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無人商店錢坑超乎想像,阿里巴巴、騰訊也由熱轉冷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6 月 02 日 0:00 | 分類 中國觀察 , 人力資源 follow us in feedly

科技帶來創新,但創新並不一定能創富。在中國,伴隨網路科技的創新所掀起一波波的創業潮,不僅衍生出許多新業態,還孵育出了無數隻的「獨角獸」,為許多人帶來致富夢。然而,這些讓創投者趨之若鶩的新創行業和公司,還沒等到後浪推來,已經一個個泡沫化,前車之鑑有網貸、各種共享商品等,如今又多了:無人商店。

顧名思義,無人商店即無櫃台收銀和服務人員的商店。這些商店運用人工智慧技術,包括機器視覺、RFID 無線射頻、感測器、深度學習、大數據、雲端運算等,輔以應用成熟的自動販賣機,讓顧客能自助購物和結帳。

當年一片看好  無奈燒錢速度超乎想像

發展無人商店,美國和中國動作尤為積極。2016 年 12 月,美國電商巨頭亞馬遜宣布「Amazon Go」無人商店概念,並著手研發改良,直至 2018 年 1 月耗資百萬美元在西雅圖開設首店,目前在全美已開設 12 家,並計劃到 2021 年拓店至 3,000 家。市場估計屆時「Amazon Go」可為亞馬遜帶來 45 億美元的營收;但投入的資金也非常可觀,估計達到 30 億美元。

相對於美國的一枝獨秀,中國的無人商店則是百花齊放。2014 年 10 月,由徐海成等 3 個年輕人成立的「F5 未來商店」,在廣東佛山推出第一家自動化無人商店,隨後獲得創大、TCL 和創新工場的投資。2016 年在廣州塔開設旗艦店,開始深耕廣州和深圳市場。

但要讓無人商店在中國家喻戶曉,還是得靠重量級企業推一把。2017 年 7 月,正在中國推動「新零售」戰略的阿里巴巴,透過旗下的淘寶網在杭州展出無人零售快閃店「淘咖啡」。相較於「F5 未來商店」以自動販賣機為主、顧客用觸控螢幕選購商品,再掃描手機以電子錢包支付,「淘咖啡」的技術含量更高,包括運用生物辨識技術、監視器與感測器來監控店內消費狀況,結帳時則採用 RFID 技術,從支付寶帳戶扣款。

阿里巴巴吹響中國無人商店攻擊號角後,諸家電商和零售量販巨頭相繼對無人商店進行投資。電商方面,京東於 2017 年 10 月在北京總部推出「X 無人超市」體驗店,蘇寧則在 2017 年 11 月開設首家「蘇寧易購 Biu」,騰訊於 2018 年 1 月在上海試營微信支付無人快閃店。在零售業方面,大潤發母公司高鑫零售於 2017 年 6 月在上海開設首家無人商店「繽果盒子」;家樂福的無人商店「智慧生活超市 Le Marché」也於 2018 年 5 月在上海開幕。

線上線下零售巨頭前赴後繼湧向無人商店,當然引來了無數創業團隊和投資人的衝動,一時之間,中國的無人商店如雨後春筍,並在 2017 年底和 2018 年初來到高峰,叫得出名號的無人零售公司約有 140 家。

根據中國市調機構艾瑞諮詢的調查,2017 年中國無人便利店累計開設 200 家,無人零售貨架累計 2.5 萬個,無人零售總投資額達 40 億人民幣,該市場鋒頭之健,更勝當時被熱炒的共享單車。然而,無人商店的燒錢速度和技術層次,完全不亞於共享單車,以成本來看,在中國市場跑在最前頭的「F5 未來商店」,首家店投入金額達 130 萬人民幣;若要做到具市場規模的百家甚至千家以上店面,勢必得投入數 10 億乃至上百億人民幣資金,但以便利商店薄利多銷的盈利模式看,想要投資獲得回報恐是遙遙無期。

錢不夠多的玩不起  口袋夠深的大咖也怕怕

無人零售熱潮來得快去得快,錢坑之深,連阿里和騰訊「雙馬」都心存戒意,在開了快閃店之後就未有進一步的動作,許多中小型無人零售業者則是無路可退。根據中國媒體電商頭條的報導,2017 年下半年以來,無人商店一面增溫卻一面吹起寒風,繽果盒子在 2017 年 9 月關閉;2018 年 7 月底,曾被視為無人商店黑馬的鄰家便利,宣布關閉北京 160 家店面。

與無人商店緊密相關的無人貨架業務也深受波及,大廠「猩便利」在 2018 年 2 月大幅裁員 6 成;同年 5 月,北京「7 隻考拉」停止無人貨架業務;10 月,小閃科技宣布破產。

市場人士分析認為,中國無人商店快速泡沫化的原因主要有二。首先,行業野蠻生長,出現無序競爭,不斷燒錢卻找不到盈利模式,鎩羽者眾。其次,低估無人商店的投資成本。業者普遍的錯覺,就是認為無人商店不必雇用店內收銀和服務人員,殊不知包括進貨、清潔等方面,仍需靠人力維持,而無人商店要裝配取代人力的各種科技設備,其投入資金遠超過省下的人力成本,且很難短期內回收。總之,無人商店這個市場,最終還是要實力雄厚的科技或零售巨頭才玩得起。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