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不了課金文化,手機遊戲發展「撞牆期」面臨的問題面面觀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1 月 27 日 12:00 | 分類 手機 , 遊戲軟體 , 電子娛樂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如果要說近十年來,什麼事改變了當代遊戲產業,那麼智慧手機橫空出世,絕對可視為重要里程碑。手機遊戲使現代人體驗電子娛樂的管道、形式與內容,有了天翻地覆的轉變,進而帶動整個遊戲產業蓬勃發展,也造就了新開發者、新品牌,甚至新遊戲類型誕生,產值至今仍蒸蒸日上。

如果將所有智慧手機都視為一台遊戲主機,那麼這台裝置的滲透率,比起過去所有掌上型、家用型娛樂主機都要讓人驚豔,這也反映手機遊戲之所以能短時間爆發的主要原因,莫過於「方便取得」成為最大優勢。

即便經歷過數年發展,手機遊戲到現在都還藉助裝置效能改善不停進化,即便創新腳步兩年有些放緩,但相較其他遊戲主機,手遊產業還是有絕對的活力與朝氣。

台灣是全世界手機遊戲最重要的市場,民眾接受度高、消費力強、選擇也十分多元,更沒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審查限制。回顧 2019 年,台灣能看見的手遊產品,仍舊百家爭鳴,有新玩法如放置類、戰棋類竄起,也有主打懷舊牌的各種 M 化遊戲陸續推出,就連訂閱制風潮也來手遊產業參一腳,可見這塊大餅人人想搶。

正經歷撞牆期的手遊市場

電子遊戲其實是非常成熟的產業,即便不斷注入活水,總還是有新鮮感匱乏的時候。

此外,手遊開發成本相當浮動,個人開發者可用幾個月時間,就寫出一款擺上貨架的遊戲,即便作品本身沒什麼內容。

其次,手遊的「課金」、「轉蛋」、「抽獎」等微交易系統,也被抨擊為壞文化,消費者或許能免費體驗遊戲的核心部分,但三不五時就被要求花錢,才能繼續攻略遊戲,甚至取得成就感,否則進度將永遠停滯不前,這樣剝削玩家的機制讓一部分傳統遊戲開發者相當不齒。

重磅 IP 力求續命

當然,手機遊戲產業並非沒有意識到這些問題,且也試圖改變。舉例來說,一向以自家平台為傲的任天堂,也在手機推出《瑪利歐賽車巡迴賽》、《寶可夢大師》等經典 IP 延伸的新作品,或像《決勝時刻》這類老牌射擊大作,也都能在手機看見蹤影。

相同的概念其實也反映出「M 化遊戲」的大舉成長。舉凡《魔力寶貝 M》、《落汗 M》、《石器時代 M》等,這些以往於 PC 擁有死忠客群的網路遊戲,IP 至今仍是經典不敗,到手機且 M 化之後,保留的舊系統、舊劇情,吸引老玩家之餘,也讓遊戲本身品質增添保障。

善用手機的操作優勢

至於遊戲玩法方面,過去開發者都只想到善用「觸控螢幕」,忽略了智慧手機還有很多不同於家用遊戲主機的硬體特色,例如 GPS 定位與相機 AR 實境互動。

《Pokémon GO》透過地理定位與 AR 技術,打開手遊作品全新的體驗方式,經歷 3 年發展後,去年看見更成熟、更複雜的《哈利波特:巫師聯盟》,以及擁有無限可能性的《當個創世神:地球》(Minecraft Earth)。

此外,沒有時間壓力、打開掛機就能取得成就感的「放置類遊戲」,去年手遊市場也是大爆發。這些放置類作品善用手機攜帶方便、隨時填補個人空閒時間的優勢,獲得一席之地,更成為某些玩家生活的一部分。

如果玩家很不喜歡免費手遊的課金文化,又覺得單買高品質、大製作的付費遊戲太貴,那麼如 Apple Arcade 這類的訂閱制服務,就是未來相當具備潛力消費模式。

(本文由 T客邦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