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巴克新功能來了,為視障者裝上「第三隻眼」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3 月 27 日 0:00 | 分類 app , 生物科技 , 科技生活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想像一下,如果閉上眼睛,沒有任何指引,幾乎沒人能從家走到附近的星巴克。但如果閉上眼睛,有聲音告訴你出門怎麼走,身邊有什麼障礙物,走多久可到星巴克,哪個位置點單,新品有什麼……是不是覺得輕鬆許多?

這就是星巴克美國推出的新服務──幫助視障者用 Aira App 便捷點餐。

(Source:星巴克,下同)

星巴克為視障者帶來「第三隻眼」

很多人會覺得無障礙服務離我們很遠,但其實非視障者也可能老了後面臨眼花耳背的問題。關注身邊真實存在的困難和需求,是讓每個人都能享受更平等、友好、便利服務的前提。​

很多讓生活更好的服務,就是從小地方開始。新服務就是新入口。

使用流程很簡單。先下載 Aira App,開啟後會搭配培訓過的視覺口譯員,遠距與用戶連線。只需把手機攝影鏡頭朝前,就可以出發了。遠距服務的視覺口譯員,會變成用戶的眼睛。

走進星巴克後,服務人員會透過攝影鏡頭,即時查看用戶周圍的環境。如告訴你如何走到櫃檯點餐,前面有沒有台階,旁邊是否會撞到桌椅,以及離目標距離還有多遠。國外疫情還是嚴重,也能幫視障者與他人保持安全距離,不會和過多物品接觸。

走到櫃檯,視覺口譯員將告訴你玻璃櫃裡有什麼糕點,菜單有什麼咖啡,同時介紹每款食物。餐點好了,會提醒你取餐,並告訴你咖啡在什麼位置,在你等待過程,還會問你要不要其他服務,如帶你去洗手間之類。

一名 17 歲因多發性硬化症失明的女士 Susan,為第一批體驗者,分享使用感受。

她表示失明後,「失去看文字的能力」一直是她最困難的事之一,因所有環境都是說明、標籤、選單。但現在去星巴克最大的改變就是不用再記拗口的咖啡名稱了,且還不會錯過最新的季節性飲品。​

▲ 正在點餐的 Susan。

現在這項服務僅在美國和加拿大開放。​Aira 的服務並不復雜,價值就在視障者與外界「交流性」提升。如不用擔心環境突然改變,避免和周圍顧客碰撞,不用再頻繁詢問服務人員,大大提升視障者的獨立性。

和 Aira 合作是星巴克改善無障礙服務的一部分,以前星巴克就把菜單頁面換成大字和點字版菜單,以及為星巴克視障聽障員工都發配透明口罩等,推廣包容、多樣、公平的文化。

這項服務背後的亮點,其實更值得關注。

我們可以「借」別人的雙眼行走

Aira 在部分國家,已是視障群體最流行的數位平台之一。

這家新創企業位於美國,Aira 名字 Ai 代表人工智慧,Ra 代表古埃及太陽神之眼,表示創始人的創業發想──透過科技給予視障者更多信心、更大自主權,不需太依靠別人幫助。

(Source:Aira

比起星巴克服務,Aira 可以做的還更多。2014 年成立後,最早產品是 Google 眼鏡的附加服務,共由 Google 眼鏡、有 AI 功能的遠距人機界面、AT&T 專用寬頻技術三部分組成。

當人們啟動配備前攝影鏡頭和內建麥克風的眼鏡後,一位「助手」會在 10  秒內出現,查看用戶看到的世界。

Aira 的智慧系統,將儲存用戶的詳細資訊,包括他們過去的病史、緊急聯繫人,以防意外發生,還會根據用戶興趣愛好,記錄常去景點,並即時更新位置資訊,讓他們沿著正確道路行走,同時查詢附近交通狀況,以防他們在人潮洶湧的地段手足無措。

有意思的地方是,當視障者路上遇到熟人,前攝影鏡頭還會基於社群網路的照片資訊辨識他們,然後提醒用戶和他們打招呼。

所以,Aira 的強項並不在多智慧的硬體,而是背後試圖建立的幫忙體系。

現在 Aira 也和越來越多平台合作,包括透過聯繫美國第二大連鎖藥房沃爾格林,讓視障者能準確找到需要的藥物;與 Lyft 合作,讓視障者用 Aira 預定 Lyft 行程,了解司機資訊、追蹤行程、確保下車地點無誤等,讓無障礙服務擴展到越來越多平台。

不過費用方面,Aira 採用訂閱制,每月標準會員需 99 美元,享有 120 分鐘遠距幫助時間,這對普通消費者來說並不便宜。

但這次和星巴克合作,在店家使用 Aira 免費,還不用戴著智慧眼鏡。可想像接下來,iPhone 攝影鏡頭的光學雷達,可能還會透過長探測距離、高精確度成像為類似 App 帶來更便利的體驗。

AR 地圖能即時提供現場測量資訊,並用具體數字顯示詳細距離,讓實際失誤的風險更小。因技術並不複雜,所以市面也有挺多類似服務,Be My Eyes 也是能幫視障者看東西的 App,支援 80 多種語言,只要打開 App 點擊呼叫,就會有志願者開啟視訊幫忙。

據報導,平台現在有 1 萬多名視障者,但有 11.5 多萬名志願者,志願者甚至要搶才能幫到忙。推出一個月以來,幫助很多視障者找到藥、讀出食物過期日、幫他們買到最喜歡的果汁等,志願者說:

我們每次幫的忙都很小,對他們卻意義重大。

幫助為雙方帶來幸福的感覺。「借」別人的眼睛,將為視障者帶來越來越多便利,這不僅改變他們出門的行為,也改變了他們活著的方式。

無障礙服務,真的無障礙嗎?

其實幫助視障者的科技工具還不少。從透過磁感讀時間的手錶 The Bradley、能檢測路邊障礙物的手環  Ustraap,透過 AI 辨識環境的智慧眼鏡也有很多,如以色列公司 Orcam 的智慧眼鏡 MyEye、荷蘭新創公司 Envision 的 AI 眼鏡…….

Envision 智慧眼鏡也與 Google 合作,搭載現有最快、最準確的 OCR(光學符號辨識)軟體,可精準提取眼前圖像,包括人、物品、公共交通、菜單食譜等,然後轉換成音頻讀給用戶聽。

雖然初衷很好,但現在最先進的 AI 圖像辨識,離人眼或大腦的辨識能力仍有一條鴻溝,戴著出門自己都不放心,更不用說智慧眼鏡都不便宜。

(Source:Envision

還有更多幫助視障者的科技產品,都只是概念性產品,技術看起來很高階,功能很花哨,做出來卻很少用到。技術的局限,讓它們無法真正商用普及。

實用性也是一大問題,很多無障礙服務充滿偽需求,不是產品很難操作,就是沒什麼操作必要。有些無障礙智慧眼鏡添加紅外線避障器,以感測前方障礙物。但實際街道大部分障礙物像人孔蓋、垃圾桶、共享單車,其實都是腳先撞到,而不是頭。

不過值得鼓勵的是,類似 Aira 和 Be My Eyes 的 App 無障礙服務,切實提出新可能,是真正站在視障者角度,簡單快速解決生活難題,直接滿足他們「看見」的需求,儘管是以轉移式。

說到這裡,無障礙服務的心理層面考慮,也很需要重視。類似 Aira 和 Be My Eyes 的 App 無法完全取代導盲犬和導盲杖,只能說是透過遠距協作配合,更快完成任務。大部分時候,視障者還是藉助導盲犬和導盲杖自行探路,確實需要的時候,才會使用這些服務平台。

高昂費用是一大限制,不付費可能也是另一種「限制」。麻煩他人,以及給別人造成負擔的心理,很容易讓人盡量避免使用。畢竟視障者也是普通人,自強自立對每個人來說都很重要。

從這個角度來說,軟體付費享受服務,透過互惠方式,或許也能減少倚靠他人的心理,擁有更多自主權與選擇權。

(Source:星巴克

關於心理方面,還有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是,我們應該站在所有人角度思考問題,而不只站在視障者角度。每個人都不希望自己被孤立。事實上,每個人也不都「健全」。

當你拿掉眼鏡,會變成「視障者」;當你游進海裡,會變成「聽障者」;當你出國無法溝通,會變成「失語者」……最初的無障礙服務,最後一定也會惠及所有人。

你可能不知道,簡訊最早是為聽障者設計,這樣他們就不用講電話,而現在,人們打字時間比通話時間多太多。

賈伯斯也曾定義好產品為「完美的產品」,無論誰只要拿在手裡,都能順利使用。最後使用產品的人,也會變得越來越強大。無障礙服務,最終會帶所有人走向簡化、自然、無需行動即可感知的未來生活。

所以我們更需要重視生活無障礙,同時助力實現。全球超過 2.85 億視障患者,而越來越友善、包容、開放的環境,才能讓人們平等生活。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星巴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