驗可快速轉移給陸軍。

美國重返西太平洋,火力全開部署陸基飛彈

美國海軍陸戰隊已成功測試由陸基發射裝置發射射程較短的反艦飛彈,海軍打擊飛彈(Naval Strike Missile),並將於 6 月進行另一次試射,若試射成功,海軍陸戰隊將於 2022 年採購 36 枚。海軍陸戰隊表示海軍打擊飛彈用來對付敵艦,而戰斧巡弋飛彈則會攻擊敵方陸上目標,最終海軍陸戰隊還將發展可以攻擊不論陸上還是海上移動目標的長程攻擊武器。

另一方面,美國陸軍正測試長程陸基反艦飛彈,這款飛彈若在《中導條約》還有效時,會在條約限制範圍內而無法測試,如今美國解開限制後,火力全開。國防部也積極投入研發經費,研究新款長程飛彈,並編列預算 32 億美元發展超音速科技,主要應用於飛彈開發。

從表面上來看,美國若開始少量部署陸基巡弋飛彈,短時間內不會對區域戰略有太大實際改變,甚至若真的由陸戰隊使用,使用導彈的小股陸戰隊很容易遭解放軍消滅,對中國產生的威脅似乎不大。但這樣的行動與預算要求,其實並非真的要陸戰隊轉型當導彈部隊,主要是明顯宣示:美國準備積極反制中國在區域的導彈優勢。

中國趁美俄《中導條約》時代,以及美國注意力因反恐戰爭、阿富汗戰爭轉移的時候,積極發展區域導彈戰略,建立大量陸基中長程飛彈,對船艦產生相當威脅,讓美軍艦艇若顧慮風險,只能在遠洋而不敢近接作戰,但若美國協助盟邦建立更大量陸基飛彈,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那麼中國艦艇也無法在沿海作戰。中長期內,美國本身及協助盟國日本、台灣建立更多中長程飛彈能量,將能有效縮減導彈區域戰力落差,對中國產生嚴重威脅。

此外,雖然美方認為西太平洋方面的美國盟邦與中國之間有導彈戰力落差,但一方面美軍總是習慣「料敵從寬」以利爭取軍費,另一方面戰場上陸基導彈只是環節之一,對美軍來說,美國長程轟炸機如高度匿蹤性能的 B-21 突襲者戰略轟炸機即將服役,可攜帶長程飛彈,戰時彌補飛彈火力落差,空軍 B-1 槍騎兵戰略轟炸機以及海軍的艦載 F/A-18E/F 超級大黃蜂戰鬥攻擊機攜帶的反艦飛彈,也即將更新為洛克希德馬汀(Lockheed Martin)新款反艦飛彈。

此款反艦飛彈,由 AGM-158 聯合空對地距外飛彈改款,屬於半匿蹤性空對地巡弋飛彈,彈頭重 450 公斤,可半自動索敵,射程屬機密,但軍武界估計射程可達 800 公里以上。五角大廈編列 2.24 億美元預算於 2021 年採購 53 枚此新款反艦飛彈,預計在 2025 年之前美國海空軍總計採購超過 400 枚。另外,五角大廈 2021 年編列 5.77 億美元預算,採購 400 枚聯合空對地距外飛彈。

對解放軍來說,立即的威脅就是美國海空軍新式射程更長的反艦飛彈將服役。另一方面,軍事專家長期以來建議美國海軍應搭載更長程的艦載飛彈,以與中國新一代艦艇相抗衡,洛克希德馬汀正在進行相關研發,已經自美軍及盟軍艦艇使用的艦載飛彈發射架試射一枚新型飛彈。美國全力回到太平洋,在這樣的態勢下,軍事專家認為,至 2024~2025 年,解放軍將面臨軍事發展相對美國配置大幅落伍的嚴重風險。

中國也感受到美國的行動,出言不遜警告美國不要在區域戰略步步進逼,在中國周遭到處伸展軍事力量,聲稱中國的飛彈射程都不會抵達美國本土,美國打算布置的飛彈卻處處針對中國,誓言絕不會坐視美國在亞太地區部署陸基長程飛彈,更批評美國沉陷於冷戰思維,持續在亞太地區擴張軍事佈署,並強力反對美國的「印太戰略」。

美國如今積極彌補在西太平洋相對於中國的導彈戰力落差,雖然落差不會一夕之間彌平,但以美國的軍事工業與財政實力,以及如今的戰略決心,落差必然將逐漸彌補,且當 2020 年代後半,下一代超音速飛彈等機密武器逐步完成研發、測試、生產、正式服役的流程後,美國可望取回相當的戰略優勢。

(首圖來源:美國海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