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發表腦機介面新產品!三隻小豬現場展示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8 月 29 日 16:10 | 分類 AI 人工智慧 , 尖端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還記得去年馬斯克的 Neuralink 公司發表的腦機介面嗎?

一台像縫紉機的神經外科手術機器人,一排植入大腦傳遞數據的細線,一塊讀取大腦訊號的電子晶片,就能讓你用意識改變現實。

就在美國時間 28 日,這台傳說中的 Neuralink 腦機互動設備首次面世了。馬斯克還現場展示了他們最新的腦機實驗「三隻小豬」。

新一代 Neuralink 腦機設備有什麼亮點?

如果你還不太了解「腦機介面」,簡單來說,就是在人類大腦、機器、網路之間建一座橋,讓大腦直接與虛擬世界溝通。

馬斯克的 Neuralink 系統,就是透過手術機器人,向大腦植入不到頭髮十分之一細的線,然後透過細線傳輸腦電波資訊,讓大腦與外界人機交換。

發表會一開始,馬斯克身旁已經有一台最新的神經外科手術機器人了。

由溫哥華工業設計公司沃克工作室設計,比起去年硬核的機械外觀,現在這台機器經過再設計,看起來潔白、圓潤、光滑,給人柔和感。

功能上,今年它達成全自動,創新之處就在於,不僅每分鐘能自動往大腦植入 6 根線(192 個電極),還能自動避開大腦血管,不傷害大腦神經元。

影片中,機器平行移動到植入位置,咻地一道綠光閃過,手術就完成了。

馬斯克希望以後它就像做雷射眼科手術一樣,快速植入腦機介面晶片,安全又無痛。上午做手術,下午就上班。

第二個重要成果,就是新一代可植入腦部的 Neuralink 設備。

第一眼看到展示圖的人腦挖了個圓孔,恍惚間還以為在看科幻電影。

比起去年耳戴設備的突兀感,今年已經只有硬幣大小,且更薄。重點是隱密性很好──把腦骨切開一個小洞,植入設備,然後蓋回頭皮,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

性能上,LINK V0.9 整合各種感測器,束線和無線通訊等功能,單個設備配備 1,024 個通道,能透過藍牙無線傳輸到手機 App。

而且支援無線充電,充電一夜,續航一天。連接手機,就能讓你和頭上設備「交流」。

不僅如此,大腦一次可放置多個 Neuralink,對應不同大腦區域,達成不同功能。去年最大的亮點──伸進腦內直徑 4~6 微米的「細線」就沒有升級,畢竟是整套系統的內核。

現在,這套 Neuralink 腦機介面設備初步成形。

馬斯克表示,現在的目的是讓它舒服地放在大腦裡,解決腦部和脊椎損傷問題,還可以監控健康,警告否有心臟病發作、中風或其他風險。

關於之前馬斯克在 Twitter 表示新產品能「直接透過晶片聽音樂」,現場他也直接肯定回答。

不只如此,還能「類比催產素、血清素等化學物質的釋放」,透過控制激素,就能減輕焦慮,緩解抑鬱。也就是說,可以選擇今天的心情。不過馬斯克並沒有提出具體的操作方案。

現場還有人問:未來有沒有可能透過意識叫來特斯拉? 馬斯克:「可以」。

能不能用意識玩《星際效應》手遊或其他遊戲? 馬斯克:「有可能」。

那能不能儲存記憶? 馬斯克:「科幻片看太多了」。

當然,馬斯克也表示,未來我們可以儲存自己的記憶備份,再透過訊號傳輸下載。

按照之前的目標,他希望 Neuralink 將來能解決視障、聽障、阿茲海默症、帕金森氏症等與腦部損傷密切相關的疾病,讓患者重獲對世界的感知。

長遠來看,他認為 Neuralink 最終能做到人腦與 AI「共生」,以防止接下來人工智慧造反,消滅人類。不過回到現實,這場發表會,大家更期待的恐怕是去年所說:

2020 年第二季完成人體實驗。

太美的承諾因為太年輕,Neuralink 最終請來的嘉賓,是三隻小豬。

首次腦機介面現場展示──三隻小豬

為什麼沒有用人體展示?

我們不知道內情。可能因疫情耽誤實驗,可能因為輿論風險太高,可能單純因為 FDA 批准這一關太難過。但實驗現場依然很歡樂。

講完產品,鏡頭一轉,三隻活蹦亂跳的小豬登上舞台。

此刻 15 萬人線上看直播,工作人員守在一旁,豬豬已做好驚豔全場的準備。

第一隻小豬沒有植入任何腦機介面設備,表現得非常快樂。

第二隻小豬是曾植入腦機介面設備,後來取出,同樣也很快樂。

第三隻小豬正戴著植入的腦機介面設備,將在現場拆除,也是最關鍵的小豬。

工作人員餵牠很多零食,然後送進小黑屋,出來等了幾分鐘。當這隻豬撲跑出來時,看起來就像抽中一台特斯拉地歡天喜地。

當然我們只是從動作推斷如此,馬斯克直接現場展示這隻豬是不是真快樂。

只見畫面出現這隻豬的腦電波狀態,信號立刻快速波動,並且響起叮叮咚咚的聲音,頻率和節奏就像幼稚園下課鈴聲一樣開心。

不知道馬斯克是不是和豬腦機聯動,他也屢次笑出豬聲:

這是一隻植入 Neuralink 設備兩個月,健康快樂、熱愛生活的豬。

去年已在老鼠和猴子身上成功試驗,對於為什麼今年選豬,研究人員採訪時表示,豬的胸部和人的肋骨很相似,且豬很容易高興,給牠一點吃的就很快樂,這也讓豬的腦電波回饋非常明顯,利於研究者收集訊息。

如果我們忘掉自己是人,當隻豬也是不錯的選擇。

馬斯克開玩笑說。

▲ 跑步機展示豬的腦波動。

這次實驗,應該就是為了證明腦機介面設備和系統的安全性。畢竟對侵入式設備來說,要刺破大腦皮層,很多人都會對安全和健康影響有顧慮。這次成果,展示了未來商業化和大規模普及的可能性。

馬斯克也表示剛開始做設備會比較貴,但未來會把設備成本壓縮到幾千美元,讓更多人能使用。在這之前,Neuralink 計劃 2023 年左右將設備上市。

Neuralink 想要的未來,離我們近嗎?

當你把一個人的大腦握在手裡,你不會想到果凍般的東西,隱藏著人類最難破解的祕密。同樣的大腦,背負 Neuralink 及無數家腦機介面公司的宏大理想和關於人類生命的終極命題。

我們先來看看馬斯克針對 Neuralink 的時程表:

  • 今年底:腦機介面植入人腦,首先在四肢癱瘓的病人開始人體實驗。
  • 10 年內:在健康人之間達到「傳心」(telepathy),即讓兩個植入腦機介面的人無需講話,也能直接用腦訊號溝通。這時,人類的語言可能淘汰。
  • 25 年內:打造出「全腦介面」(whole-brain interface)的終極目標,即腦中幾乎所有的神經元都能與外界溝通。

此時,與人工智慧「共生」的超人時代也就來了。

會不會真的實現?其實過去 30 年,腦機介面技術已取得很大進步。

從 1924 年德國精神科醫生漢斯·貝格爾發現腦電波以來,針對 BCI 技術的研究陸續出現,直到 1990 年代末,爆發期來了。

1998 年,一位因腦幹中風造成鎖閉綜合症的病人 Johnny Ray 透過腦機介面,控制電腦游標,相關技術標準和方向也逐漸明朗。

2005 年,Cyberkinetics 公司獲得美國 FDA 批准,對 9 位病人進行第一期運動皮層腦機介面臨床試驗,腦機介面企業開始增長。

2014 年巴西世界盃,穿著外骨骼的截肢者,靠腦機介面的幫助從輪椅站起來開球。 腦機介面市場熱度逐漸上升。

2016 年 9 月,史丹佛大學神經修復植入體實驗室裡,一隻猴子用大腦控制電腦,1 分鐘內打出莎士比亞的經典台詞: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同年 10 月,癱瘓男子 Nathan Copeland 用意念控制的機械手和歐巴馬「握手」,代表癱瘓病人首次恢復知覺。

之後,多家公司都能做到「意念打字」、「意念取物」等案,將腦機介面技術從實驗室帶入家庭環境,科研成果紛至沓來。

2018 年美國軍事研究機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表明可讓大腦下達命令控制三種飛機。

到去年馬斯克宣佈 Neuralink 創新的侵入式腦機介面技術時,腦機介面也似乎從科幻片越來越走近普通人的視野裡。

半個月後,Facebook 資助的腦機介面技術研究團隊就用非侵入式的穿戴設備,首次證明可以從大腦提取人類說某個詞彙的深層含義,並將資訊快速解碼成句子。

好的一面是,我們看到腦機介面技術一步步快速前進,並在醫療面讓殘障人士小範圍應用,呈現出更多商業化的可能。

矽谷大佬陸續進入戰隊,Paradromics、Kernel、Ctrl-labs 等公司也在腦機介面領域不斷研發,聯合市場研究公司(Allied Market Research)數據顯示,今年腦機介面的市場規模將達 14.6 億美元。

去年 Neuralink 就完成近 2 億美元融資,Facebook 收購的腦機介面創企 CTRL-Labs 也花了約 10 億美元高價,中國科研、醫療、消費領域更有千億級市場。

毫無疑問,腦機介面是科技界備受矚目、最具潛力的方向之一。

但這依然是一場持久戰。

首先因為人腦太複雜,銀河般 1 千億個神經元細胞,必須同時測量才能完全理解人腦,科學家能突破的研究遠不及九牛一毛。

從腦機介面技術本身來看,需要與大腦相容的生物材料,並保證長期使用,同時降低價格成本,充滿還沒解決的問題。何況還有技術監管、道德倫理爭議、商業化模式探索等挑戰。

有學者指出,即使到下個世紀,腦科學依然還是尖端科學。

所以,馬斯克希望 25 年內達成的終極目標,其實非常困難,畢竟那種情況下,人可能死亡後儲存大腦成為線上幽靈,也就是科幻片的「數位永生」。

▲ 影集《上傳天地》的數位永生世界。

現在憂慮腦機介面技術把人變成機器的傀儡,更為時尚早。

史丹佛大學醫學院神經生物學教授 Bill Newsome 認為,現在還是人腦研究的初階,操縱人類思想這件事,Facebook 和 Twitter 這些社群媒體更在行,還不必動用到手術。

好的一面在於,科學家正用現實趕上人們過去的幻想。他們正用實際成果一步步告訴我們,《駭客任務》並不遙遠,腦機介面也不是天方夜譚。

一場勢不可擋的「智慧人機核爆」已經開始了。

不過對腦機介面,我們想像無限可能和毀滅風險時,首先需要確保的應是易於使用且超級安全。畢竟大腦是定義人類的器官,嘉惠大眾才是最重要的事。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影片截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