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離世後,社群媒體帳號該怎麼處理?一位絕症女孩有模範解答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1 月 03 日 0:00 | 分類 數位內容 , 社群 , 科技生活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當知曉自己生命的終點後,你會做什麼?不少人聽到這個問題時,可能都會猶豫一下,或愣在原地。這是極難回答的問題,也是沉重的問題,大多數人都不會遇到這種情況──人們總是活在當下。

但對露西(Lucy)來說並非如此,受身體健康限制,這是她不得不思考的問題,而她的答案也較特殊──將自己的社群媒體帳號、錄製的影像、甚至性格特徵等以數據形式保存,將這份「數位遺產」留給親人、朋友等。

將生活痕跡數位化,交給最愛的人

人離世後社群媒體帳號應該如何處理,一直以來都是熱門話題,把帳號交給直系親屬、徵求親屬同意後銷毀……各種答案都有。而露西選擇了較特殊的答案,和她的生活經歷有密切相關。

露西身患不明疾病,無法自理,生活起居大多在輪椅和床之間,連進食都得靠胃管,需要 24 小時護理,和母親待在一起成為她的日常,尤其疫情期間無法出門的情況下。

但這並沒有阻礙露西的樂觀,因身體限制無法走向更寬廣的世界,網路成了她與外界聯繫的窗口,經營 Podcast、Twitter,甚至 YouTube 頻道,記錄她的日常生活和個人經驗等。

露西還曾受邀登上 TED 演講,講述她的事蹟。技術既是她的生命基礎設備,也是生活的主要窗口。

▲ 露西的 TED 演講。

因此她有個相對特殊的願望,就是將自己的聲音、社群媒體、影像等內容做成數位遺產保存,讓需要的人可閱讀她的經歷,了解她如何對抗疾病、如何生活,同時也希望給母親有情感慰藉。

華爾街日報的記者喬安娜‧斯特恩(Joanna Stern)2019 年採訪露西,試圖為她尋找實現願望的新技術,並將整個過程拍成紀錄片

如果只是保存一個人的數位生活痕跡並不難,保存影像等數據即可,但露西想要有更容易查閱、系統化、容易感知的方式。

在喬安娜的幫助下,他們找到了詹姆斯‧弗拉霍斯(James Vlahos)。

▲ HereAfter AI 公司的創始人 James Vlahos。(Source:James Vlahos

詹姆斯是 HereAfter AI 公司的創始人,致力於記錄人們的語音、聲音特徵等,並根據這些數據由演算法調整後創建語音機器人。

Dadbot 就是詹姆斯以離世的父親為數據原型創建的語音機器人,他將父親的訪談紀錄、影像聊天等內容當作基礎數據,透過 AI 演算法調整,Dadbot 可回覆詹姆斯的問題,是以父親的口吻,甚至可安慰詹姆斯、講故事、唱歌等。

▲ 詹姆斯和 Dadbot 對話。(Source:Wall Street Journal

對詹姆斯而言,這些內容他大多都聽過,但語音機器人能再次展現父親的生活方式及和父親美好的瞬間,對他來說是不錯的情感安慰。

在詹姆斯的幫助下,露西成功將自己的聲音資訊數據化,創建出語音機器人並植入智慧音箱,喚醒音箱後,露西的母親嘗試和音箱對話,並詢問如何看待母親時,智慧音箱以露西的聲音回答問題:

媽媽是我一生的重要組成部分,她是使我成為自己的人……

智慧音箱的表現讓露西的母親有些驚訝,也有些感動。

比起純粹的影像或聲音資訊,智慧語音機器人顯然更強大,具備互動能力,能回答問題,能真正聊天,和真人相近的語調也能增加沉浸感,對部分人來說,這是難得的情感慰藉。

看到這,你可能會想既然語音機器人都可交談互動,為什麼不把它下載到人形機器人?

還真的有人這樣做,泰爾森基金會就是其一。

他們在探索數位永生

泰爾森基金會(Terasem Movement Foundation)是試圖驗證人的意識、思想能否數位化的公司,嘗試將人的聲音、語言特徵甚至回憶等數據處理後,下載到機器人,看它能否和真人一樣反應。

在志願者的幫助下,泰爾絲基金會成功創建出名為 BINA48 的機器人,和詹姆斯的語音機器人不同,BINA48 是長期採集數據的結果,數據量和類型更豐富,這讓它有一些性格「回饋」。

且 BINA48 是按照志願者外形打造,臉上有 30 多個控制器,可調控臉部,擁有和真人相近的表情。眼睛則安裝兩台鏡頭,可看著交談對象。

目前 BINA48 可和人交流,當聊到記者時 BINA48 還會表示緊張,不知道是否和這是台機器人有關。

▲ BINA48 與「原型」人物對話。

類似計畫還有美國作家安德魯‧卡普蘭,去年參與 Nectome 公司的 HereAfter 計畫,透過 AI 對話技術,將自己的記憶保存到網路,並以 Google Alexa 等智慧語音助理為出口。

計畫一旦成功,他將成為史上第一個生活在網路數位世界的人。

說到這,你是不是感覺這和《黑鏡》故事有些相似,《黑鏡》第二季就講述類似故事,妻子在丈夫意外去世後,借助丈夫在社群網路的資訊,下載到一台 AI 機器人,希望透過這種方式「復活」丈夫。

當人的聲音乃至記憶都能上傳到網路,並植入機器人,就能達成數位永生了嗎?

答案可能是否定的,技術是首要難關,BINA48 也不過能對話而已,偶爾還會因為 bug 當機,和真人還是有距離,哪怕是以真人數據為基礎。

第二個難關,也是最難跨越的,探索數位化永生是否涉及倫理問題?2014 年強尼戴普主演的科幻電影《全面進化》就有一幕,當妻子將強尼意識上傳到網路後,雖然重逢時十分欣喜,但久而久之也會懷疑這是不是自己的丈夫。

實現數位化永生後,這還是以前那個人嗎?這會對在世的人產生什麼影響?數位化永生是否損害人權?

一系列問題都很難找出答案。

技​​術不夠、有倫理疑問的現狀下,這些技術應用的地方或許該改變一下,在 AI 演算法、數據分析乃至語音等技術越來越先進的情況下,我們其實可以用它們保存生活回憶,乃至做成「數位遺產」,留給親友。

比起數位永生,更重要的是如何處理數位遺產

正如露西想保存自己存在的痕跡,將社群媒體等數據做成數位遺產陪伴母親,在新技術作用下,保留數位遺產變成可能,為在世的人提供慰藉。

這樣的案例並不少見,對機器人產生情感羈絆也並非不可能,之前日本有不少老人對 Sony 生產的電子寵物狗 Aibo 產生感情,機器狗是他們最好的陪伴者之一。

(Source:Aibo

經過長時間與主人相處,Aibo 可發展出「個性」,透過兩個鏡頭辨識家庭成員,並在日常生活收集圖像和聲音數據,了解主人的喜好,在主人低落時安慰他們。且 Aibo 數據可互相傳輸,也就是說即使一台 Aibo 損壞後也能將資料傳到另一台,和現在的「數位永生」多像。

Aibo 主人同樣十分愛惜它,會為它打扮,和它一起玩,有緊密的情感聯繫,也因此不少人會為自己的 Aibo 舉行葬禮。

電子寵物之外,也有人試圖「復活」真人,南韓 MBC 電視台曾播出名為《與你相見》的紀錄片,記錄技術團隊利用 VR 系統,幫助母親張智星再次見到因病離世的女兒。

同樣也是收集女兒的圖片聲音等數據,建立虛擬 VR 形象,當張智星再次見到女兒時,還是忍不住流淚。

紀錄片播放後,觀眾分成兩派意見,一邊認為這是對張智星的二次傷害,本來她就沉浸在失去女兒的悲痛中,更難在真實生活繼續前進。另一邊表示她身為母親,對女兒的思念極為迫切,在 VR 世界重逢是她的心願,當技術能做到,為什麼不做?

無獨有偶,創建 Dadbot 的詹姆斯也被人問到這問題,他的回答或許是不錯的答案:

Dadbot 只是工具,一個不完美的工具,它讓我方便懷念父親,而不是取代父親。

對詹姆斯來說,語音機器人是父親留給他的數位遺產。當人們離世後,社群媒體、影像、聲音等資料該走向何方,該開放還是關閉,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決定。

對眾多露西來說,這些數位內容是生活重要的部分,透過技術幫助,數據能更系統化、和真實世界相近的方式保存,就像語音機器人。人們離世後,這些數位遺產將以全新形式陪伴在親人左右,只要雙方都能接受且不涉及倫理問題,為什麼拒絕這種陪伴呢?

比起數位永生,目前技術更好的應用方向應是處理人們的數位遺產。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