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肺炎與石油戰波及,以高電價聞名的日本供電成本降 15%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9 月 01 日 15:30 | 分類 太陽能 , 能源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嚴峻,美國能源諮詢公司伍德麥肯茲(Wood Mackenzie)指出,受到疫情影響與油價暴跌,日本能源需求降低,電力供應成本隨之下滑 15%,同時日本太陽能與風力發電成本也持續下探,預計會在未來十年內吸引超過 1,000 億美元的再生能源投資。

伍德麥肯茲表示,這不僅代表日本可以在 2030 年實現綠能發電占比 22-24% 目標,甚至還有機會持續上探到 27% ,不過伍德麥肯茲也補充,如果想要加碼達到綠能氫經濟,太陽能與風能成本還得更便宜。

目前日本太陽能裝置量已經達到 45GW,在總再生能源發電占比的 19% 中,太陽能就占了 8%,伍德麥肯茲預測,未來太陽能面板愈來愈便宜,發電成本估計會降低 30%,有鑑於此,日本太陽能的發電占比還會增加到 18%。

不過日本還有另一個再生能源願景,也就是氫能經濟,不僅希望路上跑著氫燃料車,在 2025 年將氫燃料車從現在 4,000 輛增加到 20 萬輛,到 2030 年再到 80 萬,但是氫氣分子小、活性大,如以氣體型態容易逸散到大氣中,還得發展氫氣製造產業,伍德麥肯茲研究總監 Prakash Sharma 表示,日本電價高昂,再生能源製氫的成本比化石燃料製氫貴高 2-4 倍。

目前化石燃料是主要的氫氣製造來源,從天然氣製氫有 80% 的效率,但科學家想發展更為環保的電解水製氫,Sharma 表示,日本政府期望在 2030 年把再生能源製氫成本降至每公斤 30 美元,但是這有個前提,太陽能與風力發電的平均能源成本得再降 37%,比 30% 還要多更多。

日本的大型太陽能電廠成本仍然是世界上最昂貴的,雖然自 2006 年以來,全球太陽能模組成本已大幅下降,美國的太陽能模組的平均發貨價格從 2006 年每峰瓩(kWp) 3.5 美元,在 2019 年降到 0.4 美元。不過就以上一次日本競標來看,最低報價為每度電 10.99 日圓(約 $ 0.1 美元),最高報價為日幣 13圓,平均為日幣 12.57,這主要是因為日本政府對廢棄農用地的使用限制、電網限制,因此太陽能開發商面臨著土地取得問題。

日本電費高昂,電費組成包括燃料費調整額、再生能源電力,忘記繳費也會有逾期付款時的罰金,除了自家用電量,燃料費跟再生能源電力每月都會調整,其中日本在 2012 年 7 月導引入固定電價(FIT)制度,電力公司有義務在一定的期間內、以相同的價格收購藉由再生能源所產生的電力,這些費用會轉嫁至企業、家庭的電費上。

(首圖來源:Flickr/Open Grid Scheduler / Grid Engine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