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言論自由的電車難題:限制你的 TikTok 與放開你的 Facebook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8 月 28 日 8:30 | 分類 數位內容 , 科技政策 , 網路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時間 8 月 24 日,TikTok 正式提起訴訟,抵抗川普政府的行政命令,並於官方部落格闡述理由,認為川普政府的行政命令指責 TikTok 將會造成國家安全問題,但卻沒有任何實際證據,且忽略 TikTok 保護用戶資料所做的努力。文章同時也指責 CFIUS(美國的投資審查委員會)多次拒絕與字節跳動(ByteDance)的律師接觸協商。

根據 CNBC 的消息指出:提交訴訟後,TikTok 也仍然與甲骨文、微軟持續磋商購併事宜。

資安重要嗎?對公眾來說可能還好

雖然在中國強大的影響力下,部分人士對 TikTok 感到擔憂,認為中國企業的影響力可能因此遍布世界造成不可測的影響。但這些擔憂並沒有真正影響到公眾──TikTok 的用戶數仍然不斷增長;這些狀況極為類似 Zoom,即使有著顯著的證據認為 Zoom 受到中國政府的強力干預,但這款軟體仍然因為簡單好用而廣受歡迎,股價也從未因為安全問題受到影響。

▲ Zoom 股價不斷水漲船高,沒有受到資安議題影響。(Source:Google

換句話說,有不少用戶認為「中國政府」的干預與他們無關。

澳洲的公共電視台 SBS(Special Broadcasting Service)訪問了一個專門發覺與簽下網紅的經紀人 Alex,他認為每個網路平台都在收集數據,TikTok 也不例外,但是要說到安全問題,他諷刺地說,「對,中國正在收集數據,我會被逮捕。」

以上的想法跟言論並不少見,即使澳洲政府與國防部資助的戰略政策研究所,在 2019 年發布了一份研究,指出字節跳動如何與中國政府合作宣傳,這份文章也並未引起澳洲的民眾關注──即使是台灣,抖音與 TikTok 仍然有著廣大的粉絲,即使中國政府被認為有著這兩款應用極大的控制權。

TikTok 採取中國「審查模式」

在香港抗爭事件中,TikTok 曾經刻意地隱蔽了用戶在 TikTok 上傳的抗爭影片,並說明「因為這是一個不想涉足政治的平台」而引起風波,但在媒體大幅報導與關注後,為了避免這樣的問題,TikTok 也在之後回頭播放抗爭影片。而在香港國安法正式施行後,由於「香港國安法」內的施行細則中,香港警察有權要求網路平台「就警方認為的合理懷疑」封殺特定內容或提供資料。

▲ 當初香港抗爭事件發生時,用美國 IP 搜尋香港事件會看到警察被攻擊與「群眾暴徒」視角的影片。

而這之後字節跳動的執行長張楠表示為了避免紛爭,TikTok 將會在香港下架,而讓另一款在中國境內的雙生應用抖音繼續存在。這樣的做法同時可以保存抖音符合中國政府的法律規範與要求,TikTok 則可以藉此「洗白」,不成為「外國勢力」表達打擊言論自由的兇手──或許當初合併時,創辦人張一鳴就已經想到這種方式藉以符合不同地區政府的需求。

但當你曾經面臨言論自由的兩難時,你就很難再獲得信任。Facebook 執行長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就曾在去年批評 TikTok 過濾了香港反送中抗爭的影片,並表達 Facebook 致力維護言論自由──但就在 Facebook 遭反壟斷調查的前夕,美國 TikTok 執行長凱文‧梅爾(Kevin Mayer)隨即對 Facebook 開炮,指責 Facebook 偽裝成愛國主義者,卻打算壟斷這個市場──但 Facebook 的問題可不只是壟斷而已。

Facebook 也被指責是助長仇恨言論的元兇

Facebook 今年才被叫 #stopprofitforhate 的活動抵制,理由是 Facebook 的「同溫層演算法」──這種只按照興趣投放貼文給用戶的方式助長了仇恨言論,對於仇恨言論有興趣的用戶,將可能更容易看到相關的仇恨言論貼文,因此該活動希望各大公司不要再投放廣告預算,藉此要求 Facebook 修改演算法並改善仇恨言論問題。但由於各種原因,對 Facebook 的抵制並沒有發揮作用,Facebook 的營收仍然在疫情間不斷增長。

但這不代表 Facebook 的問題就此消失,包括 Google、Twitter 等社群巨擘開始使用一些方式標記、刪除虛假貼文與帳號,但這也導致了一些副作用,如筆者個人的粉絲團就曾被系統檢舉色情貼文(如下圖),但申訴後 Facebook 仍維持原判,筆者也沒有任何繼續申訴的管道。

▲ Facebook 審查認定筆者的貼文違反「裸露或性行為」規定,之後申訴也沒有效,仍然維持原判。

但相比於其他的社群應用來說,Facebook 的判定基準較不嚴厲(某些人會認為這是寬鬆),這取決於 Facebook 創辦人祖克柏的理念──維護言論自由,他在不同的場合演講、貼文都提過多次,他認為言論需要受到保護而非限制,而這才是他心中的言論自由。而他也多次利用這個理由表達 Facebook「捍衛」言論自由的立場。

言論自由的界線難以清算

當然,許多人肯定沒辦法同意仇恨言論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恐同、統一、歧視言論這些問題是否應該禁止或刪除──不受所謂的言論自由保障,也是爭論不休的話題。這正是言論自由的特殊難題:我們是否該限制發文到什麼程度?如果所有的仇恨言論都不能出現,那 TikTok 的做法是否才是正確?那我們跟會刪文、限制發文的濫權政府有什麼不同?

這條言論自由的界線要畫在哪裡,設定極為困難,仇恨言論是否應該被規範,那程度到底要設定在哪裡呢?那現在越演越烈的 BLM 造成一堆暴力問題,那這不能算是仇恨言論的一種嗎?

你想在自己的社群平台看到仇恨言論嗎?

我們如何判定仇恨言論的界線在哪裡──其實這件事情沒有標準答案,但以現在的發展來看,我們正處於更容不下異己的世界,網路讓許多意見浮現檯面,但也讓更多人抨擊、排擠與自己相左的意見。

但在思考出一個大家都能滿意的答案之前(雖然很難),我們要先想想中國網路長城的前車之鑑:政府利用微博、今日頭條、快手等應用內容過於混亂的名義,下達整改命令強迫社群平台就範,導致社群平台風聲鶴唳,採用極為嚴格的言論管控手段,而只要社群平台一片歌舞昇平、歌功頌德即可。

無論掌控或全面開放都有不同的好壞結果需要承受,但在你下判斷支持任何一邊之前,有些訊息你需要知道:

TikTok 宣稱資料美國用戶的資料不會與中國政府共享,但中國的法律可以容許政府調查網路公司的資料,而香港與中國政府也曾對 Facebook 與 Google 索求資料,所以像是華為與字節跳動說「從未分享任何資料給中國政府」時,就會很想知道他們怎麼抵抗中國政府的法律?

另外,Facebook 創辦人說注重言論自由,但他們花了相當多錢遊說美國政府 TikTok 有多危險,在川普打算以行政命令封鎖 TikTok 後,卻又說這樣的做法箝制言論自由──但在 2018 年時,紐約時報揭露過 Facebook 至少與 4 家中國公司分享用戶數據。如果 TikTok 有國安問題,那 Facebook 就是會把你的資料到處分享跟賣給別人,別忘了劍橋分析事件。

(首圖來源:TikTo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