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取 Waymo 機密的 Levandowski 被判入獄 18 個月,但他與 Uber 的紛爭還沒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8 月 07 日 16:32 | 分類 Google , 汽車科技 , 自駕車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2017 年 2 月,Waymo 因自動駕駛商業機密被竊而將 Uber 告上法庭,之後天才工程師 Levandowski 成為這場巨大風暴的核心。

原本以為風波會以 Uber 認輸並選擇支付 2.44 億美元巨額賠償告一段落,但顯然 Waymo 還不打算放過 Levandowski。

上週,Levandowski 的律師曾懇請加州北部地區地方法院不要送自己的委託人入獄,他認為一年家中監禁外加罰金、賠償與社區服務是最合適的量刑,但聯邦政府還是傾向判 Levandowski 27 個月監禁。最終,William Alsup 法官宣布判處 Levandowski 18 個月監禁。

據路透社報導,Alsup 法官認為,監外執行「是為未來每位聰明的工程師安心竊取商業機密開綠燈」。

而 18 個月入獄對 Levandowksi 來說已相當仁慈。

2019 年 8 月,他被指控於 2015 年 12 月竊取 Google 數千份文件檔,涉及 33 項商業機密。這些機密文件也隨著 Levandowski 離開流入新創立的 Otto 公司。2016 年 8 月,Uber 以 6.8 億美元價格收購 Otto。

而 33 項竊密行為,Levandowski 只承認其中一項,檢方不得不放棄另外 32 項指控。

雖然最終無法避免坐牢,但法官 Alsup 還是對 Levandowski 網開一面,准許身體狀況不佳的他在新冠肺炎疫情平息後再入獄服刑。

75 歲的老法官 Alsup 認為竊取資料是「競爭對手的策略」,並表示 Levandowksi 這個案子是他見過最大的商業機密案。「未來這個領域可能會湧入數十億美元,在這麼高額金錢的誘惑下,好人也會做壞事,Levandowksi 就是最好的例子。」Alsup 說。

Waymo 發言人表示:「Levandowski 竊密案影響比想像大得多,他不但背叛 Waymo,帶來的傷害可能還會繼續發酵。他的所作所為抹殺了自動駕駛探索路上許多人的奮鬥。」

破產、賠款、再開戰端

除了 18 個月監禁, Levandowksi 還要再賠償 Waymo 756,499 美元。原本這筆賠償金高達 1.79 億美元,但於今年 3月申請破產的 Levandowksi 顯然無力支付。

同時,除了賠償 Waymo,Levandowski 也還要繳 9.5 萬美元罰款。

不過鮮為人知的是,除了 Levandowski,Otto 另一位創始人 Lior Ron(也是 Google 前員工)其實也賠了 970 萬美元了結此案。

比 Levandowski 幸運的是,Ron 依然是 Uber 高層,有報導稱這筆巨款是 Uber 幫 Ron 支付。而 Levandowksi 與 Waymo 的法庭大戰結束前就已被 Uber 開除,所以 Levandowski 似乎不甘願輕易放過 Uber 。

據外媒報導,Levandowski 還沒有徹底認栽。7 月他又重開戰端,將老東家 Uber 告上法庭,稱當年收購 Otto 該付的錢現在還沒給。

現在尚無法判斷此事將如何收場,畢竟 Levandowski 獅子大開口,希望拿到 41 億美元,而這幾乎追上 Uber Freight 的估值了。

Levandowski 沉浮史回顧

2004、2005 和 2007 年 3 次 DARPA 自動駕駛挑戰賽,大部分參賽車隊都選擇汽車載體,而 Levandowski 卻獨闢蹊徑,開發一款兩輪自駕摩托車,並取名「幽靈騎士」。

賽後,Levandowski 與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老同學創辦了 510 Systems,他們還拿出對 Google 地圖有重大價值的解決方案,不用花太多錢就能將成千上萬張地理地貌圖片「縫」在一起,隨後用 GPS 坐標結合。加入Google 後,Levandowski 僅用 9 個月就把 Google 街景與地圖送上軌道。

2009 年,Thrun 領導一部分工程師開創祕密自動駕駛分部,還得到「Project Chauffeur」(司機計畫)代號,Levandowski 主要負責硬體開發,為自駕車開天眼。

進入 2015 年,Levandowski 開始不安分,他甚至多次勸同事跟自己一起跳槽。2016 年 1 月,Levandowski 寄信給大老闆佩吉(Larry Page),告知他要辭職了。

剛離開 Google,Levandowski 就創辦了自駕卡車公司 Otto。不到 4 個月就拿出一輛自駕卡車。

Otto 成立 6 個月後,Levandowski 決定將公司賣給 Uber,這位天才工程師的下半場正式開始。

好景不長,2017 年 2 月,發覺事情不對的 Waymo 將 Uber 告上法庭,要求叫車巨頭賠償 18.5 億美元。

2018 年 2 月 5 日,Waymo 與 Uber 大戲在法庭開演,雙方一共找了 129 名代理律師,各種遞交文書更超過 10 萬頁。為了準備這場世紀官司,兩方花的錢恐怕都超過數千萬美元。

最終,Uber 花了 2.44 億美元賠償金與 Waymo 和解,對 Levandowski,叫車巨頭選擇開除他並棄之不管。

2019 年 8 月,檢方決定控告 Levandowski,罪名涉及 33 項商業機密竊取。

今年 3 月,他決定認罪(只認一項)。當月 Levandowski 還申請破產,因為他拿不出 1.79 億美元賠償金。

7 月 16 日,Levandowski 將老東家 Uber 告上法庭,稱叫車巨頭毀了之前協議,這是自己落得現在這般田地的主要原因。為此,Levandowski 要 Uber 賠償 41 億美元。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Kaxelrod / CC BY-S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