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 30 億美元資金入場,Rivian 是否能擠下特斯拉?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3 月 03 日 15:00 | 分類 汽車科技 , 電動車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1 月某個普通早晨的 8 點,伊利諾伊州諾莫市(Normal)的氣溫依然在零度以下。

Rivian 廠房前的小池塘結了冰,現在這個占地 260 萬平方英尺的設施還是建築工地,Rivian 花了 7.5 億美元大舉翻新,為年底準備。屆時,Rivian 的電動卡車、貨車與 SUV 都將從這裡走下生產線。顯然,工期才是第一。

(Source:Rivian

雖然整修中的廠房看起來混亂不堪,但能俯瞰整座廠房的 2 樓辦公區已修繕完畢,之前這裡是這座工廠的主人──三菱汽車的高層辦公室。

過去,想上 2 樓必須得穿西裝,而現在 Rivian 依照自家密西根研發與設計中心的樣子,打造成巨大的開放工作空間,不但有自助餐廳,還有拋光水泥地板和充足的自然光。顯然,Rivian 認為這就是公司的品牌理念──融合工業與戶外美學(畢竟越野性能是 Rivian 主打之一)。

創立於 2009 年的 Rivian 一直很低調,直到 2018 年底才打破隱形模式,憑藉電動皮卡 R1T 和電動 SUV R1S 迅速竄紅,去年更連拿 4 次融資,總金額高達 28.5 億美元,而這些錢就是 Rivian 的未來。

「搞定了清潔、塗裝和設備安裝工作後,這裡每年就能生產 25 萬台電動車了。」37 歲的 Rivian 創始人兼 CEO Robert Joseph Scaringe(相對於馬斯克 Elon Musk 稱號是鋼鐵人,業界稱 Scaringe 是超人)說。

在大而不倒的汽車巨頭面前,新生的獨立汽車公司相當脆弱。綜觀汽車歷史,100 多年來能做到這一點的也不過兩個人。到了 21 世紀,如何大規模量產更成了許多公司死在「新手村」的主要原因,而電動車量產更危險(想想一路跌跌撞撞的特斯拉,可是花了 16 年才學到一點經驗)。

Rivian 的崛起也意味著,電動車市場不再是特斯拉的後花園,21 世紀的第 2 個 10 年是電動車爭奇鬥豔的舞台。

Oppenheimer 研究顯示,純電動車與插電混動車去年最後一季僅占美國汽車銷量 2.2%,而 2.2% 的市占率中,純電動車僅分走三成蛋糕。不過,電動車的被動局面正迅速扭轉,2018 年全球電動車銷量才 510 萬台,到今年有望達 2,100 萬台,2025 年則為 9,800 萬台。這個 10 年過去後,預計 2030 年能賣出 2.53 億台電動車。

當然,打造一輛電動車的難度絕不遜於傳統燃油車,廠商必須在類似電池組和驅動系統下大工夫。綜觀整個行業,這方面算得上成功的也只有特斯拉了,不過馬斯克一路走來也是跌跌撞撞,甚至差點「死」在半路。

「我們花了大量時間發現並理解不同廠商的做法,」Scaringe 說。「同樣的,我們理解與設計和量產相關風險也投入不少精力。當然,做好這些工作到底要花多少錢,Rivian 也有研究。」

Rivian 估值達 55 億美元,也就是說手握 20% 股權的 Scaringe 搖身一變成了新晉的 10 億富翁。藉助雄厚資本,Rivian 的團隊規模幾乎是原來 3 倍,從 2008 年的 700 人猛增到現在 2,000 人,而這些人是車輛能否順利量產的核心。

不過,有些事情不是錢多就能辦到,30 億美元真能圓了 Scaringe 的電動車之夢嗎?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Rivian 一路走來比馬斯克順利多了。2003~2008 年,特斯拉融到 1 億美元用於量產 Roadster,但這款上太空的電動跑車很快就被 Model S 趕下王位。至於 Model S 量產,則需要至少 3.5 億美元(2010 年 IPO 時特斯拉市值 17 億美元)。好不容易搞定 Model S,特斯拉又在 Model X 的鷗翼門摔了一跤。SEXY 組合的第三款車型 Model 3 量產更是一言難盡,供應鏈問題和馬斯克「機器製造機器」的生產製程大躍進,讓這款大眾車型直接延期 2 年多。正常交車後,Model 3 又爆出各種品質控制問題,特斯拉一直相當被動。

據悉,為了解決這些問題,特斯拉投入數億美元。為了確保 Model 3 順利量產,特斯拉更背了數十億美元債務。

既然經驗老道如特斯拉都得絆倒這麼多次,沒有任何量產經驗的 Rivian 又如何,Scaringe 這麼有信心嗎?答案當然是 No。Scaringe 也承認:「恐怕會有各種麻煩接踵而至。」不過,他依然堅信能克服任何困難,畢竟 Rivian 是為複雜地形而生。

「超人」Scaringe 的超級願景

高中時 Scaringe 就想創辦汽車公司了。不過與大多數愛車男孩不同,Scaringe 是扎實學習工程學。2007 年,他加入麻省理工斯隆汽車實驗室(在這裡拿到機械工程博士學位)同時也改變了願景。

「隨著研究更深入,我越來越清楚認識汽車帶來的問題,包括地緣政治、氣候、空氣品質等,這些問題讓我內心糾結異常。」他回憶。正是這個契機讓他放棄了燃油跑車計畫,轉攻電動車領域。

2009 年博士畢業後,Scaringe 回到家鄉佛州並正式創立 Rivian。他和團隊花了 4 年研發一款雙人座敞篷電動轎跑,但喜愛戶外運動的他感覺這款車還是不太合己意,皮卡和 SUV 才是真愛。

Rivian 走隱形模式的 10 年,Scaringe 還開發了創新力十足的「滑板」平台,完成電池組、懸掛系統、電機和車輛控制晶片整合。2018 年 11 月,Rivian 終於揭開面紗,在洛杉磯車展發表重磅車型 R1S(7 人座 SUV)和 R1T(皮卡)的原型車。這兩款冠以「探險車」之名的電動車不但外形相當有辨識度,還配備最新潮的連網及各種駕駛輔助功能。

(Source:Rivian

如果進展順利,Rivian 2021 年預計可交付 2 萬台電動車(R1S 與 R1T 合計),到 2022 年增至 4 萬台,營業額也將分別達 14 億和 28 億美元。與其相比,特斯拉 2016 年時賣出 2.5 萬台 Model X。

除了打頭陣的 R1S 和 R1T,Rivian 還準備了另外 3 款車,不過要到 2024 年才能亮相。雖然 Scaringe 不願提供更多細節,還是透露,其中一款體型更小價格也會較低。如果 Scaringe 能把價格壓到 5 萬美元以下,馬斯克肯定得頭疼一陣子,畢竟從外形看來 Cyber​​truck 可沒有 R1T 的接受度高。

當然,現在特斯拉依然是美國電動車市場的絕對統治者,市占率接近 80%。除此之外,Rivian 還得面對其他競爭對手,比如賓士 EQC、奧迪 e-tron 和捷豹 i-Pace 等。除了一眾豪華品牌,現代和起亞等廠商也會推出針對大眾市場的電動 SUV 產品,價格可能 4 萬美元不到。

在皮卡市場,Rivian 雖然能避避 Cyber​​truck 的風頭(2022 年才量產),但福特和通用也都虎視眈眈準備推出電動版皮卡。

汽車研究和諮詢公司 AutoPacific 分析師 Ed Kim 認為,「電動車市場的機會多著呢。」如果 Rivian 能從特斯拉嘴裡搶走一塊蛋糕,就有機會成為電動車市場的第二極。

「許多專家都做過類似預測,在我看來電動車市場還有多個關鍵因素正在發酵。」加州理工教授 Steven Low 解釋。其中之一是不斷增加的續航里程,另一個是充電設施逐步普及,第三個則是一再下探的車輛售價。

性能方面,Rivian 確實有金剛鑽,不但能在續航超越最強的市售電動車 75 英里,還能 3 秒鐘完成 0 至 60 英里加速。更重要的是,Rivian 的車型有很強的越野能力,這是特斯拉力不能及。

除此之外,Rivian 也有自己的充電站網路建設計畫。「充電網路的研發正在同步進行。」Scaringe 說。至於車輛價格,R1T 起價 6.9 萬美元,R1S 起價為 7.25 萬美元。不過 Rivian 暗示,發表前售價可能下調,但相關細節不願詳談。

顯然,最終 Rivian 到底定出什麼價,還得看合作夥伴願意燒多少錢了。

Rivian 的獨特優勢

短期內從亞馬遜、福特和 Cox (全球汽車服務公司)等公司拿到 30 億美元「戰爭撥款」對 Scaringe 來說確實是個好開始。不過如果拿特斯拉的歷史當前車之鑑,就會發現 30 億美元根本不夠。好在,Rivian 能提供特斯拉無法帶來的重大機遇。

簡言之,Scaringe 的幾大金主能帶來的可不只銀彈。就拿福特來說,將攜手 Rivian 打造另一款電動車。「我們負責提供平台,福特則搞定車身和內裝。」Scaringe 說。雖然 Scaringe 對計畫細節三緘其口,但可以肯定的是,福特與 Rivian 合作的產品將掛上豪華品牌林肯的 Logo。

對於電動化未來,福特規劃了多條道路。除了與 Rivian 合作,福特還自行開發電動野馬 Mach-E,未來還有混動和純電版的 F-150。除此之外,去年還正式與福斯結盟,欲共同開發新的電動車平台。

按照原計畫,福特要在 2022 年前推出 40 款電動車型。

亞馬遜則同樣有求於 Rivian,希望 Scaringe 能為其開發一款電動貨車。因此,他們直接給 Rivian 下了 10 萬台貨車的超級大單,且 2022 年底前就要交付 1 萬台,2024 年這些貨車將全部編入亞馬遜車隊服役,成為電商巨頭點對點物流網路的重要節點。如果 Rivian 順利完成任務,未來絕對不愁新訂單。

Rivian 的三大金主中,恐怕對特斯拉殺傷力最大的是 Cox。眼下,特斯拉在美國 30 個洲有超過 100 家服務中心,而 Cox 在全美則掌握了超過 5,500 萬個服務點。這就意味著,R1T 和 R1S 在維修保養方面絕對沒問題。除了維修保養,Cox 還會在二手銷售上與 Rivian 進行長期合作。

活下來且活得更好?

雖然造的都是電動車,但 Rivian 和 Scaringe 就像它們工廠所在地城市的名字一樣不疾不徐,而馬斯克則是另一個極端,馬斯克特別張揚。對鋼鐵人來說,Twitter 是他的陣地也是市場行銷前線,而「超人」Scaringe 則低調又溫和,家人在他的生活中是重點。當然,這段時間 Scaringe 也忙得要死,他一週有 5 天時間都要拉著行李箱穿梭於 Rivian 的 4 個辦公室之間,以確保公司不會在進度上出問題。

2015 年 7 月三菱工廠關閉時,諾莫市的居民都相當沮喪。「這件事太讓人傷心了」,市長 Chris Koos 說,「工廠的關閉讓 1,000 多人丟了飯碗,對整個社區帶來了巨大的負面影響」。

即使 2017 年 Rivian 花 1,600 萬美元買下這座工廠,當地居民也是滿腹狐疑。好在,這種負面情緒很快就消散了。「Rivian 對我們社區的生活方式很感興趣,這裡的教育、住房和交通都相當便捷」,Chris Koos 市長說。去年夏天,Rivian 甚至專門抽了一天時間來回答諾莫市民的各種問題。現在,Rivian 在這裡招起工來可是容易多了。

萬事俱備,Scaringe 現在的任務是帶領 Rivian 順利跨過第一個量產週期並盡快擴大生產線。雖然現在判斷誰能贏得電動車之戰還為時尚早,但 Rivian 肯定是那個可以活下來甚至活得很好的公司。Navigant 的 Sam Abuelsamid 甚至認為,未來 Rivian 甚至會比特斯拉走得更遠。

「如果要說誰能在近期量產更多車,那肯定是特斯拉無疑。不過從更加實際的商業角度來看,Rivian 成功的機率更大,因為他們的產品更加全面。」

當然,這個判斷實現的前提是 Rivian 能順利搞定旗下電動車的量產工作。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Rivian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