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欺騙眼睛」,這些參加世界大賽的視錯覺你能看穿幾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1 月 09 日 0:00 | 分類 科技生活 , 科技趣聞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先來看這幅歪七扭八的畫,能看出什麼奧祕嗎?

▲ 2017 年度最佳視錯覺大賽亞軍,奧祕在交錯的黑白點。

用一直尺或卡片為參考物比對每條橫線,你會發現每條線都是平行的水平橫線,但拿走參考物後,即使腦子確定它們是直線,眼睛也會情不自禁看到它們詭異地變歪。

故弄玄虛並不是視覺錯覺圖的本意,迷惑眼睛才是初衷。世界有一群視錯覺愛好者,每年都會舉辦視覺錯覺大賽,選出當年最有趣的「迷惑行為」。

「迷惑行為」大賞

「年度最佳視錯覺大賽」(Best Illusion of the Year Contest)是由美國神經相關協會每年舉辦一次的視錯覺創造比賽,2020 年比賽於 12 月 10 日結束,來自世界各地的視錯覺愛好者票選出 2020 年最獨特的視錯覺作品。

2020 年冠軍為〈3D 版的施羅德樓梯〉。施羅德樓梯是 1858 年誕生的經典視錯覺作品,利用透視原理,讓觀眾無論從正向看還是旋轉 180 度,樓梯方向都不會改變。

作者根據透視反轉原理,用摺紙將原本 2D 樓梯以 3D 立體表現,從效果看來,錯覺感不遜於經典作品。

這種違反物理法則的樓梯究竟怎麼折出來的?作者揭曉答案後,大家才知原來這只是看起來像樓梯的平面而已。

亞軍作品〈是真的嗎〉也很有意思,「鏡子錯覺」是視覺錯覺非常流行的主題之一,作者用易開罐、西卡紙和相框就做出非常出色的「鏡子錯覺」效果。

移動鏡子,拿起易開罐,用力地砸向鏡子後就會發現,其實這裡面根本沒有鏡子。

眼見還真的不一定為實,鏡像的對稱有時候不一定源於鏡子,還可能是由於巧妙的擺放位置。

當看到扭動的字母時,感覺是剛性還是柔性?這是 2020 年季軍,名為〈不可能的網格排版〉。詭異的扭動讓字符底部變成頂端,前面反轉成後面,仔細看來,字母各部分都似乎朝不同方向旋轉。

但拆解後會發現,這些像莫比烏斯環一樣扭動的字符,其實都是由都是由幾個旋轉的剛性正方體拼接而成。

如果看完前三名還意猶未盡,還有很多雖然沒得獎但很有意思的作品。

例如〈太陽的幻覺〉利用點、線組成的旋轉多邊形,製造出非常有趣的現象,當我們盯著中心圓圈時,會感覺多邊形交點處像太陽射出光線。

這是由於當多邊形相交時,大腦會不自覺連接交點,出現特別亮的「光線」錯覺,當多邊形轉動一致時,「光線」錯覺也隨之消失。

日本團隊發現一種低成本 X 射線。威廉‧倫琴在 1895 年就發現用 X 射線可透視人體,而如今「X 光」燈並不神奇,用手機閃光燈照手指,你也能看到「骨頭」。

等等,這個閃光燈怎麼和我的不太一樣?其實「X 光」祕密不在燈,照出來的骨頭只是幾隻筆的玻璃反射倒影。

視覺錯覺和魔術最大的差別就在於,揭開視覺錯覺謎底的那刻,會感到「原來如此」的滿足感,而魔術總給人帶來「不過如此」的落差感。

根據前面介紹的作品不難看出,比起宏偉複雜的視覺錯覺,這場比賽更青睞以小見大的作品。將簡潔、不起眼的元素組合起來做出別出心裁的的效果,這也是視覺錯覺最大的魅力所在。

2019 年冠軍〈雙軸錯覺〉就是「簡約但不簡單」精神的最好詮釋,看起來只是線條交織而成的旋轉圓環,但問它是朝哪個方向旋轉,就變得有意思了。

是逆時針旋轉,還是順時針?

又或其實是沿著 Y 軸方向旋轉?

當注意力聚焦不同交叉點時,大腦第一直覺會跟著變化。

這是由於大腦總是傾向更簡單理解視覺信息,當我們看到一團複雜運動的 2D 線條時,會不自覺理解成簡單旋轉的 3D 圖形。

當參考點發生變化,想像中的 3D 圖也會改變,產生奇妙的錯覺體驗,而這種恍然大悟的感覺,也是視覺錯覺讓人上癮之處。

每年舉辦比賽,他們是認真的

這場比賽從 2005 年就開始了,2015 年正式成為一年一度的線上活動,無論在世界哪個角落,都可透過網路送作品參加比賽。

參賽者可將創意製作成 1 分鐘左右影像,提交到網站後,由國際評委小組評分,評分基準為:

  • 理解人類思維和大腦的意義
  • 簡潔描述
  • 純粹的美
  • 違反直覺的品質
  • 震撼性

評委小組篩選出前 10 名,再由世界各地愛好者在網站投票選出喜歡的作品,前三名可得到數千美元現金獎勵。

儘管金額不高,對這麼小眾的圈子來說,獎金的象徵意義遠大於實際意義。

仔細看大賽 LOGO,會發現也充滿了視覺錯覺元素──或說 LOGO 本身就是視覺錯覺作品。

大賽標誌由獎杯、波紋條痕及不斷變化的顏色三種元素組成,非常簡單卻構成上下兩個視覺錯覺:

獎杯上方左右顏色乍看似乎不一樣,總感覺一邊顏色更深,實際上這是受彩色波紋隔出的視覺色差影響,仔細比較會發現其實獎杯的顏色一樣。

獎杯底座則是經典的視覺錯覺圖,邊緣看起來就像兩張相對人臉,波紋加入也像為人臉加上頭髮,非常巧妙。

▲ 日本世博會的會徽「生命之光」。

井井有條的賽事安排,比日本世博會的會徽還有意思的 LOGO,讓人很難想像這竟然是由極小眾圈子舉辦的比賽。

如果留意獲獎者和評委成員的背景,會發現這場賽事並沒有表面上簡單。

▲ 反重力滑梯是杉原厚吉的經典作品之一,中心點其實是滑梯最低點。

參賽者大多都有學術或藝術等專業背景,例如拿過 5 年獎的頒獎台常客杉原厚吉,就是一位數學家,目前在明治大學擔任教授。

評委小組神經相關協會也多由科學家、醫生、神經學家和藝術家組成,專業性可見一斑。

▲ 透過研究視錯覺,創作時能避免掉進錯覺陷阱。

有趣的賽事背後,主辦方稱目的在於促進感知和認知的神經相關性科學研究,尋求將這些發現傳達給大眾,幫助提高醫學進步和整體意識。

事實上,我們生活中也廣泛存在利用視覺錯覺的設計或產品。

打破常規的新鮮感

拍攝科幻電影時,視覺錯覺總是能給人帶來科幻感。

▲ 整個場景都在圓軸轉動。

《2001 太空漫遊》、《星際效應》等科幻作品,利用相機與場景一起轉動的手法拍攝出主角在太空、異世界漫步的畫面,觀眾本能會以為背景是固定的,所以看到角色反地心引力運動的景象。

近十年最出色的科幻電影《全面啟動》也運用大量視覺錯覺元素,讓觀眾更沉浸於這場大型夢境。

我們都知道電影畫面其實是一幀幀定格畫面,之所以會動起來是因播放機以每秒 24 幀的速度播放,由於速度很快,可利用視覺停留欺騙眼睛,讓畫面「動起來」。

《駭客任務》拍攝子彈時間時更將視覺錯覺利用得爐火純青:拍攝現場有 120 台高速攝影機呈圓形包圍主角,每台攝影機隔 1/120 秒拍一個鏡頭。

後製時每台攝影機僅保留一兩幀畫面,連起來就會形成子彈時間的環繞特效。

(Source:Flightclub.cn)

生活產品採用視覺錯覺設計也不少見,例如前兩年風靡一時的二次元球鞋改造,用簡單的粗線筆簡單勾勒幾筆漫畫特有的陰影線條,就能營造打破次元壁的視覺錯覺感。

OPPO 新推出的 Reno 5 Pro+ 限定版,也用電流變色玻璃在背蓋做到模糊虛幻與現實的漫畫風格。

(Source:App Store

2014 年主打視覺錯覺冒險的手遊《紀念碑谷》,玩家透過互動看到許多不可能圖形產生,彷彿置身於艾雪畫中的奇妙世界,對空間有全新的看法。

IGN 評《紀念碑谷》為年度最佳遊戲,並稱讚創造一系列富創造性、思考性且奇妙的精心設計關卡,帶來批判性思考。6 年後再回頭看,依然配得上這份美譽。

艾雪的經典畫作《相對論》。

這些電影、設計和遊戲之所以給人視覺衝擊感,正是因為利用視覺錯覺打破人們對常規事物的理解,賦予不尋常的新形態。

而當我們沉浸於詼諧有趣的視覺遊戲時,充滿隱喻的畫面就像用逗貓棒戲弄貓咪,挑逗我們的大腦。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