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貂感染 COVID-19 之後?動物間病毒傳播對疫情的影響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3 月 27 日 0:00 | 分類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疫情持續延燒一年多,美國猶他州發現了一隻健康的野生貂被檢測出帶有新冠病毒。雖然在先前科學家就持續追蹤野生動物感染病毒的情形,但現在他們一直以來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這是首次野生動物確認感染。當病毒開始從人類傳播至野生動物族群中,病毒可能在多種動物體內潛伏並突變,在疫情平息後再次回到人類身上造成下一波疫情。

新冠病毒最早可能就是來自野生動物,證據顯示病毒最早可能來自一種菊頭蝠(Rhinolophus spp.),可能已經先傳染其他動物才輾轉進入人類群體。直至目前每天都有非常多的人類感染案例,因此人類還是該病毒主要的傳染源,但幾年後當人類的傳播被抑制,野生動物間傳播的病毒就會成為疫情再次爆發的隱患。

研究顯示新冠病毒除了感染野生動物之外也會感染家庭寵物或馴養的動物,如貓狗以及動物園的美洲獅、大猩猩、雪豹甚至養殖貂等。而先前養貂場爆發的感染也顯示受感染的動物能夠將病毒傳回給人類。研究人員並不太擔心家畜等馴養的動物爆發疫情,因為很容易透過隔離來防止擴散,但是病毒在人畜之間傳播會使根除疫情變得更加困難。

科學家擔心病毒會隨著在不同動物之間傳播演化,而病毒的突變及演化可能會使得疫苗抑制效果變差、病毒本身變得更危險或更易傳播。

在過去一年科學家不斷希望確認動物間傳播的風險。全球的科學家展開調查希望找到病毒擴散至野生動物的漏洞。世界各地的研究者對家中、動物園、收容所、獸醫院、農場乃至於野外的動物進行病毒檢測,將檢測陽性案例通報巴黎的世界動物衛生組織((World Organisation for Animal Health,OIE),並以電腦模擬和細胞與動物研究分析哪些物種最容易感染。

雖然目前發現動物感染新冠病毒案例並不多,有些科學家認為不必太過擔憂,但有些科學家則不那麼樂觀。因為新冠病毒可以感染的物種非常多,再加上病毒已經感染了非常多人,推測病毒有很多機會在人與動物之間傳播。人畜間病毒傳染很難被發覺,在野生動物上又更難研究,尤其動物病毒感染研究仍不是研究主流。猶他州發現的野生貂感染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繼續擴大調查應該會發現新案例。

群居物種的感染風險最高

在疫情最初,科學家特別關注豬的感染可能。因為豬隻能夠被包含流感病毒在內的許多病毒感染,而且有非常大量的豬隻與人類近距離接觸,光疫情最初延燒的中國就飼養了約三千萬頭豬隻。在 2018 年曾有研究指出,蝙蝠的一種冠狀病毒在中國南部感染豬隻造成約 25,000 隻豬死亡。

(Source:pixabay

但幸運的是,科學家發現新冠病毒在豬體內沒有辦法有效的複製,代表豬對此病毒有很好的抵抗力。除了豬之外,蝙蝠的情況也令科學家十分緊張。但後來研究顯示常見的 46 種蝙蝠中大多都不是新冠病毒的良好宿主,只有少數幾種蝙蝠能夠被感染並傳染其他蝙蝠。由於蝙蝠和人類的接觸機會較少,人類將病毒散布到尚未接觸病毒的蝙蝠族群的機會並不高。但當之後隨著疫情趨緩、旅遊限制解除後,風險會持續增加。

在去年疫情持續升溫之際,科學家開始將注意力轉到與人類基因相近、接觸頻繁或曾經是其他病毒的源頭的物種。經過研究後剔除了像是堤岸田鼠(Myodes glareolus)、浣熊、牛、雞、鴨等,確認他們不會感染新冠病毒。但研究結果中顯示雪貂、貓、貉(Nyctereutes procyonoides)、白尾鹿 (Odocoileus virginianus)和幾種靈長類動物可以被新冠病毒感染,其中又以群居的物種風險最高。

(Source:pixabay

隨著案例的增加,有越來越多的貓因主人而感染 COVID-19,但貓在病毒傳播的角色卻依舊不明。貓可以在人類居住處與野外之間活動。研究發現貓容易感染且能夠傳染給其他貓,但並不會有嚴重的症狀,也不會持續太久,因此有些科學家認為貓帶原應該不會對人造成太大影響。過去也有些研究認為貓的感染率很低,且目前沒有貓將病毒傳染給人類的案例。雖然無法排除往後由貓傳人的風險,但應該不必太過緊張。

比起其他物種,讓科學家真的花費大量心力的是貂。最早的紀錄是在去年 4 月荷蘭兩個飼養場的貂大量死亡,接著在年底病毒傳播至包含丹麥、希臘、加拿大、美國等地區的飼養場。

飼養場的動物和確診飼主頻繁且直接接觸,加上大量養殖環境沒有區隔,使得飼養場成為病毒溫床。丹麥一間養殖場就曾發生過 6% 貂感染後八天就變成高達 97% 的貂被檢測出帶有病毒抗體。

病毒可能因多次傳播而加快突變

基因定序資料追蹤傳染途徑顯示去年年中時就有兩位荷蘭飼養場工作人員被貂傳染 COVID-19 病毒,直至目前至少有 60 案例可能藉由貂感染 COVID-19,也就表示新冠病毒能夠透過動物傳染人。

(Source:Flickr/Kary Nieuwenhuis CC BY 2.0)

這種情況下最讓科學家憂心的是病毒可能藉由多次傳播而加快突變速度,因而使病毒變得更容易傳染、更致命或者有抗藥性。去年 11 月科學家發現丹麥的貂身上分離出的病毒株在初步實驗中能夠逃過已經康復的人所產生的抗體。還好這株病毒目前只在 12 個人身上發現,而且在 9 月中後再也沒有出現,很有可能沒有被傳播出去。但就在不久後,10 月 1 日美國的科學家在猶他州發現野生貂被感染。

對此科學家並不感到意外。因為爆發疫情的荷蘭貂飼養場外就發現環境中帶有很高的病毒汙染,而且養殖的貂常常會逃離飼養場,美國和荷蘭就有超過 10 隻在野外捕獲的貂被檢測出陽性,可能就是來自爆出疫情的飼養場。

科學家正持續追蹤飼養場附近的野生貂感染情形,有些國家也開始採取措施防止病毒在貂群中傳播,有些也正在討論對貂施打疫苗。雖然科學家擔心貂群內的病毒傳播會使得疫情更難以預測和控制,但目前仍不確定野生動物中病毒傳播的效率如何。野生貂通常單獨行動,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就算動物與人類頻繁接觸,自然感染的機會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研究顯示有 29 隻寵物貂在牠們主人感染 COVID-19 並痊癒的過程中,雖然居住在同一個空間並有許多接觸,但都沒有被檢測出病毒 RNA 或抗體。

目前在英國、南非以及巴西發現的變種病毒還沒有發現感染動物的情形,但具有感染實驗室小鼠的能力。一旦變種病毒感染家鼠,就會更容易污染環境及下水道而造成人類感染。

科學家仍在持續分離動物帶原的病毒株已確認病毒突變狀況,未來勢必會發現更多野生動物感染,全球疫情控制仍存在許多危機。

(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