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回收 iPhone,蘋果能變成「有礦」的公司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1 月 26 日 13:00 | 分類 Apple , iPhone , 環境科學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蘋果在美國德州奧斯汀市有間工廠,在這裡,工人的主要工作並不是生產新裝置,而是要「摧毀」從世界各地回收的舊 iPhone。

舊 iPhone 只是蘋果回收項目的一部分,環境部門副總裁麗莎‧傑克森(Lisa Jackson)近期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談到未來的目標,希望有朝一日蘋果能脫離對採礦的依賴,達成生產製造自給自足。

可礦從哪裡來?自然是從回收裝置取出來的,要不就是藉助可再生材料回饋給生產線。

這基本重申了蘋果「循環供應鏈」的願景,最早出現在 2017 年蘋果發表的《環境責任報告》,而 20182019 年報告,蘋果也提及此項目的進展。

很重要一點就是回收流程設計。去年 4 月《愛范兒》採訪蘋果德州工廠時也報導過,很多傳統回收流程都採取非標準化的人工拆解方式,不僅造成污染,且很多回爐鎔解後的金屬純度都不夠高,無法滿足再生產的要求。

也因如此,早在 2016 年,蘋果就公布自研的 iPhone 回收機器人 Liam。這是擁有巨大機器手臂的裝置,可像「剝水果」將 iPhone 6 的零組件逐步分離,並送到指定回收區域,降低不同類別的金屬相互污染的機率。

到了 2018 年,蘋果還推出升級版「Daisy」機器人,能自動辨識 15 種 iPhone 機型,平均每小時拆解最多 200 支 iPhone,還能處理傳統回收機構無法回收的材料,如 iPhone 震動馬達的鎢,進一步提升蘋果的回收廣度和比率。

表面上看,蘋果對回收的重視,顯然是有考慮到環保議題對品牌形象的影響,且某些時候,回收還可當成刺激消費者換新機的手段。

比如近幾年,蘋果都會在官網首頁或門市的顯眼處,放上「以舊換新」立牌或海報,鼓勵用戶將舊 iPhone 賣回給蘋果,這樣就能以更低價格獲得新裝置。

但包含回收流程等的「循環供應鏈」這件事本身,仍是有許多挑戰的項目。

如果說減少碳排和降低能耗,都還能靠發展清潔能源和最佳化生產流程,那麼讓廢棄的電子裝置完全不浪費、等量地回到市場,並可年復一年循環,就得在原材料使用時先探索最佳用途和取捨。

目前,蘋果已分類評估裝置生產可能用到的數十種元素和原料,其中一部分確實有回收再利用的可能性,且需求量較大,如錫和鋁,蘋果往往會將拆解後的部件寄給上游回收廠,處理完的原料再還給蘋果。

但也有一些原料如稀土元素,本身用量很小,且傳統機構技術無法回收,蘋果只能開發新技術解決;至於塑膠,蘋果則尋求新材料取代。

經過兩年努力,我們確實看到蘋果取得部分成效。

2017 年起,蘋果就在所有 iPhone、Mac 和 iPad 等裝置主板使用 100% 再生錫焊料,使 2019 年蘋果少開採近 2.9 萬噸錫礦。

2018 年,蘋果推出採用 100% 再生鋁機身的 MacBook Air 和 Mac mini 機型,其中一部分鋁金屬就是從 iPhone 回收。

2019 年 iPhone 11 和 iPhone 11 Pro 系列的震動馬達,也是由 100% 回收的稀土元素製成。

2019 年 12 月,蘋果還從美國鋁業(Alcoa Corporation)和力拓鋁業(Rio Tinto)購買第一批「無碳鋁」。官方介紹裡蘋果強調,這將為全球鋁金屬製造業帶來革命性的進展。

如字面意思,「無碳鋁」在生產時可做到二氧化碳「零排放」,轉變成排放氧氣,原因在使用更先進的導電材料取代碳,這項目同樣受益於蘋果投資。

可以說,掌控自家產品關鍵元件,以及部分金屬原料可在不同產品線通用的情況下,蘋果確實有能力使用原材料同時又回收,重新運用到下一批產品。

▲ 鋁屑回收後,會用於 MacBook Air 和 Mac mini。

國際礦業和金屬理事會主席湯姆‧巴特勒(Tom Butler)也認為,蘋果可能是整個產業裡唯一有實力做到 100% 自給自足目標的公司。但這並不代表其他公司能模仿,畢竟背後需要雄厚財力支撐。

一些分析師也表示,蘋果定下的「100% 循環」目標過於理想化,因電子垃圾的回收率一直都維持在低程度,除了隨意丟棄和交易的,更多只是簡單處理就直接進入垃圾掩埋場。

何況,蘋果也無法回收所有賣出的 iPhone,僅靠目前數百萬台的拆解量,還難以彌補每年上億台 iPhone 的生產需求,等於蘋果還很難擺脫對地球礦產的依賴。

美國能源部下屬的關鍵材料研究所主任艾力克斯‧金(Alex King)就說

回收鋁已是產業較成熟的領域,問題是稀土元素,雖然用量很小,但大部分機構也沒有能力回收,你只能從礦山取得。

之前文章也提及,隨著各類聯網裝置增多,不少科技企業和電動車公司都加快與礦場合作,以確保獲得鋰電池關鍵原料「鈷」的穩定供應。

事實上光是電池,只要人類還沒有找到合適的代替品,各大礦場就不用擔心生意受影響。

拆解網站 iFixit 還在 2019 年的文章表示,對大部分回收商來說,需要的是電子產品回收的「通用方案」,而不是一台只能分解 15 種 iPhone 的昂貴機器手臂,因為那並不會帶來實際經濟利益。

如果蘋果真的考慮環保,就不應只聚焦裝置回收,同時也應降低維修難度,能給第三方維修,讓消費者使用裝置更久一點。

這也是人們經常吐槽蘋果的點,尤其是和蘋果推行的環保策略放在一起,就會有種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感覺。

2019 年 5 月,OneZero 曾獲得一次和蘋果 AirPods 回收商聯絡的機會。和 iPhone 這種具備成熟回收方案的裝置不同,對 AirPods 這種密封性裝置,工作人員稱必須使用鉗子等工具撬開外殼,再取出電池和音訊磁碟機。

最關鍵的是,目前 AirPods 回收的利潤還無法覆寫回收成本,整個回收工作是在蘋果願意彌補回收商虧損的情況下才得以實現的,僅僅是證明了這副耳機的可回收性,但顯然不具備大規模普及的價值。

說到底,身為以硬體銷售為核心的商業公司,讓蘋果不鼓勵用戶更新、不賺取利潤,反要絞盡腦汁留住消費者口袋裡的老裝置,本身就是不切實際的事。

但和個人隱私放到檯面上一樣,對坐擁上兆市值的蘋果來說,環保和獲利兩邊始終處於微妙的平衡。

假如沒有商業成功,那麼蘋果不必強求面對大眾,肩負起和自己龐大體量相當的社會職責;只是為用戶帶來體驗更好的產品,而不去拯救地球,大概也不會遭非議。

不是每家大公司都把「只影響世界,不影響地球」這件事放在心上。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蘋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