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慧、虛擬實境、心理治療加在一起,有沒有搞頭?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7 月 29 日 9:15 | 分類 AI 人工智慧 , VR/AR , 尖端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估計,全球總人口有 15.5% 患有精神疾病,其中 50% 未獲得治療。每 40 秒就有一人自殺,同時也有另外 20 人企圖要自殺。隨著世界快速轉變,現代人的壓力累積超乎想像,心理健康變成全球不可忽視的課題,而新科技如人工智慧、虛擬實境,或許是一帖千金良方。

人工智慧已經進入我們日常生活,聊天機器人也頻繁出現於 LINE、Facebook Messenger,有些時候人類甚至還更喜歡跟機器人聊天,前提是這機器人也懂聊。

幸好,隨著深度學習運用,加上大量聊天訊息餵養,好聊的機器人不難找,但是如果它不僅好聊,甚至充滿同理心,三不五時就暖到你心裡,是否能夠讓你疲累的身心好過一些?這其實就像心理治療其中一種方式:心理諮商

比人類還會聊的機器

雖然看似「只是」聊天,心理諮商其實是專業的治療過程,必須由擁有合格證照的諮商師進行,因此心理諮商的費用一直都不便宜,知名諮商師的鐘點費甚至可高達上萬元。這也讓一些新創團隊開始思考,如果能運用人工智慧搭配聊天機器人,讓有需求的患者透過網頁或 App 跟機器對話,或許就能消除一些負面情緒,改善心理健康狀態,順便省一點錢。

華爾街日報指出,有些人因不擅與人溝通,害怕面對面諮商,反而透過機器對話時,更能敞開心胸,效果甚至比與真人對談還好。目前較具規模的新創公司包括:Woebot、Wysa、X2 和 Youper,都是運用人工智慧訓練出具同理心、有效理解人類對話的機器人,提供遠端一對一私密對話,用以取代一部分諮商功能。

最近剛完成種子輪募款的矽谷新創 Youper 創辦人 Jose Hamilton 醫師表示,對患者來說,第一大困難就是克服恐懼,因為心理諮商要求你對一個陌生人開誠佈公,討論你心裡最軟的那一塊,甚至一些不願意告人的祕密和羞於啟齒的想法;第二個困難則是高昂的諮商費用,特別在美國,諮商費用更是驚人。

與機器對話的效果比較難用客觀數據表示,但根據 Youper 資料顯示,用戶平均對話時間約 7 分鐘,超過八成用戶認為與機器對話後,減緩了負面情緒,並且有四分之一用戶,註冊 30 天後仍然持續使用他們的服務,或許能說明這類服務確實打中不少人的痛點。

聊天機器人之外,AI 對心理治療還扮演其他創新角色,包括偵測、診斷,甚至治療。美國新創 Quartet 運用 AI 設計了一個媒合與推薦平台,患者會在接受幾個測試之後,經由 AI 分析出適合的治療方法,以及推薦的醫師;Ginger io 則採用真人線上對話,搭配 AI 分析對話內容,來提升早期診斷並推薦適合的診所與醫師;瑞典新創 Flow,則是開發一款頭戴式的微電流感應器,搭配 AI 核心的手機 APP,根據憂鬱症患者的個人情況,發射微電流以刺激大腦神經元,達到改善憂鬱症的功效。

從內到外,人工智慧已從各方面進入心理治療領域,並正在發揮作用,而另一項新科技,則嘗試從感官著手,讓人變得更健康。

戴上 VR 眼鏡,一切都能重來

過去 3 年,VR(虛擬實境)並沒有如預言那樣走進人們的日常,然而在許多特定情景,VR 已經發展出非常實際的應用,其中之一就是心理治療。

VR 與心理治療或許不容易聯想在一起,但如果從諮商角度來理解,似乎並不意外。當人們長期累積負面情緒,並不斷承受日常生活的種種壓力,就容易產生心理疾病,最常見的就是憂鬱症和失眠。心理諮商透過對話,讓人面對壓力,進而釋放壓力,來排除負面情緒。一些諮商師則把腦筋動到 VR 上。已經有多家新創開發出導引式 VR 冥想,只要戴上 VR 裝置,就能幫你找回內心平靜,包括 Chakra VR、Provata VR、Relax VR 等,都標榜能透過冥想,協助用戶排解負面情緒。

VR 堪稱是目前沉浸感最強的穿戴式科技,幾乎讓人感覺處在不同世界,讓抽離現實變成可能,也是心理治療最看重的特點。2019 年,美國醫學會雜誌刊登一則研究,證實透過智慧手機 App 與 VR 裝置,能有效改善患者的懼高症。VR 對創傷症候群(PTSD)也有獨特的改善方式,因為 PTSD 通常是受害人遭遇某事件引起,雖然藥物和談話能幫助減緩,但 VR 能讓患者面對內心的恐懼,他們可以安全、無害的,再次面對恐怖記憶,並試著戰勝它。例如,空難生還者可能對搭乘飛機產生恐懼,就能透過 VR 模擬飛機起飛、降落等場景,讓其慢慢克服恐懼。

可能讓你感到意外的是,專家認為最有可能大幅採用 VR 進行心理治療的國家,將會是中國。首先,快速成長的國家面臨非常多變化,壓力自然也快速累積;其次,中國的心理治療資源還相當落後,根據統計,中國境內共約 3,000 家心理健康相關診所,擁有合格證照並受過專業訓練的專業人員,約 3 萬人。這已經難以應付中國龐大的人口,更不用說,這其中有將近八成人員與設備,是為了特殊精神疾病而準備,並非為大眾心理健康。另一方面,中國的心理健康失調患者中,有 90% 沒有接受過任何治療。無論文化因素、制度問題何者導致,這個巨大的缺口,或許能稱為中國心理治療市場的「後發優勢」,因為手機與 VR 裝置將有機會快速填補這個真空,就像行動支付,幫助中國民眾跳過傳統金融的一大段發展過程。

賺錢有道,攻心為上

無論人工智慧或虛擬實境,高科技的心理治療最終都要回歸到人,而人心總是難以預測。

英國牛津大學教授創辦的醫療新創 Oxford VR,上週剛開始進行大規模 VR 心理治療測試,儘管許多患者和醫師都躍躍欲試,但創辦人 Daniel Freeman 強調,每種處方都因人而異,VR 是一種新治療手段,但不能因為它方便、自主性高,就妄想使用 VR 後就不用看醫生,或是放棄其他治療手段。同時,他也指出,複雜的科技背後,如果缺乏心理治療的專業技能支撐,會對患者產生更糟糕的影響。

Uber 前副總裁 Andrew Chapin 在 2016 年離開 Uber 後,就看中心理治療市場,創辦了 Basis。他認為心理諮商診所的高額收費並不合理,因此創造了一個平台,讓使用者選擇自己遇到的困難領域,並與「半熟心理師」談話,提供建議與排除壓力。「半熟心理師」指的是受過心理諮商專業訓練,但並未獲得證照的工作人員,讓 Basis 成功壓低人力成本,每次對話長達 45 分鐘,收費 35 美元,比起一般諮商師收費 300 美元便宜很多。然而,募資將近 400 萬美元後,Basis 於 2019 年 6 月悄悄關閉了網站與 App,更糟的是,團隊中最重要的心理諮商專業人員,也是團隊的科學負責人已經離職。

許多人認為,Basis 的失敗在於提供對談的人員缺乏足夠專業,而失去用戶信任。然而,這一點點挫敗並未動搖風險投資(VC)對心理健康新創的信心,包括提供企業員工心理健康訓練的 Unmind、Blackthorn Therapeutics 及線上心理諮商服務 Talkspace ,都相繼在今年完成最新一輪募資,其中 Talkspace 的募資金額更突破 1.1 億美元。顯見,投資人對心理健康的市場期待,依然非常強健,在這批新創之中,就藏著下一隻獨角獸也說不定。

(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