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面臨「Android 斷供」背後:開源系統怎麼走向閉源之路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8 月 30 日 14:01 | 分類 Google , 網路 , 軟體、系統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不久前,華為消費者業務 CEO 余承東公開表示華為手機快沒晶片可用,最近美國又「拉黑」華為 38 家子公司,以切斷華為購買晶片的管道。

除了晶片受限,軟體層面華為也再次面臨「Android 斷供」。

2019 年華為被美國列入「實體清單」後,不能再使用 Google 一系列服務和應用,雖然臨時通用許可多次延期,但也在這個月過期了。

儘管華為回應就算沒有 Google Play,手機系統也會繼續更新,但這依然是懸在華為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也讓鴻蒙系統再次備受期待。

「Android 斷供」並不是完全準確的說法。因 Android 系統為開源,美國政府根本無權干涉,但華為還是會因 Google 授權受限被影響。

(Source:科技新報)

這是因 Google 多年來一直在掏空 Android 的開源部分,讓全球最大手機作業系統,一步步從開源走向閉源(close source 或稱「版權軟體」)。

因此被掐住喉嚨的,也不只華為一家。

Android:開源的殼,閉源的核

這又是一個屠龍勇士變成惡龍的故事。

2007 年發生兩件事,將智慧手機帶入新時代。一是蘋果發表 iPhone,另一件就是 Android 誕生。

與 iOS 不同,Android 系統部分採用 Linux 內核,Google 也以開源的方式將 Android 公開授權給所有廠商。

Google 其實是為了對抗閉源的 iOS 系統,以開源系統讓 Android 快速擴大規模,且 Android 大部分 API 還支援 iOS 系統,對開發者十分有吸引力。

「Android 之父」Andy Rubin 當時表示

如果 Google 無動於衷,我們將不得不接受十分可怕的未來,一個沒有選擇的世界:同一個人,一家公司,一支手機,一個營運商。

得益於開源策略,2010 年 Android 系統市占超越在手機市場稱霸十多年的諾基亞 Symbian 系統,成為全球第一大智慧手機作業系統。

但此時 Android 的開源對 Google 來說不再是驅動增長的引擎,反而成了不能忽視的風險。

基於 Android 的開源許可證,別家廠商完全可自行基於 Android 的程式碼開發新系統取代 Android,這種例子在開源世界並不罕見。

此外,如果 Android 遵循 Linux 內核的 GPL 許可證,意味著所有程式碼修改都要開源,這會讓採用 Android 的硬體廠商不得不公開硬體驅動和應用程式程式碼,這相當於將核心技術公開。

於是 Google 採用另一個開源許可證 ASL 繞過這個問題,因 ASL 許可證規定,第三方可隨意使用程式碼,且不必開源。

也因為這樣,Linux 內核的專案維護負責人 Greg Kroah-Hartman 在 2010 年宣布將 Android 程式碼從 Linux 內核程式碼庫刪除,並暗示 Android 不是真正的開源。

這僅是 Android 閉源之路的開始,之後 Google 逐漸將 Android 分成兩部分。

一是 Android 開放原始碼專案(AOSP),提供 Android 的基礎框架程式碼,所有廠商可免費取得上面的開源程式碼。

另一部分是 Google 行動應用服務(GMS),包括「Google 三件套」一系列應用和 API,而 GMS 是閉源的。

(Source:pixabay

如果手機廠商想使用 GMS,除了通過 Google 的硬體相容性測試,每支手機還​​要支付 Google 0.75 美元授權費。

問題來了,廠商憑什麼放著免費開源的 AOSP 不用,而要接受諸多限制的 GMS 呢?

Google 的答案是,讓 AOSP 越來越不好用,讓廠商離不開 GMS 。

雖然 AOSP 不屬於 Google,誰也不能將一套開源系統下架,但 Google 卻可以停止 AOSP 大量應用和 API 更新,將升級版本轉到閉源的 GMS。

▲ Android 11 beta 版。

從搜尋、音樂到訊息等應用,Google 逐漸將 AOSP 的應用和 API 一點點掏空,用 GMS 應用和 API 取代,AOSP 舊版應用和 API 不再升級,經過幾版更新後逐漸就形同雞肋了。

這樣一來,儘管 AOSP 依舊開源,但只剩底層外殼,有競爭力的核心部分都在 GMS,Google 也能以壟斷功能牢牢控制 Android,並保持對硬體廠商和開發者的影響力。

Android 的本質,就像這篇文章形容:

本來大家以為 Android 是手機界的 Linux,但其實是讓所有人看程式碼、讓部分人修改分支程式碼、只有 Google 自己才能修改主線程式碼的 Windows。

用不了完整版 Android ,真的沒關係嗎?

如上文所提的,只有同時使用 AOSP 和 GMS 才是完整的 Android,如果是閹割版 Android,會造成什麼影響?

對手機廠商來說,意味產品競爭力下降。就像如果 iPhone 無法使用微信,中國銷量一定會大受影響。在歐美國家,如果手機不支援 YouTube、Gmail、Google Maps 等應用,大多數消費者同樣無法接受。

去年美國宣布華為禁用 Google 的 GMS 服務後,華為手機海外銷量一直下跌,Canalys 數據顯示,華為手機海外出貨量今年第二季同期相比下降 27%。余承東也一度表示:

由於 Google GMS Android 系統斷供,以華為手機為主的消費者業務的確有了漏洞。

當然對大多數中國用戶來說,早習慣了沒有 Google 服務的 Android 系統,「Google 全家方案」在中國也都有替代品,但用戶體驗不會因缺少 GMS 受影響嗎?

顯然不是。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中國 Android 手機一直被詬病卡頓、發熱嚴重,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不能使用 GMS 的消息推播。

無論 iOS 還是原生 Android 系統,都有一套系統專用的消息推播服務,第三方軟體無需啟動,就能向用戶推播消息,應用無需長期在後台執行,系統就更流暢。

(Source:pixabay

然而中國 Android 系統的推播平台基本靠各廠商提供,因不同廠商對系統和應用權限管理標準不一,如果要確保消息及時推播,後台執行的應用就會增加,也大大增加記憶體的壓力。

結果就是手機容易卡頓,電池消耗快,這也是為什麼一些中國手機記憶體增加到 8GB,流暢程度卻可能不及國外 4GB 記憶體的 Android 手機。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2017 年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成立統一推送聯盟,為中國 Android 消息推播服務建立統一標準,華為、小米、OPPO、vivo、三星等主流 Android 手機廠商都加入,並逐步完成配合。

前段時間統一推送聯盟在 OPPO Find X2 Pro 測試系統級統一推播通道,結果顯示手機待機時間提升多達 43%。

儘管目前中國統一推播標準還沒完全普及,體驗比原生 Android 系統還有差距,但未來中國 Android 生態體驗的確可能大幅改善。

對抗 Android 閉源的,不只是華為

為了應付 Android 斷供危機,華為推出取代 GMS 的華為行動服務(HMS),余承東還表示,鴻蒙隨時可以裝到手機,一兩天就能完成轉移。

除了華為,過去也有一些廠商嘗試過繞開 Google 牢牢掌控的 Android 系統。

亞馬遜 Kindle Fire 雖然採用 Android 框架,但同時推出一套服務和應用取代 GMS,搭載自家應用商店、瀏覽器、雲端儲存應用。

(Source:Flickr/Courtney Boyd Myers CC BY 2.0)

不過當亞馬遜嘗試將同樣思路延伸到手機卻失敗,最終亞馬遜不得不砍掉 Fire Phone 業務,1.7 億美元投資都付諸水流。

此外與 Google 合作的 OEM 廠商不能生產非 Android 相容版設備,否則 Google 有權撤銷製造商生產任意 Android 裝置的許可。

2012 年時,當宏碁與阿里巴巴合作,準備發表搭載阿里雲 OS 的智慧手機時,就收到 Google 警告,稱宏碁如果使用阿里雲 OS 作業系統,Google 將解除與 Android 產品的合作和技術授權,最終發表會被迫取消。

即便沒有 Google 封殺,手機廠商另起爐灶開發一套系統也非易事。

從三星和英特爾共同開發的作業系統 Tizen 就可見一斑,Tizen 原本被三星寄予「主打高階手機市場」的厚望,卻一直難以吸引開發者為這個生態開發應用,如今 Tizen 主要運行三星占領新興市場的低價機型,以及智慧手錶、智慧電視等裝置。

這些自研作業系統遇到的困境,也是鴻蒙等中國作業系統將來會面臨的問題。

開源改變了網路,未來也會繼續

1985 年,麻省理工學院人工智慧實驗室的研究員 Richard Stallman 提出自由軟體概念,要開發一套原始碼可自由使用的作業系統、編譯器 GCC 等著名開源工具出自 Richard Stallman 之手。

開源運動對網路意義非凡,就像霍炬所說,如果沒有開源運動,可能不會有 Linux、Android、瀏覽器……整個網路可能都不會存在。

開源運動可算是人類歷史最大奇蹟之一,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在不同國家不同制度下,用不同語言,共同創造屬於全人類、所有人都能自由使用的工具。

但開源的自由在今天一點點被侵蝕,除了 Android 走向閉源,全球最大的開源程式碼代管平台 GitHub 去年也開始禁止部分國家、地區的開發者帳號,以配合美國的貿易制裁措施。

這引起不少開發者擔憂,尤其是中國開發者,目前 GitHub 聚集超過 4,000 萬開發者,來自中國開發者的儲存庫貢獻數量僅次美國

近日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宣布,選擇碼雲 Gitee 構建「面向中國的獨立,開放原始碼代管平台」。

儘管開源世界遭遇挑戰,不過開源軟體就是為了打破各種枷鎖和限制而誕生的。如今大型的科技公司,無論是蘋果、Google、騰訊、阿里、華為,都建立了大量的開源項目。

在人工智慧等引領下一個時代的技術領域上,開源將做為加速器而存在,開源的深度學習框架,能降低 AI 技術門檻,加速相關產品的落實,小米首席架構師崔寶秋在一次中提到

透過開源可以驗證模型的品質,AI 巨頭也可以透過開源快速占領市場,處於領先地位。

就像當年的 Android ,現在 Google 又透過開源軟體庫 TensorFlow 逐漸在 AI 領域建立起影響力,小米的 Cloud─ML 平台就是基於 TensorFlow 等開源平台搭建的架構產品。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