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起頭後,Windows 也會回頭再嘗試投入 ARM 陣營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7 月 24 日 8:00 | 分類 Microsoft , Windows , 晶片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iPad Pro 剛開始配備筆和鍵盤後不久,老闆及不少網路 CXO 等級的人紛紛表示:這裝置太棒了,真是生產力工具。

然後,科技媒體記者到每年 iPad Pro 更新後都會進行約定俗成的行為藝術:用 iPad Pro 寫文章證明這玩意兒到底是不是生產力工具。連續幾年的答案都差不多:iPad Pro 寫文章,可以,但沒必要。

每年蘋果也會舉辦官方活動,請插畫家、設計師等創意工作者展示如何「妙筆生花」,讓眾人感歎:原來我們用的不是同一款 iPad Pro。

說完無關緊要的前言,來談談正題。

今年 WWDC 開發者大會很特殊,不僅是蘋果第一次以線上直播舉辦發表會,內容精彩程度也遠超往年。除了 iOS 14 、macOS 設計的巨大變化,蘋果還確認 Mac 將轉用 ARM 晶片。

從蘋果發表會展示看來,原本多用於手機、平板電腦的 ARM 晶片,在桌機端應用的實際效果也還不錯。A12Z 晶片和新系統加持下,微軟 Office 365 和 Adobe Photoshop 與 Lightroom 軟體均能流暢執行。

這不免讓人合理推論,Windows 會不會哪天也轉投 ARM 陣營?

ARM 已非吳下阿蒙

轉換平台並不是易事,蘋果從英特爾平台轉向 ARM,最大問題就是軟體生態。

由於多年來,蘋果在 Mac 使用的處理器晶片都是英特爾,英特爾處理器的硬體架構是 x86,和 ARM 架構不一樣。前者使用複雜指令集,後者使用精簡指令集。

程式和處理器是透過「指令集」溝通,但為 x86 架構設計的軟體,能看懂複雜指令集的表達,卻不一定能看懂精簡指令集的表達。

連基本的「溝通」都無法確定,又怎能保證軟體流暢執行?

軟體和處理器無法溝通,讓搭載 ARM 處理器的微軟 Surface Pro X,只能模擬 x86 環境執行 32 位元程式或 UWP 應用。實際使用期間,Surface Pro X 也有程式閃退、卡頓乃至自動關機等現象。

解決辦法也不是沒有,需要軟體廠商專為 ARM 最佳化軟體,但 ARM 處理器在桌機系統端市場產品很少,軟體廠商並沒有積極必要性為 ARM 最佳化軟體。

不過,現在出現新影響因素:Mac 要改用 ARM 晶片了。

WWDC 發表會蘋果展示微軟 Office 365 和 Adobe Photoshop 與 Lightroom 等第三方軟體使用情形,均能在 ARM 處理器平台流暢執行,同時蘋果自家大型應用 Final Cut Pro 、Logic Pro 也能流暢執行。

這足以證明 ARM 晶片在桌機系統端的效能還不錯,且蘋果還公布新 Xcode 開發工具,以提升軟體編譯效率,加速 Mac 端軟體搭配 ARM。

A12Z 這塊 ARM 晶片的效能之前也證明了,搭載 A12Z 處理器的 iPad Pro Geekbench 跑分達單核 1118、多核 4,625,這已十分接近頂配版 MacBook Pro 2020 13 吋的成績。

▲ 之前測試的 GeekBench 5 單核、多核效能對比資料。星號為新機型,i5 雙 Thunderbolt、四 Thunderbolt 版跑分為 Max Tech 資料。

最近 A12Z 在 macOS 系統的跑分也曝光,據外媒 MacRumors 報導,有開發者測試跑分搭載 A12Z 的開發過渡套件(Mac mini),成績為單核 811、多核 2,781,整體成績接近 MacBook Air 2020。

但這成績是基於蘋果通用二進位編譯語言 Rosetta 2,且跑分測試時還有 4 核心沒有啟動,效能損失不少,如果能測試過渡完成的 Mac mini,相信會更接近 iPad Pro 跑分。

回到開頭,目前最頂級 iPad Pro 的效能,其實和入門款 MacBook 差不多了。所以對創意工作者來說,目前頂級行動端 ARM 晶片絕對滿足所謂的「生產力」需求,更大型的 4K 影片剪輯也不在話下。

當然,WWDC 時蘋果展出的《古墓奇兵》遊戲片段,因爛畫質讓不少 ROG 或 Alienware 用戶笑出聲。

花好幾萬元買一台戴爾或 ThinkPad 行動工作站的人,自然也不期待 ARM 處理器的效能。

這又回到開頭所說,「生產力」是薛丁格的貓,標準因人而異,對多數人來說,現在 ARM 處理器效能「生產力」外溢,如果你否認,那麼恭喜你,你是少數人。

對大部分人來說,iPad Pro 處理器裝到 MacBook,還解決了軟體相容問題,絕對是福音:更輕薄、續航更久的 MacBook Air,誰不喜歡?

但更輕薄、續航更久的 Surface Pro 早就上市:搭載驍龍處理器的 Surface Pro X 去年就發表了。

但喜歡的人不多,買單的人更少。原因還是 Windows 10 搭配 ARM 處理器並不穩定,一些軟體也不可用。

當 Mac 決定換成 ARM 處理器,為何大家都更有信心?大概還是對蘋果掌握系統生態的信心:現今不少 macOS 應用的底層程式碼其實和 iOS 一樣。iOS 是在 ARM 晶片執行最好的系統。

至於代表 x86 處理器陣營的英特爾,多年前想盡方法希望 x86 晶片能裝到手機和平板,某段時間也確實有成效:聯想和華碩都生產過 Atom 處理器的手機,還有昂達等深圳硬體廠商生產過 Atom 處理器平板。

然而,只有 Core 經過時間考驗,Atom 沒有。哦對,Atom 下的 Quark 系列處理器也沒有。

Quark 系列處理器也是一種精簡版 x86 處理器,功耗低、尺寸小,英特爾想用在物聯網和可穿戴領域,達成 x86 無所不在的願景。

到了 2020 年,物聯網和可穿戴領域的晶片,毫無疑問會是 RISC-V 的天下,比 ARM 更精簡的指令集,越簡單越輕型的場景,就要用越大巧不工的工具。

手機和平板等行動裝置自然不用說,過去現在和未來都會是 ARM 處理器的地盤。

唯一的疑問是,桌機系統端裝置呢?Mac 陣營已決心革命,Windows 呢?

Apple 前主管 Jean-Louis Gassée 發文稱,使用 ARM 晶片的 MacBook 競爭力更強,會促使 Windows 陣營更快支援 ARM,甚至讓 Wintel 聯盟破裂、Windows 電腦廠商轉投 ARM 陣營。

x86 最後的陣地

Wintel 聯盟是指微軟 Windows 和英特爾在電腦領域組成的商業聯盟關係,1970 年代,電腦從實驗室走向家庭,個人電腦市場點燃,蘋果、IBM、康柏都是當時赫赫有名的電腦廠商。

不同的是蘋果選擇軟體、硬體一體化研發、銷售策略,IBM 為了快速推出電腦產品,並沒有選擇自研處理器和軟體作業系統。當時還是小公司的英特爾和微軟分別拿到 IBM 的處理器訂單和作業系統訂單。

就這樣,IBM 在 1981 年正式發售 IBM PC,僅一年內就銷售近 10 萬台。IBM PC 這種相容式製造電腦的方法,大大降低電腦生產門檻,IBM 當時又受反壟斷限制,無法限制其他公司推出 IBM PC 相容產品,不少公司看到個人電腦市場有利可圖後,便很快推出 IBM PC 相容桌機。

由於市場 IBM PC 相容機越來越多,開發軟體的第三方軟體廠商也越來越多,IBM PC 相容機很快成了市場最主流的電腦產品,連蘋果 Macintosh 都無法阻止。

▲ IBM PC 相容機 Compaq Portable。

越來越多 IBM PC 相容機讓競爭越來越激烈,同時也讓微軟和英特爾成為電腦業霸主,隱形聯盟也促進電腦產業發展,就如安迪─比爾定律所言:

What Andy gives,Bill takes away.(安迪給的,比爾拿走。)

安迪就是英特爾創始人安德魯‧葛洛夫(Andrew Stephen Grove),比爾自然就是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茲了,這定律的大意是 Windows 系統軟體對硬體的要求越來越高,讓消費者對更高效能的英特爾處理器要求也越高,英特爾更新處理器提高效能,也讓 Windows 加入更多功能。

正是這隱形聯盟,讓英特爾和微軟在個人電腦領域站穩腳跟並成為領頭羊,系統和處理器更新讓電腦成為消耗品,促進電腦業發展。

久而久之 Wintel 就用來稱呼兩家聯盟,又由於 AMD 和英特爾製造的桌機系統端處理器都採用 x86 架構,Windows+x86 架構的處理器,在 Windows PC 端成為絕對主流。

ARM 晶片如果要進軍 Windows 生態,讓軟體廠商積極為 ARM 晶片編譯軟體,就必須突破 Windows+x86 組合,促使微軟和 PC 廠商推出更多搭載 ARM 處理器的 PC,但這並不容易。

當我們討論 Windows 陣營會不會轉投 ARM,命題未必成立。

就像開頭所言:

老闆覺得 iPad Pro 比筆電好,是因為用 iPad Pro 回信的體驗比 MacBook 好,要不然為什麼 macOS Big Sur 的信件軟體也不會改成 iPadOS 端版。

創意工作者覺得 iPad Pro 是神器,是因為 iPad Pro 的高更新率螢幕配上蘋果精心製作的 Apple Pencil,人機互動、input 和 output 都讓人感覺暢快。

文字工作者覺得 iPad Pro 不太行,是 iPadOS 現在還無法勝任多工模式,以及複雜的檔案管理需求,以及長時間輸入還是讓人侷促不安、雙腳緊繃的鍵盤。

這場景和 RISC-V、ARM、x86 的邏輯一脈相承。

Atom 和 Quark 代表 x86 之敗,也能預示 ARM 之勝。

決定因素不是因為英特爾還在搞 14 奈米++++++++++++,而是曾經只有 x86 才能做的事,現在 ARM 也做得差不多,甚至更好。如 4K 影片剪輯這種曾是重生產力的工作。

用高階遊戲電腦玩《刺客教條:奧德賽》或《極限競速:地平線 4》的玩家,都會沉浸於 4K HDR 的高畫質。

幫《星際大戰》系列及《復仇者聯盟》系列做特效的光影魔幻工業公司,使用的是 Clarisse iFX 這類複雜昂貴的 3D 算圖軟體,ARM 處理器的電腦可能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執行這類軟體。

但這種金字塔形的用戶分布對 ARM 處理器來說不是問題,就像騰訊遊戲的重心是《王者榮耀》和《和平精英》而不是 WeGame 平台。騰訊不會專門做門檻極高的遊戲滿足 HardCore 玩家,ARM 處理器的目標用戶也不是 Clarisse iFX 使用者。

潮水的方向

如果想讓文章快速結束,那麼大可搬出過往使用無數次的例子:iPhone 發表時,如日中天的 NOKIA 高層還摔 iPhone 給人看,表示不足為慮。後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事實上,情況可能還會不同。

很長一段時間 Windows + x86 架構處理器的組合還是主流,在 Windows PC 端已發展數十年,且一直都是消費電腦市場主流,市占率最大。

如此長時間經營,讓 Windows+x86 進入越來越多產業,出版業、網路業、製造業……只要和電腦相關的產業,幾乎都有它的身影,近乎壟斷的占有率讓整個產業都習慣了「Windows+x86」。

英特爾去年 5 月就聯合 PC 產業鏈上下游廠商,共同推出雅典娜計劃,旨在適應時代發展,向行動辦公前進。

更關鍵的因素在於比起手機兩年換一次的頻率,電腦換機率實在低到可憐:如果不是今年武漢肺炎疫情,遠端辦公和會議需求猛增,很多人還會繼續使用舊電腦。

這就是另一個問題了,Windows 陣營比蘋果更早嘗試 ARM 處理器電腦,如果把 Windows RT 裝置也算入就更早(Windows CE 另當別論),但普及速度會比蘋果 ARM Mac 慢很多。

ARM 版 Windows 電腦高機率不會是另一次 Android 崛起的故事,但 ARM 侵入桌機系統端的浪潮不會停歇。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ARM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