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 Imint 成「抖音王朝」最大功臣,中國四大手機製造商皆為客戶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7 月 28 日 8:45 | 分類 AI 人工智慧 , app , 新創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抖音(TikTok)與影片部落格(Vlogging)時代裡,隨時製作看起來很專業短片的巨大需求已然出現。如同靜態影像,智慧手機短片不僅依賴鏡頭與感測器,同時也仰賴強化演算法。瑞典公司 Imint 創辦人兼執行長  Andreas Lifvendahl 認為,某種程度這些程式碼比硬體更重要,旗下軟體已強化約 2.5 億台裝置的影片製作,大部分來自中國製造商。 

「智慧手機製造商提供各種攝影機解決方案,例如運動感測器、陀螺儀等,但我想強調的是,真正的區別在軟體。」Lifvendahl 表示。

2014 年推出深度學習強化影像軟體 Vidhance,2015 年公開上市

2007 年成立的 Imint 是從瑞典烏普薩拉大學(University of Uppsala University)分拆的學術研究團隊,最初幾年都在開發航空偵蒐軟體,就像許多尖端創新產品在國防市場找到第一批客戶。2013 年,Lifvendahl 看到智慧手機普遍風行時代的到來,以及將國防無人機使用相同技術,引進隨身手機的巨大商機。

「智慧手機公司在攝影機技術投入大量資金,這是明智的舉動,」他回憶:「日常生活很難找到與消費者有直接關係的功能,相機就是其一,是因人們想記錄自己的生活。」

隔年 2 月,Lifvendahl 參加西班牙巴塞隆納舉行的世界行動通訊大會(Mobile World Congress,MWC),以評估供應商的興趣。不出所料,許多參展商都是想尋找合作夥伴的中國手機製造商,他們立即對 Imint 的解決方案有興趣,Lifvendahl 回家後便開始著手調整自家智慧手機軟體。

沒多久,Imint 旗下主要針對 Android 的強化軟體套件 Vidhance 很快發表。如今可透過深度學習即時提高影片精準度、減少動態效果、追蹤移動物體、自動校正水平、抑制雜訊並增強其他方面。

為了尋求成長期資本,Lifvendahl 於 2015 年底在斯德哥爾摩證券交易所公開上市。次年,當時正在智慧手機市場大舉追趕的中國電信裝置巨頭華為(Huawei)成為 Imint 第一大客戶。

從手機端擴展到其他影像記錄裝置,美中貿易戰導致無法兼顧美中兩個市場

中國手機製造商高度競爭的特性代表很容易接受凡能幫助他們脫穎而出的新技術,另一方面呈現的莫過於競爭的激烈程度。中國科技業以快速發展備受推崇(但也惡名昭彰)。所有滯銷品會在幾個月內碾碎報廢。「在某些方面,中國非常像美國,不但直截了當,而且也很投機。」Lifvendahl 回顧他與中國客戶交手的經驗表示。

這種快速步調也滲透到手機製造商的開發週期,這對創新來說不見得有好處,只能反應市場趨勢,而沒有超前思考(是蘋果擅長的領域),也沒有足夠的市場研究。Lifvendahl 表示,儘管內部充滿爭執,但他對中國製造商能「推出如此高品質的手機」感到驚訝。

Imint 透過找到難以破解的利基市場而得以蓬勃發展。儘管競爭肯定有,且通常來自日本和中國大型公司,但對專注一件事且做好的小公司來說,總是找得到市場。Lifvendahl 將公司比為「角落一家專賣昂貴喇叭的 Hi-Fi 高音質音響精品店」。另一方面,他的競爭對手是擁有大量影像軟體的沃爾瑪(Walmart)。

Imint 約四分之三收入來自使用技術的專屬軟體授權費。一些客戶根據使用 Imint Vidhance 的裝置數量支付授權費,另一些選擇定額年費,其餘收入來自 SDK 軟體開發套件或工具授權費,以及維護費用。

Imint 目前為全球 20 家客戶提供軟體,包括中國四大智慧型手機製造商華為、小米、Oppo 和 vivo,以及高通(Qualcomm)和聯發科等晶片巨頭。TikTok 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還達成一項協議,將 Imint 的軟體整合至錘子科技(Smartisan),後者去年將核心技術出售給字節跳動公司。Imint 開始將目光從手機轉移到其他能從動作攝影機、消費性無人機、執法用隨身攝影機等高品質影像記錄受益的裝置。

到目前為止,Imint 並沒有受美中貿易緊張局面太大影響,但 Lifvendahl 擔心,隨著兩個超級大國朝技術自力更生發展,像 Imint 這種局外人會很難進入各自為政的市場。「我們是身處中立小國的小公司,所以我們不會對任何人構成戰略威脅。我們只想幫助客戶解決難題。」Lifvendahl 掛保證表示。

(首圖來源:Imint

關鍵字: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