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德麥肯茲大膽預言:2023 年太陽能將普遍比燃氣發電便宜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5 月 30 日 8:00 | 分類 太陽能 , 能源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綜合工業大廠奇異(GE)希望燃氣發電會成為燃煤過渡到綠能的過渡時期主流,然而事與願違,讓奇異業績鴉鴉烏,如今綠能發展可能跳過燃氣過渡階段的情勢越來越明顯,市調顧問公司伍德麥肯茲(Wood Mackenzie)做出大膽預言:2023 年時,太陽能在全球幾乎所有地區都將比燃氣發電還便宜。

伍德麥肯茲能源與可再生能源部門,於 2019 年 5 月於鳳凰城所舉辦的 GTM 太陽能峰會(GTM Solar Summit)上表示,以每度電均化成本,也就是系統建置與維護營運費用除以系統至退役為止所發出的總電力,比較下來,到 2023 年,全球各地大多數地區,太陽能的均化成本都將比燃氣發電的均化成本便宜。

在當前,全球新建的複循環燃氣發電廠,比起新設太陽能發電場,在各大主要市場,包括從中國到英國到南韓,仍然有經濟競爭力,但是這樣的情況到 2020 年代初就會遭到打破,太陽能設備成本持續下降,且競標價格越來越低越有競爭力,很快的就會讓太陽能成本低於燃氣發電。這對燃氣產業的巨擘如奇異而言可說是相當壞的消息。

但是在此同時,這對太陽能產業來說也不是什麼好消息,因為價格可壓到比燃氣發電還低的代價,就是太陽能供應鏈的營收獲利還要進一步壓縮,供應鏈要獲利越來越困難。

過去世界各國以躉購電價補貼鼓勵太陽能發展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全球各國大舉快速改變政策傾向競標與招標,補貼存在的時間大幅縮短,德國從躉購電價補貼到競標有 17 年的窗口,中國與越南只有 3 年,柬埔寨則最近拋棄躉購電價補貼政策,打算一開始就進入競標時代。

競標導致太陽能廠商極度積極的競爭搶標,加上想要爭取發展大型太陽能計畫的廠商進入門檻相對低,不只電力公司,從太陽能廠到大型工程包商在各國都加入投標,競爭激烈下,得標價格壓低,得標者資本回報僅有 5~7%,為了擠出獲利,往上擠壓上游所有供應鏈的毛利,使得整個太陽能產業鏈的毛利都面臨嚴重挑戰。

沙烏地阿拉伯規劃「後石油時代」經濟

太陽能在眼前也面臨許多難關,2018 年市場原本預期太陽能市場能打破 100 吉瓦發電容量大關,但是近關情怯,主要來自中國市場大幅減緩;印度方面,2018 年因標案取消、暫停,已經已發標案件取消,總計減少 14 吉瓦的標案。2018 年太陽能在價格上的推進也止步,過去南非、美國、摩洛哥、沙烏地阿拉伯競相出現超低得標價,2018 年這個趨勢停擺,成為近年來唯一沒有出現破紀錄低得標價的年份。

但當前也有良性的發展,太陽能全球市場分布更為多元化、平均化,單一市場占全球市場的比例下降,這是健康的訊號,表示全球市場受單一市場事件的影響也降低,2018 年,中國占全球太陽能安裝量 35%,不過在 2019~2024 的 5 年區間,中國占全球比重將降至 27%。

澳洲在太陽能方面可說是「沉睡的巨人」,坐擁良好太陽能資源卻開發緩慢,2018 年這個巨人開始醒了,一口氣增加 4 吉瓦太陽能發電容量,使得澳洲成為全球第 5 大市場,儘管澳洲只有 900 萬家戶,卻比美國更早幾個月達標 200 萬太陽能安裝數,如今太陽能已成為澳洲的主流。

歐洲也迎來太陽能文藝復興,歐洲是太陽能最早發展的地區,但當時是靠著重度補貼,因此一度後繼乏力,隨著太陽能在經濟上具備競爭力,歐洲市場也重新啟動,加上歐盟各國紛紛設立 2030 年減碳目標,太陽能的發展更形重要,2019 年將會是歐盟各國推出太陽能規畫的關鍵年。預期歐洲分散式能源、社區太陽能將會蓬勃發展。

最有潛力的開發中市場則是沙烏地阿拉伯,沙烏地阿拉伯目前仍是能源極度仰賴石油的國家,夏季每年燒掉 90 萬桶石油來發電,相當於全球 1% 的石油需求,但如今沙烏地阿拉伯正積極規劃「後石油時代」經濟,太陽能成為重要關鍵,雖然沙烏地阿拉伯在規畫上,數字上有所退後,但從不切實際的 200 吉瓦目標,改為 2030 年建置 40 吉瓦太陽能,可行性大為提升,預期 2019 年之後沙國將成為全球前 10 大太陽能市場之一。

雖然競標時代將對太陽能產業鏈的毛利產生強大壓力,但競標帶來的低價,也將使各國採納太陽能的速度大幅加快,尤其是均化成本比燃氣發電還低更有相當的實質意義,在低價推動下,太陽能市場注定要快速成長,只是在毛利更低的代價下,進入這個市場也將面臨更大的挑戰。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