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遭制裁、土耳其惡整央行,南非突然成為新興市場投資人避風港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5 月 13 日 8:00 | 分類 國際觀察 , 國際金融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南非新冠疫情 2021 年初渡過第二大波,原本自 2 月後疫情趨緩,但 5 月疫情又漸漸增溫,每日新增病例來到 2 千人以上,疫苗施打進度牛步化僅 0.49% ,還輸給塞內加爾、迦納、奈及利亞、肯亞、辛巴威、波札那。另一方面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正經歷政治風暴,秘書長艾斯‧馬加舒爾(Ace Magashule)因黨內反貪腐遭停職。左看右看南非都並不是最吸引人的投資對象,但南非鍰自 2021 年 3 月以來卻一路上漲,從 3 月初 1 美元兌 15.36 南非鍰,至 5 月 9 日漲至 1 美元兌 14.06 南非鍰。

這是因比上不足,但比下有餘,幾大新興市場剛好都面臨嚴重風波。俄羅斯遭制裁,印度新冠疫情大爆發,土耳其則面臨總統艾爾段惡整央行。

美國總統拜登上台後,俄羅斯於川普時代的好日子就走完了,拜登聯手與歐洲共同制裁俄羅斯,拜登方面是稱俄羅斯介入美國大選,並對美國發動駭客攻擊,2021 年 4 月制裁俄羅斯數家銀行、科技公司與個人,歐盟也於 2021 年 4 月稱因俄羅斯威脅烏克蘭而新增制裁,使俄羅斯債券市場崩盤。

土耳其一方面總統艾爾段在國際屢屢冒進引發衝突遭制裁使經濟受重創,一方面國內新冠疫情嚴重,里拉因內憂外患而走疲,造成嚴重通貨膨脹,艾爾段頻頻出手干預貨幣政策,屢次更換央行總裁,前任央行總裁納西‧阿巴爾(Naci Agbal)上台才半年,面臨嚴重通膨與里拉貶值,採取大幅升息,一度穩定里拉匯率,里拉漲幅一度在所有大型經濟體中最高。

然而,艾爾段卻抱持著「升息會導致通貨膨脹」這種與基本常識相反的怪異理解,認為阿巴爾升息會對窮人有害,2021 年 3 月,阿巴爾升息後 2 日,火速開除阿巴爾。艾爾段肆無忌憚胡亂插手央行後,里拉自然遭投資人拋棄,跌回先前低點。

在這種情況下,儘管南非債台高築,失業率高,卻成為投資新興市場資金的避風港,南非 10 年債券利率 9% 多,年通貨膨脹率 3.2%,視為回報率不錯標的;原物料上漲尤其是金屬價格高漲也對南非有利,南非因而 2 月出口成長高達 20%,貿易順差來到 GDP 6%,是 30 年來最高;資金匯集下,股市表現也亮眼,明晟南非指數(MSCI South Africa)2021 年以來上漲 15%,是開發中國家表現最佳。

不過南非體質終究有嚴重問題,政治混亂腐敗,政府效率低落,連基本電力供應都千瘡百孔,2020 年停電與限電時間高達 9.8%,工會又正醞釀發動大罷工。金屬價格上漲總有盡頭,因其他新興市場栽跟頭而迎來避風港資金行情,也不可能永遠持續。

(首圖來源:Flickr/South African Tourism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