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為什麼總愛「唱反調」?細數科技狂人馬斯克的放話紀錄,其他高層也有樣學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3 月 29 日 8:30 | 分類 科技趣聞 , 電動車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前些日子,馬斯克又在社群媒體表示,燃料電池是「愚蠢的交易」(fool sells,即燃料電池 fuel cells 英文諧音),用在汽車是愚蠢的選擇。

近年不只中國將燃料電池汽車列為重點支援領域,南韓、歐洲等車商也逐漸開始布局燃料電池車。因此馬斯克舉引起輿論嘩然。

其實細細想來,馬斯克一直以來都是無懼拋出相反觀點的人,連帶特斯拉也成了喜歡與競爭對手「唱反調」的汽車科技企業。

特斯拉都唱哪些「反調」?

  • 光學雷達就像人身上長出一堆闌尾」

由於各種原因,不同自動駕駛公司對自動駕駛技術路線仍有爭議。但對未來發展趨勢,主流還是更偏向支援光學雷達、毫米波雷達、攝影鏡頭等多種感測器融合的方案。

這種光學雷達融合其他感測器的感測方案相對立,正是特斯拉堅持的純視覺感知。甚至可說,正是由於特斯拉選擇純視覺感測路線,自動駕駛領域才會出現兩個對立陣營。

始終堅持以攝影鏡頭為主的純視覺感知方案的特斯拉,不僅拒絕使用「昂貴且沒必要」的光學雷達,馬斯克更多次公開表達對光學雷達的不屑。

在他看來,汽車的光達就像闌尾,只是昂貴的附屬品,醜陋且毫無意義。

根據媒體報導,馬斯克早在 2015 年 10 月就表示自己「不是光達的粉絲」,認為攝影鏡頭加前置雷達就足以取代光達。

幾年後,堅持不用光達的特斯拉也確實做到了。

2020 年 2 月 Scaled ML 大會,特斯拉 AI 高級總監 Andrej Karpathy 分享團隊正在研究的「偽雷射雷達」(pseudo-LiDAR)新技術。

根據他的介紹,這項技術可以透過對鏡頭圖像的畫素景深測算,沒有光達的硬體條件下,做到近似光達的探測精度,縮短純視覺技術架構與光達的性能差異。

  • 高精確地圖是很糟糕的想法

可當作感測輔助的高精確地圖,馬斯克看來也是「很糟糕的想法」。

他認為,基於 GPS 的高精確地圖會讓自動駕駛系統太依賴這些先驗資訊,失去處理即時路況的靈活性。去年 10 月,馬斯克更直接與使用高精確地圖為備份冗餘的 Waymo 打對台。

Waymo 宣布要在鳳凰城地區部署無安全駕駛員計程車後,馬斯克推文直言,Waymo 的自動駕駛技術太依賴地圖,而「我們的新系統能行駛於從未去過的地方」。「新系統」指的正是特斯拉不久後推出的 FSD Beta 版。

FSD Beta 推出前,曾有網友在 Twitter 問,「未來特斯拉會不會有可能創造一張包含停車標誌、路面坑洞等各種道路細節的微地圖(micro map),讓其他沿著同條路行駛的特斯拉車也能使用?」馬斯克的回答是「Yes」。

也就是說,特斯拉雖然言之鑿鑿表示不會用高精確地圖,但地圖還是會有。

FSD 測試版推出後,曾有業界人士透露,特斯拉近幾年「利用車輛收集的數據做了很多基於 SLAM 的建圖」。

SLAM(Simultaneouslocalization and mapping),即同時定位與地圖構建,可透過採集和計算各種感測器數據,在未知環境生成自身位置定位,並即時生成場景地圖資訊,有效解決人工智慧在未知環境運動時的定位與地圖構建。

有人分析,特斯拉雖然沒有使用高精確地圖,但還是使用高精確地圖,繪製獨屬特斯拉的地圖。這些地圖資訊主要源於「影子模式」下客戶自有車採集到的道路資訊。FSD Beta 利用這方法,輔助車輛行駛同時,更新整個特斯拉汽車網絡地圖資訊動態。

  • 充電模式是大規模民用電動車最好的補能方式

除了馬斯克熱中「唱反調」,特斯拉其他高層似乎也跟著老闆的個性,喜歡在社群媒體「斷言」其他方法不行。

今年 2 月底,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經營範圍新增「新能源汽車換電設施銷售」,外界猜測特斯拉有可能啟動換電業務。

特斯拉中國對外事務副總裁陶琳於 6 日在微博回覆,表示特斯拉早在 2013 年就嘗試換電模式,現在特斯拉「一直堅信充電模式是大規模民用電動車最好的補能方式」。

對這番言論,身為換電模式擁護者,蔚來汽車不高興了。企業傳播高級總監馬麟出動,表示蔚來不僅可換電,還可充、可升級,多種模式任君挑選。至於換電模式好不好,還是用戶說了算。

他還特別指出,換電站建設已多次出現於政府工作報告,且換電是最受蔚來用戶歡迎的補能方式。言下之意,特斯拉不認可換電模式,根本就是和政策、用戶「唱反調」。

2020 年中國《政府工作報告》經討論審議後,「建設充電樁」擴展為「增加充電樁、換電站等設施」。這是換電站建設第一次當成新基建部分寫入政府工作報告;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亦提出,要「增加停車場、充電樁、換電站等設施」,以穩定擴大汽車消費。

此外,自 2018 年建成第一座換電站以來,截至目前,蔚來在中國有 193 座換電站,換電服務總次數超過 200 萬次。照此來看,換電確實如蔚來高層所言,是深受政府支持和用戶歡迎的補能模式之一。

特斯拉為什麼總是愛「唱反調」?

所以究竟是什麼讓特斯拉如此熱愛和其他人「唱反調」?理由主要有以下三點。

其一,商業化考量。

有網友吐槽過,「只要是花錢的東西,特斯拉都覺得不好」。

的確,特斯拉對於各生產環節的成本控制幾近偏執。不只是因為早期的特斯拉曾幾度因公司現金流不足陷入危機,更重要的是,特斯拉本身就是走普及化、大眾化路線。

馬斯克曾明確表示:「我自建立特斯拉第一天就設立的目標,就是生產針對大眾市場的電動車。」

2013 年特斯拉陷入困境、幾近被收購時,馬斯克最擔心的事情依然是對方能不能讓特斯拉「成為一家有能力大規模生產電動車的偉大公司」。既是以此為目標,造價不菲的光達、測繪成本高昂的高精確地圖及前期投入巨大的換電模式,最​​終不納入特斯拉考慮範圍,也很能理解。

其二,不同的思考方式。

馬斯克習慣使用「第一性原理」思考問題,已是眾所周知的事。

這種物理學的思考方式,意在讓人剖開問題表象,深入本質,拆解問題,進而往外推導出解決辦法。

基於這種思考邏輯,馬斯克認為,既然人類可透過視覺和大腦安全駕駛,那麼自動駕駛也可以同樣方式做到,因此特斯拉一直堅持純視覺的自動駕駛路線。就算實現技術目標的過程出現阻礙,特斯拉也堅持從根本入手。

所以攝影鏡頭、毫米波雷達感測度不夠時,特斯拉不是直接裝一顆光達了事,而是透過改進視覺演算法以突破探測精確度的瓶頸。正是第一性原理這種反直覺的角度,特斯拉解決問題時總是選擇一些常人看來很麻煩的解決方法,顯得格外與眾不同。

其三,看作話題行銷策略。

其實特斯拉並不是完全不認可光達、高精確地圖和換電模式的優勢,不然不會一直試圖用不同技術路線達成相同效果,或曾嘗試類似模式。不過無論特斯拉是不是「口嫌體正直」,「唱反調」都給特斯拉帶來大量關注度。

身為業界標竿企業,特斯拉每次發表對立性觀點,都能引發論戰。有意無意遭點名的競爭對手也常常急得跳腳、隔空回嗆,吃瓜群眾樂得圍觀。

如果哪天「叛逆」、「非主流」的特斯拉放棄堅持的技術路線,也必然是大新聞,日後江湖也會一直流傳。

特斯拉似乎成了業界參考指標:比它好,或比它差;和它一樣,或和它不一樣。所以每當談到電動車或自動駕駛,無論主角是不是特斯拉,都會被拉出來逛一圈,和各方較量一番。

站在品牌宣傳的角度,「唱反調」對特斯拉而言,更像不花錢的行銷,且效果顯著。

結語

一路看下來,「唱反調」本屬負面的標籤,在特斯拉出色銷量成績和地位面前,反倒成了顛覆性創新特質的表現。從這角度來看,正是「反調」成就了特斯拉。

畢竟多年前電動車也是傳統車業的「反調」,正是特立獨行的特斯拉顛覆人們對電動車的想像,自此開創電動車的黃金時代。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Daniel Oberhaus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