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再生能源越來越便宜,歐洲電價卻沒有跟進是為哪樁?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11 月 16 日 8:45 | 分類 太陽能 , 能源科技 , 風力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可再生能源成本越來越低,在資源較佳地區,甚至已經出現比燃煤發電還要便宜的情況,那麼最早發展可再生能源的歐洲,是不是電價越來越低,享受「先知」的好處呢?直覺的來想應該會是如此,但很不幸的事與願違。

事實上,歐洲發展綠能主要國家的平均批發基載電價,普遍來說不但沒有下降,反而上漲了,使得整個歐盟自 2015 年第四季到 2018 年第四季之間,平均批發電價上漲了每度電 0.02 歐元,這實在相當違反直覺,因為可再生能源的均化價格成本正快速下降,而可再生能源在西歐、北歐各國占總用電比例則快速上升,自 2015 年第四季到 2018 年第四季,可再生能源占總用電比例從 28.8% 提升到 32.1%。

價格降低的電力來源占比又上升,直覺來說,應該總體電價要反映成本下降才對啊?何況在北德等地區,過剩風能還常常造成批發電價變成負數,怎會沒能拉低平均電價呢?

其實這也並不那麼意外,有幾個基本數學因素,首先,可再生能源占總用電比例雖然提升,但也只不到三分之一,因此不是主要決定價格的因素,當歐洲積極減碳的同時,關閉燃煤發電,由燃氣發電替代,於是火力發電的成本就相對上升了。

其次,正式由於歐洲是布建可再生能源的先鋒,有大量可再生能源是在成本高的時候建置的,仍享受當時高額躉購電價補貼,就算新設的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這些老計畫還是一樣貴,因此總體成本沒能下降多少。

另一方面,新設風能與太陽能的均化成本雖然下降,但是可再生能源不具備調控性,為了配合可再生能源,以燃氣發電來調控,維持電網的供需平衡,而電價決定於「最後一度電」,就如同最新一筆交易決定股價。也就是說,用來達成平衡的燃氣發電,其價格決定了批發電價。因此,可再生能源的均化成本下降,除了北德與周遭區域特定時間風能過剩的特殊情況以外,大部分時候並未能反映在批發電價上。

放眼中長期發展,電價會逐漸反映成本?

然而,風能過剩的特殊情況,卻會為電力公司帶來虧損,為了彌補虧損,就把成本分散轉嫁到平時的電力上,其結果是,整體加總起來時,風能過剩的負批發電價,並未能拉低平均值。

即使目前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尚未能反映到批發電價以及消費者的零售電價上,但是隨著老舊高補貼高成本計畫逐漸期滿,政府政策漸漸放手,綠能的推動改由自由市場經濟因素運作,而非政府的推手,如此中長期發展下來,終究電價會逐漸反映成本吧?

這也未必,要視整體電網規劃。若是只是粗暴的以大量可再生能源取代火力發電,而並未發展能源儲存與智慧電網等提升調度能力的技術,由於可再生能源的容量因數大約為三分之一左右,也就是為了達成實際上同樣的發電量,發電容量必須規劃 3 倍,一旦氣候條件良好時全額發電,傳輸的壓力也是 3 倍,一旦氣候條件不佳,又要從其他地區調度電力彌補,導致電網傳輸容量需求大增。

若沒有相對應的電網傳輸容量建設,就會造成局部電力過剩的情況,而為了興建這些基礎建設,又會增加成本。然而,這個問題可透過智慧電網提升調度能力,策略性的布置能源儲存,化解需大量轉移電力的窘境,而免除必須興建大容量傳輸基礎設施的高額成本。

在這樣的發展下,最終電價還是應該能反映成本的下降,不過,在目前,唯一有反映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而電價下跌的歐洲國家,大概僅有西班牙。

當電價真的下降,又將帶來另一個挑戰,那就是,當各國補貼結束,連電價本身都下跌,可再生能源計畫該如何取得營收獲利?當獲利不再豐厚,資本市場投入的意願會降低,使得可再生能源的資金成本增加。如今可再生能源的硬體成本已經下降到占總成本比例越來越少,資金成本提高,將意味著可再生能源總成本無法繼續下降,甚至會上升。

重重關卡下,在可見的未來,即使可再生能源成本目前仍在快速下降,但電力價格並不容易跟著快速下跌,市場終究會達成平衡。即使在較遠的未來,各國終究達成百分之百綠能,導致「零邊際成本」的時代來臨,電力本身變得不要錢,但也不代表用電免費,因為電力公司將從出售每度電的現有商業模式,改為收取電力系統支援服務費用,終究羊毛還是出在羊身上。

(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