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中國多年來百玩不厭的制美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5 月 17 日 12:45 | 分類 中國觀察 , 國際貿易 , 材料 follow us in feedly

美中貿易戰驟然升級,立刻有中國學者端出「稀土是懲罰美國的王牌」高論。事實上,每當中國與西方國家產生貿易糾紛,稀土就成為北京用來修理對手的常見武器,屢見不鮮。



稀土,是「稀土元素」或「稀土金屬」的簡稱,指的是鈧、釔及鑭系元素共 17 種元素的合稱。一般人顧名思義,都認為「稀土」是屬於「很稀有的金屬」。

但實際上,稀土金屬並不能算「稀有」,嚴格來說,它們在地球的蘊藏量不算特別少。只不過,稀土金屬屬於世人相對陌生的元素,加上大都分布在難以開採的地區,且其中不少元素常與其他元素形成合金,有待分離提取,以致開採成本十分高昂。

然而,稀土之所以能成為中國用來對付貿易對手,特別是位居已開發國家的美國及盟國,一是中國在稀土出口量、而非蘊藏量的優勢;二是稀土是許多高科技產業需要用到的最上游原料。

中國的稀土蘊藏量究竟有多少,在中國官方對礦藏等戰略性物資一向神祕的作風下,流傳著各種高低不同的實地統計或研究推測數字。

比較常見、也較合理的是,中國的稀土蘊藏量比重,約占全球 35%~40%,也就是約 3,500 萬噸,居世界首位。

除中國外,俄羅斯、美國、澳洲、印度、南非等國也是擁有較多稀土蘊藏的國家。然而,中國的稀土出口量比重雖不像中國學者高論吹噓的 95%,但綜合各種已知商業紀錄及研究報告,至少也占全球六成以上。

為何只蘊藏全球 35% 稀土的中國,卻能出口全球 60% 稀土,原因在於中國的社會主義體制,可採「舉國之力」全力開採特定的礦藏資源,再加上重開採、輕環保的粗放生產觀念及相對低廉的人力成本,都便於大量開採。相較於他國開採稀土可能招致的環保風險,這讓中國成獨步全球的稀土供應國。

相形之下,工業化國家所需的稀土,在提煉成為有色金屬後,不但能應用在冶金、石化、玻璃陶瓷、螢光劑、基礎電子材料,隨著科技發展,更能應用在通訊、電腦、醫療、光電、能源材料、電動車、航太科技等尖端科技領域。

這樣的供需關係,成為中國動輒以稀土為貿易籌碼,藉此要挾對手以取得談判優勢。而在以往,中國以稀土為談判工具的紀錄,已經不勝枚舉。

早在 2009 年,中國便於稀土礦區地貌遭嚴重破壞、須保護環境為由,開始對稀土出口陸續推出管控措施,隨即引起美國、歐盟、日本等工業化國家的不滿,透過世貿組織(WTO)與中國頻繁過招。

儘管 WTO 曾於 2012 年 1 月裁定中國限制稀土出口違背貿易規則,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更於同年 3 月,宣布聯合歐、日一同向 WTO 控告中國試圖藉限制稀土出口「造成不公平競爭」。但在中國掌握出口的絕對優勢及 WTO 曠日費時的訴訟程序下,這些稀土進口大國始終討不到便宜。

特別是 2012 年日本宣布將釣魚台列嶼「國有化」,引發中日外交嚴重摩擦後,更傳出中國想要藉由限制對日本出口稀土,逼迫日本在釣魚台主權問題就範。但此舉也證明中國以稀土作為紛爭籌碼的慣常舉措。

經過美、歐、日三方的長期纏訟,加上全球經濟景氣欠佳,以及買主紛紛尋找其他稀土替代來源的情況下,中國方面才於 2015 年元旦以「漸漸朝市場導向邁進」為由,宣布取消稀土出口配額管理,並於同年 5 月 1 日取消稀土出口關稅。

如今,美中爆發規模空前的貿易戰,以稀土「掐住美國經濟咽喉」的論調再度在中國揚起。但在中國對外強硬、對內號召的一貫手法下,有中國學者應景高唱「稀土是懲罰美國的王牌」,即使顯得一廂情願,卻毫不意外。

(作者:邱國強;首圖來源:By Peggy Greb, 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