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董全力反擊,微軟突襲鴻海後的 4 個觀察重點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3 月 16 日 0:00 | 分類 Android , Microsoft , 國際貿易 follow us in feedly

3 月 12 日,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臨時決定召開記者會,因為美國微軟總部突然向北加州法院具狀控告鴻海精密,訴狀還未公布,消息就上了美國重量級媒體 CNBC。



「這是一個很大的 Surprise!」鴻海集團旗下公司,富智康董事會代理主席池育陽在記者會中說。

整場記者會,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掩不住他對微軟的質疑。他在記者會中說,微軟是想「敲山震虎」,他質疑,微軟現在對鴻海提告,是為了讓自己被納入中美貿易的談判範圍!

不過,微軟為何要對鴻海提告?

(Source:微軟

《財訊》取得微軟對鴻海提告的起訴書,根據文件內容,微軟是 3 月 8 日上呈這份訴狀,在北加州法院對鴻海精密提出告訴。

微軟律師在訴狀中表示,2013 年 4 月 1 日,微軟和鴻海都對一份專利授權合約表示同意,微軟同意將全球專利組合授權給鴻海,用在特定產品上。鴻海則同意提供相關產品的資訊,做成報告,提供給微軟,用以計算每個產品的授權金價格。

《財訊》採訪得知,訴狀中指的產品,主要是使用 Android 系統的手機,微軟有部分專利被用於 Android 手機上,因此從 2011 年開始,逐歩跟手機廠協議收取專利費用。

這份訴狀中指出,鴻海並未執行這份協議,因此,2017 年微軟決定行使權利,請會計師事務所稽核鴻海授權相關產品的數量,但鴻海拒絕提供相關的資訊。2018 年 3 月,微軟再次就這個案件找上鴻海,要催討過去積欠的授權金,但鴻海仍然不願提供授權相關產品的資訊,也不接受相關的稽核。

因此,這一次微軟把鴻海告上法院,除了要求美國法院介入調查,也要求鴻海交出過去一直不願交出的授權金相關報告,並提出鴻海要付出過去幾年相關的授權金。

鴻海內部又如何看待此事?

記者會一開頭,池育陽就表明,鴻海做的是 iPhone,這次事件的重點是 Android 手機,這是富智康的業務範圍,「Android 和鴻海沒有關係 」,池育陽說。

池育陽表示,微軟是從 2011 年上半年開始,跟相關手機廠進行授權談判,「2013 年之後,幾乎都是在這樣的狀況下」,池育陽說,已經 6 年多未變的現狀突然改變,他感到非常驚訝!

他進一歩說明,他們和手機品牌廠簽合約時,合約中都寫明「關於這些產品的智慧財產權,產品的設計權,如果有任何智慧財產權的主張,依合約來講,都是品牌廠商會來負責。」池育陽說。

而且,過去每隔一段時間,手機廠都會發來正式文件,「我們所有的客戶都正式的要求我們,不能代他協商,不能代他支付,不能透露產品相關訊息給微軟。 」池育陽說,「過去 7、8 年都維持一個狀況,我們夾在中間」。

池育陽還帶了客戶發給鴻海的文件,現場唸了一段,「不同意供應商以任何形式,向第三方披露任何與本公司相關的信息,無論以實名或代號,提供訂單所承載的數量、金額。同時,不同意任何供應商代繳納任何有關 Android 的權利(或專利金), 我們可與相關專利機構或公司直接進行協商。」換句話說,鴻海想繳都不行。

不過,過去蘋果和高通大打法律戰,也曾把台灣代工廠告進去,郭台銘也沒開記者會反擊。這一次,微軟告鴻海,郭台銘卻大動肝火,觀察這起事件,有 4 個重點值得注意。

觀察一:中美貿易戰已經到達關鍵時刻

今年 3 月 5 日到 3 月 15 日,正是中國人大開會期間,這一次人大將審議《外商投資法》,現在中美貿易談判進入關鍵時期,美國總統川普最在意的,就是如何保障美國公司的技術、專利不受侵害,微軟 3 月 9 日遞出訴狀,還上了美國大型媒體,時機確實敏感。

而且,中國現在也正在力推保護智慧財產,因為中國想走自主創新之路,一定會強化對智慧財產權的保護;去年,山東省淄博市甚至把智慧產權納入小學教材,從小學就教學生什麼是智慧產權。因此推估微軟在此時出手,是藉此提高被中國接受的可能性。

觀察二:以華為為首的中國客戶是否會買單美國規則

說到底,關鍵就是中國客戶不願意付錢給微軟。池育陽透露,他們的業務,85% 來自全世界前 5 大 Android 手機廠,95% 來自前 10 大手機廠。而目前全球排名裡,前十名手機品牌大多數都是中國天下。

更敏感的是,外界認為,最關鍵的廠商,其實是華為。

在記者會裡,郭台銘表示,微軟要告,也應該去告中國手機廠。「尤其家裡面有事的老大,不敢告他,(微軟)只好希望美國站出來,把它列入他的保護。因為他(微軟)如果告他,網友就抵制,不敢告。 」

當日本媒體在記者會上提問,「是否有跟中國客戶如華為討論這件事情?」郭台銘趕緊澄清,「整場只有她提華為, 我沒有提過華為,OK,我有沒有暗示你提華為?沒有!」顯然這兩個字,在整件事裡高度敏感。

但從整件事來看,鴻海恐怕是在兩家大公司當中當夾心餅乾,在這個微軟技術、Google 平台、中國手機、台灣代工製造的模式裡,微軟選擇告利潤最薄的代工廠,郭台銘認為這是微軟為了「敲山震虎」,精心策劃的行銷方式。

觀察三:Google 和微軟的戰爭從美國延燒到中國市場

郭台銘認為,微軟向手機廠收費也不合理,因為 Android 手機是 Google 開發出的系統,微軟是因為控告 Google 侵害微軟專利,占了上風,跟 Google 收不到錢,因此改向手機品牌商收費。郭台銘認為,微軟是「第四方」,不擁有 Android 平台,收費的合理性值得質疑。

這件事由來已久,從 Google 推出 Android 手機系統開始,微軟就認為掌握了多項 Android 關鍵專利,雖然 Google 否認微軟的說法,但多家手機品牌都跟微軟簽訂了專利授權協議。但 Google 除了否認微軟掌握專利,但也未採取行動阻止微軟,2 家公司形同達成默契。

微軟自己的手機系統雖然銷售不佳,但靠著從 Android 陣營卻收進大筆授權金,根據美國媒體報導,2013 年時,野村證券分析師估計,微軟一年可以從 Android 手機上收進 20 億美元的授權金,約新台幣 600 多億元。2013 年時,南韓三星也曾因未繳授權金,被微軟告上美國法院。2014 年時,華爾街日報進一歩揭露,三星一年因 Android 系統交給微軟的權利金,高達 10 億美元!

不過,一位業界人士也表示,就他的理解,手機裡能和一般伺服器、PC 連線,同歩訊息的技術,是微軟的獨家專利,如果拿掉這些功能,Android 手機就不能跟公司裡的伺服器和電腦同歩,微軟因為這些重要功能收費。此外,Android 是開放平台,Google 並未向手機廠收費,因此微軟才會向有靠出售 Android 獲利的廠商收錢。

觀察四:鴻海是否會受影響?

郭台銘在記者會上說,「我這一輩子很少用絕對兩個字,今天我用絕對」,他表示,「鴻海公司跟富智康,絕對不會受到一分的損失」,他表示,「因為這樣,我們的用戶,我們的客戶,更會把更多訂單給我們, 因為我們保護他的權益。」

他還對兩會的代表喊話,「我要告訴北京兩會的代表,想清楚」,他說,「微軟跟 Google 之爭,你保護誰」,他認為,這場訴訟會持續一段時間,但微軟真正的目的,是要引起注意,「這是很高級的 Marketing」。

換句話說,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微軟此次告鴻海,除了施壓收回過去多年的專利費,還能避開直接控告中國公司的風險,恐怕也證明,中美角力正進入深水期;過去 10 年行之有年的商業慣例,恐怕都要一樣樣重新檢驗,這場角力戰的結果,將會帶來非常長期的影響。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