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Facebook 乖乖把錢匯入「他的」帳戶,東歐駭客「代收」廣達 38 億驚奇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7 月 14 日 0:00 | 分類 網路 , 資訊安全 follow us in feedly


這是一堂台灣公司都不能忽視的資安課。一名東歐駭客,竟然從廣達、Facebook 和 Google 3 家全球頂尖的高科技公司,盜走超過 1 億 2,100 萬美元(約新台幣 38 億元),整個過程有如電影《神鬼交鋒》。

2019 年 3 月 21 日,一則來自紐約的司法新聞,揭開這場騙局的真相:立陶宛男子黎瑪索斯卡(Evaldas Rimasauskas),因假冒台灣廣達公司身分,替廣達領取貨款,詐騙美國 Facebook 和 Google,被引渡到紐約受審。

路透報導,這一天,黎瑪索斯卡在紐約曼哈頓法院認罪,同意歸還其中 4,970 萬美元,他騙走 Google 2,300 萬美元、Facebook 9,800 萬美元,創下全球社交工程被駭金額新紀錄,即使人抓到了,還有 1,730 萬美元不知去向。

布局多年的跨國駭客犯行曝光

《財訊》向廣達求證,廣達代表只表示,已進入司法程序,不便對外發言,但公司財務並未受到影響。

一般大型公司對付款流程會層層把關,這一次總金額更超過 1 億美元,為什麼連負責把關的財務部門、銀行都被騙過?更令人不解的是,黎瑪索斯卡原本是立陶宛一家建設公司的經理,他為何是這場案件裡唯一落網的人?

▲ 廣達董事長林百里。

美國法院文件拆解了駭客布局的過程。2013 年時,黎瑪索斯卡分別在拉脫維亞和賽普路斯,成立了兩家和廣達英文名字一模一樣的公司,並且開設銀行帳號。接著,他布局 2 年,想辦法偽造雙方來往的郵件,甚至在關鍵時刻,用廣達員工的名義發信給這兩家公司的員工,「要求對方把積欠的貨款、服務費都還清」,還進一步要求,更改付款方式,從原本匯到亞洲的廣達帳戶,改為匯到位於賽普路斯和拉脫維亞的「假廣達」帳號。

這麼大筆的交易,銀行理應不會輕易放行,但黎瑪索斯卡拿出 Google 和 Facebook 的收據、合約,甚至高階主管的簽名、蓋有公司章的文件,向銀行證明確實有這筆交易。一拿到錢,他馬上把錢轉入香港、匈牙利、愛沙尼亞等 7 個地方的帳戶洗錢;最後,黎瑪索斯卡是因為實際開設帳戶,在提款時被捕。

關鍵 1:郵件帳號被駭客監控

台灣微軟資訊安全暨風險管理協理林宏嘉觀察,這種犯罪手法可視為社交工程的進階運用,常見狀況是,犯罪者滲透進入郵件系統後,先只悄悄讀取這個人的往來信件。如果被駭的人是公司老闆,當他發現被害人的信箱收到預訂機票的信件,就可能趁他在飛機上,或是沒有辦法回信的短暫時間,替他發郵件向供應商「討債」,把錢匯進他的戶頭。

在歐洲,甚至有一種房仲詐騙,駭客入侵房仲的郵件系統,平常按兵不動,只默默讀取房仲的郵件,等到有房子成交,消費者要付款時,駭客就浮上水面,不但阻斷真房仲發出的郵件,還用他的身分發郵件,要消費者把買房子的錢匯到駭客指定的帳號,在英國,許多消費者因此被騙走終身積蓄。更可惡的是,駭客通常在英國時間星期五發動攻擊,等到錢一匯進假房仲的帳戶,就立刻把錢轉到亞洲等地的戶頭,利用銀行休假時間,創造洗錢的斷點。

關鍵 2:真資訊加假帳號突破控管

林宏嘉分析,犯罪者要花長時間才出手,因為他們鎖定有價值的對象後,就必須完全了解雙方交易的過程與節奏,甚至特定的專業術語,「就像在上另一個班」他形容,犯罪者必須讓自己就像參與這專案的一分子。等到時機成熟,犯罪者發出請款要求,因為專案名稱是真的,交易的過程都真實存在,而帳號資訊早透過正常程序動過手腳,才能通過所有流程,讓財會單位同意把錢付出去。

「你看過電影《神鬼交鋒》嗎?」他分析,很多高明的騙局,讓真訊息和假訊息糅合在一起,達成目的。「我辦過不少類似這樣的攻擊,其中一個案子,受害者、詐騙者和被冒名者,來往 2,000 封信,竟只有不到 5 封是真的,攻擊者完全融入整個供應鏈。」

「這麼高的交易金額,不用見面簽約嗎?」《財訊》記者問,林宏嘉推斷,駭客就是因為長時間監聽,知道付款規則、簽核等程序的複雜度,所以鎖定這些已經有穩定交易,要求付款不容易被起疑的供應鏈交易,再挑選一個雙方最難查證的時間點發動詐騙,這樣 3 分真 5 分像的情況下,往往容易一擊就成功得手。

▲ 現代企業的運作高度依賴網路,連像廣達這樣的高科技公司都可能受害,貨款因此被駭客攔截。

錢轉入戶頭後,駭客集團最難的挑戰是如何創造斷點,阻絕國際警方追查。黎瑪索斯卡落網,是因為他就是扮演車手角色,不只廣達的假帳戶是用他的名義開的,他也曾直接從帳戶提款花用,因此被捕。但剩下的 7,000 多萬美元在哪裡?誰才是真正的主謀?目前不得而知。

關鍵 3:製造斷點阻絕追查

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董事萬幼筠則觀察,「這種手法都經過非常精密的設計」,這類型的犯罪,犯罪者很了解業務內容才辦得到,有時,還可能涉及企業內部舞弊,請出關鍵人物出場配合,讓公司做出錯誤的判斷。

《財訊》調查發現,廣達絕不是唯一個案,當駭客攻擊愈來愈有規模、手法愈來愈精細,連全球大廠都難逃資安威脅。台灣風險正在上升,一股闇黑勢力正在擴散,已成為重要的國安問題。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