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A 新一代火星車,將以發現 DNA 雙螺旋結構的女性科學家先驅命名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2 月 11 日 17:38 | 分類 天文 , 科技教育 , 航太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促成發現 DNA 雙股螺旋結構的已故女性科學家羅莎琳·富蘭克林,因性別歧視與學術打壓而錯失了諾貝爾獎;然而今日,「她」將隨著歐洲太空總署(ESA)下一代火星車前往火星尋找生命。

為何 ESA 火星車的最終命名結果讓人心悅誠服,你必須了解富蘭克林的經歷。許多女性科學家的聰明才智不在話下,也在個人研究領域上做出驚人貢獻,然而獲得掌聲的往往不是她們,甚至在頒發獎項時被主辦方刻意忽略,已故英國物理化學家與晶體學家羅莎琳·富蘭克林(Rosalind Franklin),就是一個實驗結果被「整碗端走」的典型例子。

1952 年,羅莎琳·富蘭克林所拍攝的 DNA 晶體 X 射線繞射圖「照片 51 號」揭開了 DNA 雙股螺旋結構的奧祕,如果她進一步研究下去,那麼最終宣布發現 DNA 雙股螺旋結構的人就會是富蘭克林。

然而羅莎琳·富蘭克林並未馬上發表自己的研究成果,加上同一實驗室中素來與富蘭克林八字不合的研究人員威爾金斯,又在陰錯陽差下將富蘭克林的「照片 51 號」實驗結果洩漏給了競爭對手詹姆斯·華生、佛朗西斯·克里克觀看,後兩人一眼就看出了端倪,回到劍橋實驗室立刻著手修改他們的 DNA 模型,並因此推導出正確 DNA 結構。

1953 年,華生與克里克在未告知富蘭克林、也未提及富蘭克林「照片 51 號」重要貢獻的情況下,於《自然》(Nature)期刊發表了「發現 DNA 雙螺旋結構」論文,並因此獲得 1962 年諾貝爾醫學獎。

而富蘭克林呢?儘管她也在《自然》期刊發表了 DNA 雙股螺旋結構實驗證據的論文,然而英國當時的學術環境對女性極不友善,在刻意忽略下,一名女性科學家研究多年的成果就被整碗端走了。最後,富蘭克林於 1958 年因卵巢癌而病逝,終年 38 歲。時隔數年,華生才在一次訪談中坦承,富蘭克林距自己的發現僅「兩步之遙」。

▲ 羅莎琳·富蘭克林。(Source:MRC Laboratory of Molecular Biology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現在,歐洲太空總署要將榮耀歸還給富蘭克林。ESA 下一代火星車屬於 ExoMars 火星探測計畫一部份,即將於 2020 年夏天發射,負責採樣與分析火星土壤以尋找生命痕跡。去年 7 月,ESA 推出火星車命名競賽,共收到來自歐盟人們逾 36,000 件投稿,近日 ESA 正式宣布以羅莎琳·富蘭克林為火星車命名。

如果一切順利,那麼富蘭克林號預計會在 2021 年降落火星地表,前陣子 ExoMars 專家小組已票選出登陸地點為歐克西亞高原,提案正交由 ESA 與俄羅斯航太進行內部審查,預定今年晚些時候就會宣布最終結果。

(首圖來源:ES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