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閱讀】三個有利與三個不利條件,談 Google 前進中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8 月 03 日 8:41 | 分類 Google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最近一個新聞網站聲稱攔截到了 Google 相關文件,表示 Google 將會在睽違 8 年後,重新靠著新的「審查搜索 App」進入中國市場,Google 對這個相關新聞不願意發表評論,而 BBC 與路透也針對這個事件進行報導,路透甚至援引不願具名 Google 員工表示,他自願退出這個項目,表達他對這個計畫並不支持。




有趣的是,反而是中國證券日報引述「有關單位」的說法,表示 Google 搜尋引擎將重返中國的傳聞不屬實,而路透則透過訪問不具名的中國官員,表示 Google 已經跟中國政府當局取得聯繫,但該項目尚未獲得批准。目前 Google 並沒有第一時間跳出來否認,而是繼續保持沉默,而發言人則告訴法新社他們「不會對未來的計畫多做評論」,如果 Google 真的計劃重新進軍中國,那自然在這個階段他們必須要進行保密與沉默,因為有著 Facebook 新創公司被迅速撤銷的前車之鑑,他們不希望這樣的問題也發生在自己身上。

如果你去搜尋 Linkedin,會發現 Google(Alphabet)在上海的廣告業務的部分最近徵才的幅度似乎開始加大,不過另一方面也可以說是中國的跨境電商成長幅度驚人,自然在全球廣告業務的需求也會跟著水漲船高;Google 在這部份加大力道著墨似乎也無可厚非,另一方面來說也與在中國的競爭者 Linkedin 與 Facebook(對,他們都在中國市場有很多業務)搶著國外的廣告市場。

為什麼 Google 不該進入中國市場?

目前看起來的局勢很像是:Google 的確有在考慮重回中國市場,但卻還沒有成功爭取到中國政府的同意,Facebook 被迅速撤銷登記的事件,代表目前北京當局仍然對美國網路公司正式進入中國這點有諸多考慮。但其實以目前中國的網路發展態勢而言,要進入中國網路市場,對目前的 Google 來說不見得有利。

不利一:搜尋的流量占不到便宜

第一個不利原因很簡單,目前中國的網路搜尋市場幾乎大勢底定,百度已經吃下超過七成的市占率,尤其移動搜尋來說更是吃下了近 8 成的市占率,加上手機使用者已經有著微信(公眾號與聯繫用App)、今日頭條(新聞)、抖音(影音)、以及各類打車、叫餐、地圖、天貓淘寶等 App 等應用吃光了使用者的時間,如果要認真說,中國的 BAT (指百度 Baidu、阿里巴巴 Alibaba、騰訊 Tencent)加起來幾乎吃掉整個中國 80% 的流量,而其他的應用 App 更是侵蝕了網路使用者的時間。

對於現在的 Google 而言,他能夠在 VPN 使用者中保持一定的魅力,就是因為尚未經過審查的內容,一旦他們用了經過審查的搜尋引擎,即使在 Google 精妙的演算法下,是否能夠讓使用者理解 Google 搜尋引擎的魅力?這點可能還有待商榷。

不利二:Google 進入中國最可怕的不是審查搜尋引擎,而是審查郵件

其實大家在討論這件事情時都忽略了一個事實:在 Google 進入中國後,其實 Google 簡體中文版本是有審查機制的,真正導致 Google 退出中國的引爆點並不是審查機制,而是中國政府希望 Google 可以交出 Gmail 資料但被 Google 拒絕,之後就發生了大規模駭客的事件,從而才讓 Google 當時的執行長 Eric Schmidt 直接在 2010 年宣布要取消簡中版本的內容審查機制,接著就與中國政府談判破裂並退出中國。

搜尋是 Google 獲利的基礎,但這個基礎是靠著 Google 各類的產品生態系做為基礎,包括 Google Analytics、Gmail、地圖、新聞、YouTube 各類軟體產品架構起來的生態系,而這背後意味著龐大的資料與更多 Google 賴以為生的獲利基礎,如果只有搜尋成功進入中國市場,或許也代表地圖、新聞、被審查過後的 YouTube 也能進入中國,但在這些產品成功以審查之姿進入中國後,勢必也會面臨與八年前同樣的道德抉擇:你要不要將 Gmail 資料交給中國政府審查?

而 Gmail 已經不是 Google 獲利的主要來源,但卻影響使用者對 Google 本身品牌的信賴程度,畢竟 Gmail 在經過多年的發展,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多人用的 Email 服務,而且至少也是相對安全的服務。

不利三:不但傷害品牌,仍然有可能隨時被封殺

在《成名只需 15 秒,抖音網紅生態系揭密》一文中,說明了抖音各種迅速成功、用戶增長的手段,但最終文內少了一個讓抖音在兩個月內瘋狂成長的因素:那就是抖音的唯一對手《快手》在 2018 年 4 月 5 日因為問題內容被強制下架,這件事情直接讓抖音在中國境內無人可敵、飛速成長。這個事件也代表中國市場詭譎多變,誰都不知道下一秒被封的會不會是自己。

只要你在中國經營網路企業,你就有可能面臨這樣的情況,中國政府之所以對蘋果諸多「忍讓」,除了因為蘋果一直遵循中國當地的法令外,蘋果的供應練後面也產生了幾十萬個工作,但網路企業的特性代表他們在中國的員工人數不需要太多,而這點也代表中國政府不需要「忍讓」Google,隨時都可以用不同理由把 Google 封掉。

同時進入中國市場也會讓人們對 Google 的「名聲」有所質疑,以現在川普的特性來說,對於一個可能掌握國家許多命脈與機密的企業,要進入中國幾乎是不可容忍的,單以華為來說,美國政府就一直以國安問題阻止華為的網路設備進入中國市場,同時也禁止軍方人員使用華為的手機,以一個架構出網路長城、並且發展出極為嚴謹的監控機制的國家來說,這樣的防堵可以說有些過火、但也並非全無道理。

「安全」與「不作惡」一直是使用者相信 Google 的信條,尤其 2010 年退出中國一舉贏得了全球使用者的好評,代表 Google 不會輕易妥協。Google 如果真的進軍中國,短期內自然不會對它的市占造成影響,但也等於讓歐洲、美洲等注重隱私的使用者,會更加審慎地使用 Google 的服務,長期來看對 Google 本身並不見得是好事。

Google 進入中國市場對他們有好處嗎?

但 Google 自然也不是笨蛋,上面的優缺點相信他們也考慮與評估過,但是為什麼會在這幾年間有如此大的轉變?可能還是關乎於資本市場上的改變與演進。

這幾年歐盟幾乎明擺著與像 Google 這樣的巨頭對上,除了接連祭出的天價罰金外,還有包括各種隱私權法案,讓 Google 這類需要靠資料運作的公司在歐洲的發展舉步維艱,但為了能夠在資本市場上獲得利多,Google 絕對不能輕易退讓,需要尋求更多的成長動能,而且中國網路市場有幾個因素,能夠讓 Google 在進去後獲得更多發展。

有利理由一:網路使用者成長的天花板觸頂

網路女王 Mary Meeker 預言,從今年起網路使用者的成長將會非常緩慢,這代表著目前全球網路使用者的成長速度遭遇了瓶頸,短期內看不到什麼突破性的發展,Google 幾乎在全球網路發達的國家都已經占有一席之地,許多國家甚至有著超過 80% 的市佔率,有人說 Google 掌握著全球除了中國外 40% 的流量或許一點也不假。

但中國這個擁有超過 7 億網路用戶的市場, Google 在 2010 年退出後一直處於看得到、吃不著的狀態,即使 Google 本身已經掌握了中國企業跨境電商的廣告與流量,但對於中國國內市場的流量,Google 卻明擺著握有強大的廣告技術,卻因為政治問題完全吃不到。尤其是今年阿里巴巴與騰訊打算入股全球廣告巨頭 WPP 集團的消息,更讓 Google 緊張,因為搜尋引擎進入不只代表搜尋引擎進入,也代表 Adwords 可以正式進入中國網路市場,共同競爭數位廣告的大餅。

有利理由二:進軍中國 Android 生態系

另一個有利理由就是可以逐步掌控 Android 生態系的問題,目前中國所有的手機廠商都使用 Android 系統或基於 Android 系統作改進,而在短期內看到中國手機使用自製作業系統的可能性不高。由於中國市場每年的銷售驚人,如果 Google 能靠著搜尋服務 App 進入中國市場,也就意味著他們可以把 Google Play、Google Map 等需要手機商付費的服務加入中國的手機內。

之前 Apple 正式進軍中國,就靠著完整生態系的封閉系統加上良好的銷售,幾乎讓原本靠著通路商營運的中國手機 App 市場完全被打亂,目前 Google 的 Android 系統尚不收費,而是靠著在手機上裝其他的 Google 服務而收費,如果 Google 能正式在中國市場提供服務,那就代表他們遲早能有機會向小米、華為等廠商在中國國內的銷售抽到錢。

更不用說 Google Drive 如果成功進軍中國,將會為 Google 帶來更大的利益。

有利理由三:獲得更多數位資料用於 AI

Google 董事長史密特(Eric Schmidt)曾於公開場合呼籲,中國的 AI 發展遲早可能超過美國,這個理論當然是基於每個國家對使用者資料的保護程度不一,會影響人工智慧的發展──因為 AI 如果要發展的好,就需要龐大的資料量餵養。目前 Google 在推出什麼新服務的時候(比如說阻擋網站作弊的演算法等),都是以英語系的搜尋優先,中文搜尋通常都被放到很後面才更新,除了市場的大小問題外(事實上簡體搜尋的比例應該很驚人),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應該是「資料還不夠做為程式判斷之用」。

事實上每一次搜尋、接連搜尋、點擊各種連結等,都是讓 Google 能夠對你這個人進行不同的判斷,舉例來說如果你在 Google 搜尋自己的生日、點擊的物品,Google 就可以按照你搜尋的比例來推估你大概幾歲。Google 已經在中國成立了人工智慧研究室,但這也代表 Google 需要獲取更大量的資料以利於研究,而搜尋引擎、廣告這類服務都是最棒的資料來源,同時這也是 Google 賴以為生的命脈──利用資料打造出更精準的演算法,甚至獲得更多的相關資料,藉以讓他們的演算法更為茁壯。

利弊都在,Google 取捨為品牌還是商業利益?

許多跡象顯示,Google 與中國政府的關係正在逐步改善中,當初決定退出中國的執行長 Eric Schmidt 已經退居幕後,找了 AI 領域的名人李飛飛於北京成立人工智慧實驗室,甚至在中國推出了 Google 翻譯,尤其是今年 6 月宣布與打算購買中國電商京東 5.5 億美元的股份,這些事情都顯示 Google 與中國政府的關係不再這麼惡劣。相較於只是成功跟習近平握握手、在北京跑步的 Facebook 創辦人兼執行長祖克伯(Mark Zuckerberg)來說,Google 在跟北京來往方面顯然成功多了。

但 Google 應該也要審慎思考一些問題,或許在一個完全沒有敵手的環境,歐盟可能對於 Google 過於針對與壓迫,但當初能夠讓 Google 不斷成長的除了購買股票的股東外,也有一群相信著 Google 「不作惡」信條的消費者。當然以 Google 的技術能力而言,他完全可以製作出一個以中國用戶為主的「中國 Google 生態系」,而不影響中國以外的使用者,但這樣就夠了嗎?Google 所謂的不作惡信條就跟長頸鹿把頭埋在土裡一樣,看不見就當做不存在嗎?

如果是資本主義讓我們把一間公司網這個方向逼迫,那是不是我們該檢討這個制度,但在收入屢創新高的階段,Google 還嫌棄自己的收入不足,是因為投資者的關係?還是這間公司本身已經有所改變?這是一個值得我們與 Google 共同思考的問題。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