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價 40 億美元的機器人披薩車,為何一夜之間沒戲唱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1 月 23 日 11:00 | 分類 機器人 , 食品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軟銀願景基金 1 千億美元投資中,有 Uber、WeWork 等巨無霸,也有一家數百人規模的機器人披薩創業公司 Zume。

Zume 曾是點石成金的「神話」:成立兩、三年的披薩店,可在資本鼓吹下成為估值 20 億美元的獨角獸,目標是顛覆餐飲業,號稱要做餐飲界的亞馬遜和特斯拉。

然而 WeWork 倒下推倒了第一張骨牌,Zume 成了軟銀投資又一家遭遇大洗牌的公司。

餐飲業的亞馬遜和特斯拉

一輛漆成鮮豔蕃茄紅色的披薩車開出山景城的披薩工廠。這是 Zume 最輝煌的時刻:軟銀以 20 億美元估值,進行 3.75 億美元投資,一時間,Zume 成了人們口中餐飲業未來的亞馬遜和特斯拉。

但 Zume 不是普通的披薩店。CEO Alex Garden 的宣傳中,Zume 高層來自 Comcast、星巴克、Lyft、嬌生,陣容強大,履歷熠熠生輝;是一家非常有科技分量的新創企業,「使用機器人和自動化顛覆食品業,融合機器學習、大數據、定位、物流管理、智慧烤箱等技術。」

翻譯成人話,就是接到披薩訂單後,Zume 會在貨車裡把披薩烤完,再送給客人。披薩製作大部分流程由機器管線完成,只搭配少量員工輔助。每台外賣車有 6 台烤箱,每輛車每小時可烤 120 個披薩,讓客人吃到最新出爐的披薩。

但 Garden 還表示:「 Zume 的魔力在於,能在人們下單之前,預測他們要吃的口味。」

Zume 相信,這種貨車行動廚房不僅可以做披薩,還可以做優酪、沙拉,向全美和全世界複製模式。

有噱頭的科技、大量資金、估值飆漲的企業、改變全球餐飲業的願景──就是軟銀投資企業的配方。

去年 12 月,有消息稱軟銀有意對 Zume 進行另一筆投資,使估值達 40 億美元。擁有上萬家門市的必勝客,市值才 85 億美元。

但在軟銀眼裡,這筆投資完全值得:Zume 是未來餐飲界的亞馬遜和特斯拉,前景廣闊,涉及新零售、食品消費、供應鏈管理等亟待科技顛覆的產業。

不過披薩有個最大的問題,就是吃過的人都覺得不好吃。

機器人披薩獨角獸

矽谷的魔力在於相信創造,尊敬顛覆,不會嘲笑夢想與失敗,因為許多瘋狂的想法在這裡成為現實。這就是創新不至於被扼殺,科技沃土的魅力所在。

一旦這種精神用於吹漲估值,就成了泡沫。比如披薩店使用機器手臂,就變成科技獨角獸。

拿掉所有光環看 Zume,原本是很有矽谷特點的新創公司。

Zume 披薩還是中央廚房、傳統外賣的路,顧客在電腦或手機端下單,店收到訂單後開始做披薩,迅速送上門。

與眾不同的地方,一是自動化應用到披薩生產,把製作工序分割成麵餅製作、塗醬料、擺入烤箱,交給機器手臂完成。至於放料這種略複雜的工序,還是要人工完成。

這真的只是最簡單的自動披薩產線。在大型超市販賣的冷凍食品,背後基本都是這種工廠管線的產品,含鹽量超標,口味刺激。Zume 不過是把大工廠的食品產線,搬到外賣的貨車裡。

Zume 另一個賣點,是採用車廂式的行動廚房,解決美國外賣超長送餐時間的問題。但有客人訂餐時發現,把烤爐裝在車上,一邊烤披薩一邊送餐,也只是噱頭,實際訂單還是普通的外賣車送披薩。

這類商業模式是否經濟、受客戶喜愛,還需要時間驗證。

不只 Zume,矽谷是個迷信機器人和人工智慧的地方,還有其他花式機器人店供人們參觀。

比如機器人咖啡 Cafe X,永遠不乏專程去點咖啡的「觀光客」。標準姿勢是刷卡點單,然後拿出手機開始錄影。

錄著錄著就發現,機器手臂其實只負責來回搖擺賣萌,移動咖啡杯到指定位置。

叫它泡杯濃縮咖啡再拉個花?做不到。

這樣的自動化,距離人們想像的機器人咖啡師、機器人大廚,還遠得很。

最後的披薩

也許只有激進的軟銀願意為這故事買單,但當軟銀在自身損失和外界壓力下開始反思貿然的投資策略時,Zume 的故事也就難以為繼。

Zume 披薩之前已和軟銀談成新一輪融資意向,但直到機器人披薩業務宣布關閉,這輪融資都沒能完成。軟銀忙著挽救 WeWork 的敗局,挽救第二支願景基金的募資信心,Zume 則傳出裁員 80% 的消息。

不只 Zume 披薩,去年 10 月底,軟銀投資的汽車短期租賃公司 Fair 解雇 40% 員工以及首席財務長。Fair 曾有高達 5 倍的增長速度,從軟銀和其他公司籌集 5 億美元後,估值達 12 億美元。

軟銀還投資過以「遛狗」為業務的創業公司 Wag 3 億美元。去年 12 月,軟銀將股份虧本出售,Wag 去年裁員 182 人。

即便 WeWork 危機爆發,軟銀驅逐 WeWork 前 CEO 時,矽谷還有投資人表示,如果軟銀願意投資,他們也願意拿出錢。現在他們願意拿錢出來,軟銀也不願投資了。

Zume 披薩關停風波中,傳出一些對軟銀的指責,如「鼓勵採取打破規則和不可持續的手段。」Zume 披薩創始人也在訪談提到,如果沒有宏大到改變世界的願景,很難獲得投資者關注。

矽谷曾最引以為傲的,是企業成熟的發展週期,按節奏融資,按計畫成長。

工業自動化沒有錯,商業創新沒有錯,錯的是脫離實際估值、居高不下的燒錢率,以及魔幻主義式的想像,大躍進規劃顛覆產業的未來。

Zume 還在澄清,此次裁員率沒有達 80%,只有解雇 53% 員工,共計 252 人。Zume 也稱沒有倒閉,而是轉型做包裝盒,用更環保的甘蔗取代塑膠,做成包裝, 「從本質上講,隨著我們擴大規模,這有助於拯救世界。」但曾吸引無數視線的機器人披薩網站,還是為自己寫下了墓誌銘。

經歷偉大的 4 年之後,我們奉上最後一塊披薩。感謝所有支持我們的人。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Zum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