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大停電總統震怒,連鎖反應顯現集中電網脆弱性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8 月 14 日 8:00 | 分類 能源科技 , 電力儲存 follow us in feedly


印尼電力系統一直以來以電網極不穩定、隨時會跳電聞名於世,印尼人也習以為常,但 2019 年 8 月 4 日,印尼發生 14 年來規模最大的停電,整個西爪哇大斷電,包括首都雅加達也斷電 8 小時,影響高達 2,130 萬人,有些地區 30 小時後才恢復供電,引起印尼總統佐科威震怒,要求國營電力公司(Perusahaan Listrik Negara,PLN)解釋為何既然知道經常跳電,卻沒有任何備援措施?

這起大斷電的直接發生原因,可說驚人的微不足道。身為熱帶國家的印尼,樹長得太快沒有修剪,以至於觸到高壓電線發生走火,火燒輸配線路,讓中爪哇的溫加蘭到八馬蘭輸電線路斷線;斷線造成的電網電壓突降,使 7 座燃氣發電廠因自我保護跳機,跳機後造成電力供需失衡,進一步引發其他發電廠連鎖反應跳機,最後造成整個西爪哇全面跳機。

一點小問題都會導致大斷電,背後的結構問題極為嚴重,主因是印尼國營電力公司在政治壓力下電費收入過低,政府雖然給予補貼,但補貼不足以彌補營運損失。另一方面,許多地方政府常常故意不繳電費,使國營電力公司甚至威脅要斷電才能收到電費。如此長期經費不足下,國營電力公司仰賴舉債度日,為了節省開支,電力系統老舊也無法汰換,輸配線路無力完整維護,甚至故意維持低備轉容量以節省成本,這些走在刀鋒上的營運措施,在在使電網操作彈性極低,一旦有任何意外,就會發生斷電。

用電量成長快速,造成供電不穩

印尼隨時發生小規模斷電是家常便飯,唯有爪哇島身為首都所在地及國家的首善之區,特別受重視,供電較穩定,國營電力公司在爪哇的供電以小型燃油發電廠分散各地來支援,用此較區域化的電網規畫方式避免一口氣全數斷電。即使如此爪哇島還是免不了有局部斷電,上一次爪哇島全面性大斷電,發生於 2005 年,當時爪哇與峇里島全面斷電 5 小時,影響高達 1 億人口。

近年來印尼用電量成長快速,供電不穩狀況更快速惡化,佐柯威在 2014 年當選時,繼續前任總統政策,宣稱要增加 35 吉瓦(gigawatt)發電容量,但在國營電力公司經費不足的情況下,進度緩慢,至 2019 年 6 月,目標只達成 10%。

大斷電之後佐柯威震怒,且立即將所有的錯都怪到國營電力公司身上,大斷電造成國營電力公司本身損失 900 億印尼盾(約新台幣 1.98 億元),此外還得賠償 8,390 億元印尼盾(約新台幣 18.5 億元)的用電戶損失,且佐柯威不許由政府預算支付,而是國營電力公司得自行減員工薪來湊出賠償。這政治性手法,對國營電力公司可說是雪上加霜,未來恐怕只會造成更頻繁、更嚴重的大斷電。另有陰謀論認為,這次雅加達大斷電對商業造成嚴重影響,是電力公司故意放手,要讓高層知道問題嚴重性。

印尼電網超級不穩定,固然是人謀不臧所致,但也顯示集中式電網的脆弱特性,所有人都連到一個大電網,正常營運時看似規模越大越穩定,但發生意外時,卻會造成連鎖反應,使根本無關的地區也跟著斷電。台灣也發生過類似經驗,中台灣電塔倒塌,就造成全台全面斷電;815 大潭電廠人為意外事故,大潭電廠約占台灣供電量一成,一按錯按鈕導致突然停機,結果是全台發電廠跟著跳機而全面大斷電。

印尼電網缺乏應變調度能力

印尼電力以燃煤發電為主,所謂「不穩定」的新能源發展相當緩慢,太陽能僅占 0.16%,風能僅占 0.13%,火力發電達 85%,可再生能源中,主力也是「穩定」的水力發電、地熱發電、生質燃料發電,也就是說,印尼的電網極度不穩定,與發電方式無關,印尼有大比例基載燃煤電廠,煤業支持者號稱穩定發出一定電力,但電網發生意外時,根本缺乏應變調度能力,反而被動跟著跳機,並非「穩定的力量」。

印尼發電仰賴燃煤,與成本也有絕對關聯,在國營電力公司捉襟見肘下,燃煤是不二選擇,因此,儘管佐柯威總統口頭稱燃煤造成空氣污染及因應碳排放問題,要開始減少燃煤發電,實際上國營電力公司根本沒有減少燃煤的計畫,目前正興建 39 座燃煤發電廠,並正規劃後續 68 座燃煤電廠。

印尼的案例雖然是特殊情況,但這個特殊情況也可讓我們體悟,迷信集中式大電網與基載燃煤發電,實際上對電網穩定性貢獻有限,反而成為不穩定的來源,真正的電網穩定性,來自於多元化、分散化,將風險局限,而非一旦發生意外,就全面停擺,利用各種不同發電方式的不同特性,混合應用達成穩定,避免骨牌式連鎖反應,例如,太陽能發電不會像火力發電廠因為電壓突降保護性跳機後,要一段時間才能重新啟動,能源儲存系統在類似意外發生時則有相當重要的支援作用。

無論如何,這次大斷電顯示印尼的電力系統極度脆弱,印尼用電仍在快速成長,問題還在擴大,政治人物可以一時切割、推卸責任給國營電力公司,但長期來說,無可避免的還是要進行實際的解決問題,勢必加強興建新電廠,提升總體發電容量,同時也需要更新改善老舊輸配線路,更需進行能源多元化、分散化,為此投資可再生能源可望加速;並因應一天到晚斷電,需引進電網及能源儲存等備援系統,無論傳統電廠還是新能源,都是相當龐大的商機。

(首圖來源:Perusahaan Listrik Negara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