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防災食品」追求極限,不但保存期限長達 25 年還要好吃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3 月 07 日 11:07 | 分類 食品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食物保存期限是為了讓我們在食物狀態最好的時候享用,和最佳賞味期限的區別,有很多文章都科普過。在保存期限(最佳食用期)內,食物的安全有生產商保證,但保存期限以外呢?

過了保存期限後,腐爛和氧化就成了食物的兩大殺手。隨著時間過去,被它們盯上的食物口感會越來越差。如果你吃到過期食品只覺得難吃,還算運氣好,更高可能性是吃完後直接放倒,住進醫院。

防災食品就是針對腐爛和氧化下手的特殊食物,用盡一切可能延長保存期限。

一般來說,防災食品都能儲存 3~5 年。如果要做到 25 年超長期儲存,需要高度乾燥處理,把水分去除到極限(最高 98%),透過脫氧劑去除容器內氧氣,用有效的方法密封容器。

使用這種方法,防災食品在常溫下正確保存,有 25 年超長保存期限也有可能。但沒有大量實驗資料和經驗,將水分去除到極致完全不可能,這出眾的技術實力也是日本諸多抗災食品廠的標誌之一。

▲ 冷凍乾燥機的大小與火車差不多。(Source:nippon

這和古人保存食物的原理一致。葡萄乾、臘肉、肉乾同樣是去除水分獲得更長保存期限。只是相對今天更成熟的食品業加工技術,以前臘肉等方法也不可能做到去除 98% 水分。

不過也不是所有食物都能儲存 25 年,能超長待機 25 年的防災食品終究還是少數。正因如此,1978 年開始生產防災食品的 Sei Enterprise 才會自豪地宣傳生產的防災食品理論可儲存 25 年。

和大多數人想的不一樣,這些長久待命的食品不僅是壓縮餅乾之類的乾糧,還有湯、粥、麵。

▲ 這些食物保存期限有 25 年。

蔬菜湯、奶油雞肉湯、蝦肉粥、餅乾都是 Sei Enterprise 的主打產品,甚至還考慮到吃的時候是否有熱水等問題,不同條件下有不同吃法。

更長的保存期限也代表更高的價格,主打的奶油雞肉湯就要價 8,400 日圓。雖然一大罐能吃 10 餐,但價格絕對算不上高 CP 值。

不過廠商自有辦法說服因價格遲疑的民眾。官網就著重宣傳 25 年保存期限的防災食品,能減少每家更新防災食品的麻煩。

可存 25 年最大的好處是時間。因保存期限很長,所以可有計畫地增加儲備。例如,可保存 5 年的緊急食品每 5 年需更換,所以如果每年增加 100 份,5 年後依然無法儲備 500 份以上。但如果選擇保質期 25 年的食品,因為是 25 年後才需要更新,所以可儲備 2,500 餐,增加 5 倍儲備量。

到了第 25 年,儲量會有很大的差異。

日本防災食品,不只有超長保存期限

在 25 年超長保質期的防災食品外,還有很多 5 年、8 年保存期限的食品在種類豐富度更勝一籌。台灣人熟悉的吉野家就推出不同口味的牛丼罐頭,能儲存 5 年還有多種熱門口味,都賣到缺貨。

甚至有包裝好看的 5 年保存期限麵包。

日常麵包一般保存期限 3~5 天,防災麵包則是 3~5 年。麵包裝在鐵罐裡,還有多種口味可選。

當然,價格也是普通麵包好幾倍。

▲ 日本頗受歡迎的防災麵包,有 3 年和 5 年兩種保存期限,越長價格越貴。

同樣針對防災食品下過一番苦工的 Sataka 對口味也不甘示弱,推出義大利麵和飯系列,炒飯、牛肉炒飯、蘑菇義大利麵、奶油義大利麵都只要加水就能食用。不過多種口味背後則是保存期限的妥協,種類豐富的防災食品保存期限只有 5 年。

▲ Sataka 的防災食品有 12 種。

3 年起跳的保存期限和豐富種類其實只是日本防災食品的標配,同樣成為標準的還有對特定人群的照顧。

較長的保存期限外,日本防災食品還考慮到食物過敏族群和特定信仰族群需要遵守的戒律問題。

2019 年 8 月,關西地區多家企業正為預測到的南部海域大地震做準備。此時,日本一家超市正在銷售 6 種防災儲備產品,包括蒸糯米和馬鈴薯燉肉。值得一提的是,這些食品都不含「7 種主要過敏原」,沒有小麥,也沒有蛋。

注意過敏原是日本防災食品界的約定俗成。即使是粥、飯類的防災食品,廠商也會在包裝標示食品含有的過敏原,幫助消費者根據自己的需要選擇,避開過敏原,而不會在關鍵時刻因食物過敏送命。

▲ 防災食品都清楚標示出過敏原。

防災食品也不少宗教食品影。日本神戶名為 Hinomoto Shokusan 的工廠,獲得清真認證,可製作符合伊斯蘭教義的加工食品,目前在研發清真防災食品,希望提供伊斯蘭教徒可吃的美味防災食品。

豐富選擇、美味保障、較長清真防災食品之外,日本防災食物的包裝也與眾不同。

5 年保存期限的 Glico 奶油夾心餅乾罐背面就貼心附上應付災難的小備註,成為傳達資訊的另類管道。這些資訊能在特殊時期安撫消費者,幫助消費者安心度過非常時期。

除了提供資訊的包裝,更多日本防災食品是與一般食物一樣的包裝。製作防災食物 IZAMESHI Deli 的杉田公司商品開發部的今掛里美,接受媒體採訪時分享了設計防災食品包裝的心得。

現在大家都能吃飽,所以好吃已是理所當然的事。正因如此,我不想讓大家覺得防災食品是「災難來臨時才吃的不好吃食物」。從包裝資訊意義看來,我希望商品包裝不是非日常,而是融入日常設計,體現食物的美味。

我希望大家認為這是平時也可以買來吃,「日常吃也好吃」很重要。

▲ 防災食物 IZAMESHI Deli。(Source:ぐるなび

除了好看,包裝設計也夠用心,各方面都顯示「不給災區人民增添麻煩」的設計理念。

據 FBIF 食品飲料創新介紹,日本防災食品包裝還會追求「最簡化」,不需要烹飪條件,也不需要打開包裝的工具,一切只為了讓人更方便食用。

會為保存期限 5 年的防災麵包多設計紙托,這些細節都展示日本設計防災食品的貼心和誠意。

從應急食物到抗災食品,都是日本的災後總結

雖然上面提到的幾個品牌都有數十年歷史,但日本抗災食品的發展並非一帆風順。

就以最先提到的 Sei Enterprise 為例,以為數不多能儲存 25 年的抗災食品來說,創始人平井進 1978 年還在從事資料儲存相關業務。正因如此,他反而開始研發有超長保存期限的抗災食品。

我們需要儲存 50~100 年資料,那也要保證處理資料的人類糧食也能儲存 50~100 年。

▲ 日本老報紙刊登的防災食品廣告,當時產品多為美國進口。

1981 年,抗災食品已出口到俄勒岡,但那時候也只賣出 100 萬份。安靜默默發展的時間裡,和日本登山會一起征服中國皇冠峰,支援阪神大地震。但要等到 1996 年保存期限系統建立,才開始寫上 25 年食品保存期限,此時他們才更像防災食品品牌。

到了 2000 年,Sei Enterprise 終於售出 1,000 萬份。再往後推 16 年,賣出 3,000 萬份。品牌銷量逐步提高背後,是日本抗災意識逐步建立。

▲ 防災食品脫水前的冷凍程序。(Source:nippon

這一切都需要契機,對位處地震板塊又是海島的日本而言,海嘯、地震之類的突發災難都是抗災食品的「契機」。2011 年 311 大地震後,日本開始深刻反思危機處理各環節的諸多不足。2012 年 4 月出版的總結書就有關於防災食品的超長篇幅:

地方政府和家庭儲備的緊急食品的絕對數量很低,沒有水和暖氣幾乎無法吃,但地震後水和暖氣沒辦法短時間恢復。此外,倖存者長期災區生存條件中,很少有大量且多樣化的食品儲備。且很多應急食物在保存期限到期後馬上丟棄,從未食用。

重要的是,我們要改變觀念,從傳統的「應急食品」(儲存者認為不會使用的食品),轉向「防災食品」(為災難準備的食品)。這些食品平常也可吃,災難發生時就特別有用。

311 大地震後,經冷凍乾燥技術處理的防災食品受到特別關注。開始習慣購買防災食品的日本人也在這領域有更多品牌和種類。

而其他國家,冷凍乾燥技術還是常用於生產藥品和即溶咖啡。日本出色的防災食品在別國看來仍只是極佳的露營旅行食物。

從一次地震學會「事先投資」的日本人,當然不只食物出色,大一點從房屋建築到特殊裝潢材料,小一點從簡易廁所到 GPS 逃生箱,囊括了各方面。

日本為未來可能發生的災難充足準備,只是為了在未知的環境能堅持下去。

(Source:FNN Prime

有個資料能了解日本交了多次學費後進步多少。以武漢肺炎千金難買的口罩為例,日本茨城縣中部水戶市不是著名的經濟區,也不是交通樞紐,但卻常備占常住人口 55% 的口罩存量,以防意外。

「災難準備」調查問卷中,有 7% 表示準備十分充分,60% 表示已採取部分措施應付未來可能發生的災難。

就像為員工購買足夠防災食品的 Principle Consulting Group 公司代表秋山進所說:

在未知的時代,我們要做明確的準備。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ei Enterpris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