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經濟革命,OTT 掀起千億美元商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9 月 21 日 17:11 | 分類 數位內容 , 電子娛樂 , 電視 follow us in feedly


Netflix 原創影片《羅馬》今年在奧斯卡奪得 項大獎,沒有票房紀錄電影竟然抱走小金人,氣走一票好萊塢大片商。串流影音平台的蓬勃發展,不僅顛覆引領全球娛樂事業的好萊塢等媒體生態,它掀起的產業革命更如巨浪般襲來,打造超過千億美元商機,但卻也暗藏許多暗礁,讓各國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你現在追什麼劇?」這句話似乎已經成為時下最流行的問候語,家裡的遙控器很多被棄置在一旁,取而代之的是手機、平板,不論是在捷運上、咖啡廳,只要能使用行動裝置的地方,都可以看到使用者目不轉睛地盯著螢幕,他們看著來自美國、南韓甚至是遠至冰島所出產的電影電視劇,隨時隨地和其他國家的收視者同步感受劇情的高潮起伏,等待著謎底揭曉的那一刻。

今年 月 21 日,當紅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完結篇,帶動「公視+」會員數突破 40 萬,CATCHPLAY 線上影音更湧入近 400 萬連線數。「我覺得 OTT 真的救了台灣」,台北市電影委員會總監饒紫娟這樣形容。

全球 OTT 串流影音平台 Netflix 看上台劇潛力,大張旗鼓插旗台灣,上個月底在台北舉辦記者會,由 Netflix 國際原創內容總監諾斯(Erika North)領軍,邀請 Netflix 首批華語原創作品《罪夢者》、《極道千金》、《彼岸之嫁》的導演分享創造理念,讓低迷的台灣戲劇圈,燃起熊熊希望。

亞洲總部設在新加坡的 Netflix 2016 年 月進入台灣市場,今年邀請了包括多國媒體記者參加位於洛杉磯日落大道總部舉行的 Labs Day 活動,其中就包括台灣的《中央社》,展現對台灣市場的重視。

從租售 DVD 起家的 Netflix,不過 20 多年時間,發展成全球串流影音龍頭,根據 Netflix 財報顯示,今年第二季全球付費訂閱用戶數突破 1.51 億,營收達到 49.2 億美元。

Netflix 開啟 OTT 串流影音數位內容新頁,愈來愈多投資機構、電信商投入產業鏈,也吸引好萊塢大咖演員加入拍攝作品。看準串流影音商機龐大,跨國大企業今年開始紛紛宣示投入這場眼球藍海經濟競爭行列。

蘋果執行長庫克(Tim Cook)宣布 Apple TV+ 以獨創影片與 Netflix 拚場;迪士尼(Disney)今年 11 月將在美國推出線上影片串流服務 Disney+,與網路串流影片巨頭 Netflix 分道揚鑣,成為競爭對手。

美國跨國企業挾龐大資本來襲,也讓台灣與南韓等亞洲國家備感壓力,OTT 發展不僅是經濟,也是文化傳播,未來 2年將進入關鍵發展階段。

OTT 產值翻倍飆漲,估 2023 年將達 1,290 億美元

OTT 是 over-the-top 縮寫,民眾只要上網,可以隨時隨地用手機、平板電腦甚至電視機螢幕觀賞自己想要的內容。這股影音革命浪潮,也帶來了可觀的數位商機。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 Digital TV Research 針對全球 138 個國家調查,包括線上電視戲劇及電影 OTT 產業,2018 年總營收較 2017 年成長約 160 億美元,預估將在 2023 年達到 1290 億美元,較 2017 年的 530 億美元翻倍成長。

不過,串流影音產值仍集中在少數國家,連文創產業發達的南韓,發展也未臻成熟。

Digital TV Research 預估,美國、中國、日本、英國、德國等前 大 OTT 影音產業發達國家至 2022 年營收將在全球占比達到 69%;其中以美國位居主要領導地位,2023 年產值預估達 477.91 億美元,占全球產值比重超過 1/3;其次則為中國,預估成長至 259.67 億。

亞洲文化內容輸出重鎮,南韓他山之石可供借鏡

南韓文化體育觀光部文化產業政策局科長金定勳分析,內容產業近期遇到最大變化是 Netflix 等跨國串流服務平台興起。

《中央社》記者獨家前往首爾採訪發現,KBSMBC 以及 SBS 等傳統三大電視台,對 OTT 崛起不敢掉以輕心,不僅合作建構 OTT 平台 POOQ,也於今年 月 18 日攜手電信業者 SKT,推出新平台 wavve,朝用戶破千萬方向努力。

不過,南韓韓脈文化集團代表金亨駿感慨,南韓技術、資源、資金都不是問題,還是沒有辦法發展出像 Netflix 一樣的平台。

傳統電視業者面臨 OTT 新興媒體來勢洶洶挑戰,戰戰兢兢,但對大部分內容創作者而言,卻對這股 OTT 金流翻轉原創環境,抱持相當高期待。

在首爾忠武路的南韓製作公司 Realies Pictures 代表元東淵直言,OTT 會帶來正面影響。他透露目前正在與 Netflix 洽談拍攝《與神同行》電視劇版,但製作費高昂,是一般電視劇的 到 倍,「一般電視台怎麼付得起?只能找大的平台業者」。

南韓電影振興委員會電影政策研究院組長都東駿則強調,南韓內容業者多認為像 Netflix 這類大型國際OTT,會帶來新作品製作的資金來源,作品也可以透過多元管道播出。

南韓跟台灣一樣,也面臨境外 OTT 大軍壓境以及本土 OTT 業者發展難題,KBS 內容事業組長金智昊說,要管制境外業者並不容易,反而可能影響消費者權利,比起將目前最大的 Netflix 趕出國內市場,二分天下會是更好選擇。當然,這個策略也可增加迪士尼等其他境外大型業者進入本國市場難度。

OTT 戰國時代,台灣走向國際先從內容出發

饒紫娟說,今年上半年,台灣電影後製產業業績大約掉了 到 成,但電影拍攝數量卻僅下降 11% 至 13%,「嚴格來說,劇情長片往下掉,但網路電影電視劇協拍申請數卻一直往上竄」。

事實上,隨著 OTT 平台蓬勃發展,觀眾消費行為朝向個人化、行動化發展,觀影管道產生變化,也會間接改變電影播映策略。

饒紫娟說,台灣影視文化界相當關注 OTT 發展,Netflix 等跨國 OTT 平台發展快速,台灣才剛起步,但「即使現在晚了,也不能不做」,除因 OTT 產業還沒發展到毫無獲利空間外,站在國家影視發展角度,也不能任其發展,因為一定會凋零,因為中國也在搶人才。

到底台灣應該發展平台還是內容,南韓 OTT 學會會長成東圭建議,台灣內容不如南韓強盛,但在 OTT 潮流下,更應該發展內容,因為內容代表一國的文化、精神與內涵。

76 號原子」董事總經理楊志光也與南韓專家看法相同,他認為,「OTT 平台生意比較本土,但內容卻可以走到國際」,楊志光認為,台灣影視走向國際,該從「內容」出發,如果發展國際平台,恐怕事倍功半。

未來 2年大概會是台灣 OTT 產業戰國時期,整併後可能剩下 2家比較大的業者,但饒紫娟樂觀說「至少有一家占一席之地,就算贏了」。

(作者:廖禹揚、吳柏緯、江明晏;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