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後,蘋果遊戲訂閱服務仍然尷尬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10 月 15 日 8:45 | 分類 Apple , 數位內容 , 網路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台灣時間 10 月 14 日蘋果舉行了第二場秋季發表會,iPhone 12 系列果然引起關注。而發表會之前,Twitter 就流傳 Apple Arcade 升級版的小道消息。

爆料者 10 月初就稱,蘋果欲增加投資 Apple Arcade,讓開發者在平台推出類似《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這類開放世界遊戲。中國遊戲《原神》近期的市場表現,證明這類作品在行動端的競爭力。對 Apple Arcade 而言,正需要提升服務與內容庫,改善用戶續留與付費率。

外媒有過報導,稱蘋果對 Apple Arcade 寄予厚望,投入 5 億美元預算保證內容品質。然而上線一年,蘋果遊戲訂閱服務似乎早褪去光環。

不到半年,入庫產品越來越少

2019 年春季,Apple Arcade 橫空出世。

當初這項行動端剛興起的遊戲支付模式被看好,甚至有人說,蘋果帶頭做訂閱模式,有望震動行動遊戲業現狀,重塑玩家的習慣。

Apple Arcade 真正上線是 2019 年 9 月。除中國市場外,對全球超過 150 地區開放,每月支付訂閱費 4.99 美元,玩家可玩到無廣告、無內購的精品遊戲;開發者無需考慮賺錢問題,安心做出好遊戲即可。

Apple Arcade 首發 50 多部作品,到去年 11 月,官方宣布陣容達 100 款。當時 Apple Arcade 以每週更新 4~5 款遊戲的速度擴張。

然而好景不常。進入 2020 年後,Apple Arcade 陷入「擠牙膏」狀態:截至 10 月 10 日,新增遊戲才共 30 款。這或許有受疫情影響,不過下半年入庫作品目前也才剛過兩位數,顯然情況未好轉。

今年 7 月,彭博社曝光 Apple Arcade 所有狀況。蘋果終止部分開發者合約,原因是不滿現狀,急需一些持續可玩的遊戲改善 Apple Arcade 的玩家續留率,因此調整計畫。

入庫產品數量變少、終止部分合約,加上蘋果要升級遊戲訂閱服務的傳聞──種種跡象顯示,Apple Arcade 礙於玩家規模,暫時還無力「重塑遊戲業」。

數億美元投入後,仍缺乏後勁

訂閱制在家機平台雖已是主流,但近幾年才被視為遊戲業的未來,如今 Apple Arcade 發展受挫,或許會讓人質疑:訂閱制還行不行?

蘋果從未公開遊戲訂閱服務玩家規模,不過蘋果研究網站 Above Avalon 做過預估:到 2022 年,Apple Arcade 玩家數將達 3 千萬(排除中國市場)。

另據 App Annie 統計資料來看,美國玩家已有相對成熟的訂閱付費習慣。今年 1~6 月,美國手遊市場訂閱變現模式占全體 7%。

可見遊戲訂閱服務很有潛力。畢竟玩家能感覺到優點:花少點錢,玩更多遊戲。微軟遊戲訂閱業績也證明這點。隨著入庫產品不斷增多,9 月 Xbox Game Pass 訂閱數正式突破 1,500 萬人。從1,000 萬到 1,500 萬新里程碑,微軟僅花半年。

粗淺的觀察:能否持續提供豐富優質的遊戲,是訂閱模式吸引玩家的關鍵;而投資數億美元後,蘋果其實沒有準備夠多夠好的內容。

Apple Arcade 的開發者陣容很豪華,有卡普空、科樂美、萬代南夢宮及 Square Enix 這類大廠,同時也集結《饑荒》開發商 Klei、瑞典工作室 Simogo、《紀念碑谷》團隊等知名獨立遊戲開發商。

▲ Simogo 工作室的《Sayonara Wild Hearts》。

上述廠商的新遊戲都集中 2019 年 9~11 月上線 Apple Arcade。

但 2020 年之後,只能零星看到一些有名氣的作品,如小高和剛(代表作《槍彈辯駁》系列)與打越鋼太郎(代表作《極限脫出》系列)共同製作的《死亡行軍俱樂部》,以及《機械迷城》開發商解謎新作《嘎吱作響》等。

由於蘋果策略,Apple Arcade 目前類似「蜀中無大將」,處境很尷尬。

蘋果未曾幫 Apple Arcade 開設排行榜,大眾無從得知哪款遊戲最受歡迎。從淘寶商戶的交易回饋來看,中國玩家大部分都是為《海之號角 2:失落王國的騎士》嘗試蘋果遊戲訂閱服務。

蘋果的遊戲訂閱服務,為何陷入尷尬?

問題到底出在哪?大概是因與其他遊戲訂閱服務不同,蘋果 Apple Arcade 走了一步險棋。

像微軟 Xbox Game Pass、Sony PlayStation Now、EA Access 等,入庫遊戲多數已經早期市場驗證,有了明確的市場接受度,而 Apple Arcade 不問成績,直接將尚未發售的作品納入麾下。

蘋果早期的算盤,或許是搶下精品遊戲獨占權,吸引玩家付費訂閱。但問題在於:市場接受度不明,後續上線表現也許會低於預期。

開發者當然樂意將風險轉嫁給蘋果,自己沒有後顧之憂,更能專注開發遊戲。一名加入 Apple Arcade 的 15 歲開發者 Spruce Campbell 就曾表示:「人們都想玩免費遊戲,所以設計遊戲時必須考慮怎麼賺錢,我認為這會對充分揮創意造成阻礙。」

▲ Apple Arcade 宣傳影片。

開發者能自由發揮的前提,是資金到位;但蘋果現在似乎不願意繼續承擔風險了。7 月初,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稱,蘋果除了終止部分合約,還要求開發者製作類似《勇闖寶石山》(Grindstone)這類會讓用戶沉迷的作品。

蘋果並未正面回應報導,不過 Apple Arcade 今年的作品,鮮少有限時獨占等特徴。如當初蘋果發表會展示的《Hot Lava》、《The Pathless》等,後來都選擇多平台上線。10 月 9 日剛推出的《島嶼生存者》,同樣也一起推出主機版與 PC 版。

▲《The Pathless》。

這情況或許代表蘋果並非一視同仁,對不符預期的作品,可能就不投入更多錢購買獨占權。當然還有另一種情況:部分開發者不願和 Apple Arcade 平台深度連結。

加入 Apple Arcade 有利也有弊。對開發者來說,負面結果可能是要交出話語權,淪為平台附庸,然後無法與玩家建立穩固的聯繫。《World’s End Club》開發者小高和剛接受日媒 Fami 通採訪時透露:「由於蘋果 Arcade 訂閱服務方針的限制,遊戲發售前無法宣傳太多。」

顯然蘋果想淡化開發者色彩,主力營造平台聲量,這也使 Apple Arcade 上線一年了,並沒有出現一款代表性的作品。

遊戲訂閱服務不香了嗎?

對遊戲時間充裕的玩家來說,訂閱制是頗有性價比的服務。不過對開發者而言,目前或許還不到完全擁抱這項新模式的階段。

人們還是需要有警覺性。以 Apple Arcade 的發展來看,平台未必是理想化的創意支援者,得到資金保障同時,也失去己身對市場的判斷力,以及放棄和用戶深度接觸的機會。

某 Apple Arcade 開發者曾對外媒 Waypoint 表示:

我最擔心的是未來,某些遊戲可能很難被玩家發現。並非所有遊戲都能得到應有的宣傳。事實上,蘋果似乎更願意投入精力推廣自家訂閱服務,而不是即將推出的遊戲作品。

儘管加入 Apple Arcade 的開發者可能已將銷量「置之度外」,但誰又能視若無睹自己應得的口碑?

(本文由 遊戲葡萄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蘋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