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l 怒嗆 Nvidia,竟是因為自動駕駛安全模型抄襲問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3 月 29 日 17:31 | 分類 汽車科技 , 自駕車 follow us in feedly


最近,英特爾(Intel)與輝達(Nvidia)再次站在同一起跑線,這次兩家巨頭要在自動駕駛安全模型對決了。什麼是「安全模型」?簡單來說,就是基於數學驗證模型的策略,專為自動駕駛而生。

前不久,Nvidia 在 GTC 2019 公布自家安全模型「安全力場」(SFF),開始用軟體定義硬體。2 年前公布過責任敏感安全模型(RSS)的英特爾/Mobileye 就坐不住了。

25 日,英特爾也針鋒相對地發表一篇文章

英特爾/Mobileye 毫不客氣的表示,對手的 SFF 模型只不過是 RSS 模型的「複製品」。英特爾怒火中燒可以理解,Nvidia CEO 黃仁勳在上週 GTC 2019 將 SFF 描述為自動駕駛業的「第一個」(同類型)安全模型,簡直不把早就誕生的 RSS 放在眼裡。

Mobileye CEO Amnon Shashua 直截了當指出,SFF 非常像 RSS。「你肯定能想像到,我們聽到 Nvidia SFF 時的驚訝表情」。

失敗的談判

事實上,去年 Nvidia 與英特爾進行過多次談判,議題就是在自動駕駛安全面合作。不過,雙巨頭峰會最終不歡而散,互存芥蒂的雙方沒能攜手邁向未來。

英特爾聲稱,Nvidia 表達過在 RSS 安全模型合作的意願,但去年底雙方卻半途而廢。

「Nvidia 選擇退出合作,我們很詫異」,Shashua 文章寫道。在英特爾看來,一切都是 Nvidia 的錯。

Shashua 強調稱,「在我看來,SFF 只是 RSS 的拙劣模仿。當然,它披上黑綠色(Nvidia 的顏色)外衣。要說這個安全模型有什麼創新,恐怕只能在語言描述裡找了。」

Nvidia 當然不認同 Shashua 的說法。

Nvidia 自動駕駛軟體部門副總裁 David Nister 受訪時回應,「我們的 SFF 安全模型幾年前就立項了,更注重基本防碰撞核心原則,而非 RSS 那樣設定一大堆規則與例外。SFF 使用的演算法和數學驗證模型都是 Nvidia 自行開發,沒有抄襲英特爾。」

Nvidia 退出與英特爾的合作,主要是因對方設定的框框架架太多了。Nvidia 汽車業務主管 Danny Shapiro 稱,對方堅持要 Nvidia(和其他合作夥伴)精準執行 RSS 的方程式。隨著業界安全模型不斷進步,Nvidia 發現與英特爾合作很難持續獲得成效。

Nister 也承認,「誠然,業界只有一個安全模型標準最好,不過在現實世界,不同駕駛、不同車輛分享相同的道路,因此安全模型也得學會和平共處。」

英特爾/Mobileye 雖然先踏上 RSS 這條路,但在 Nvidia 看來,「英特爾不能武斷規定別人必須按照 RSS 規矩來」。

SFF vs. RSS

不過,Shashua 文章的料可足得很,他甚至直接對 RSS 和 SFF 點對點比較,並由此得出兩個安全模型幾乎一模一樣。也許兩家的安全模型在某些方面還是稍有不同,但 Shashua 覺得小地方完全可以無視。

在他看來,Nvidia 缺乏透明度。

英特爾發言人表示,從 Shashua 的文章可看出,「SFF 在主要概念與 RSS 難以區分」,而 Nvidia 模仿的拙劣之處在於模型主要成分有缺失,且沒有明確定義。在她看來,SFF 所謂的「安全程序」和 RSS 強調的「適當回應」還是有較大差距。

Shashua 則強調,RSS 的術語中,「適當回應」是整個架構的絕對核心概念。「在我看來,想真正應用自動駕駛安全模型,你就得明確定義這種適當回應,而這是 Mobileye 一直在做的。」

光聽競爭對手互嗆多無聊,還是多聽聽旁觀者的意見吧。

Strategy Analytics 公司全球汽車業務高級主管 Ian Riches 就表示:「從現在得到的訊息來看,Nvidia SFF 確實和英特爾 RSS 沒什麼明顯差別。」他解釋。「Nvidia 在 GTC 2019 宣稱 SFF 模型有逐幀分析能力,且還能以更佳方式同時解決縱橫雙向的探測任務。Nvidia 現在還只是口頭說說,並沒有實際證明 SFF 到底多強大。」

雖說 Nvidia SFF 有些似曾相識,但英特爾真的值得為這件事大動肝火?

英特爾也有解答,發言人表示:「山寨版 RSS 只會讓人迷惑,甚至導致許多公司拋棄開放安全模型。眼下,一些公司為了自身利益還在堅持用不透明的安全模型,但英特爾相信這對市場發展沒有任何助推作用。」

發言人還強調,「我們的安全模型完全透明且對所有公司開放,英特爾歡迎大家將 RSS 應用到自家解決方案,就像百度。」

Riches 表達與英特爾相似的擔憂,他擔心安全模型的增殖會受影響。「RSS 面世時,英特爾花了大量資源推向幕前,甚至願意提供所有材料以便第三方公司實際應用。發表之後,英特爾還多次升級 RSS。」

英特爾的擔心在於,如果大量安全模型「氾濫」,大家就不願敞開胸懷,因為保護自己的 IP 會變得比推動創新更重要。

當然,Nvidia 也給 SFF「開放和透明」的定位,Nvidia 甚至宣稱「SFF 是能結合任何駕駛軟體使用的開放平台」。

GTC 2019 時,Nvidia 表示:「運動規劃堆棧中的安全決策策略,SFF 會監控並阻止危險行為發生。它已能區分躲避障礙與各種複雜的道路規則。」

安全模型選邊站?

那麼,自動駕駛業安全模型已開始選邊站了嗎?還真是這麼回事。

Riches 透露,Mobileye 已獲得法雷奧、百度和中國智慧交通系統(ITS)力挺。除此之外,福斯汽車、以色列 Champion Motors 和北京公交公司也會採用 RSS 模型。

Nvidia 方面,Shapiro 則大方承認,現在還沒有公司支持 SFF。

授權怎麼玩?

如果 RSS 能一統江山,未來英特爾是不是要收授權費?在 Riches 看來,英特爾確實想走授權模式,但不會收費。

不過,收不收費這個問題上,英特爾發言人明顯有些「動搖」──「免費授權確實是我們的初衷,但 Nvidia 這一手讓人心生疑問,保持透明是否就有好報?」

文章最後 Shashua 總結,「我們希望輝達能在『安全程序』細節方面更透明,這樣業界才能評估 SFF 的安全和效能。」同時,他還希望「SFF 的『安全程序』是基於自主創新,而非模仿 Mobileye 的領先技術」。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輝達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