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對「自動駕駛」的小國大雄心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6 月 26 日 9:30 | 分類 汽車科技 , 自駕車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與上帝博弈之人」,這是《聖經》對以色列的形容。浩瀚沙漠佔三分之二國土面積,以色列卻在乾旱中建立科技綠洲:6 千多家人工智慧公司林立 2.5 萬平方公里的狹長土地上,同時以每年平均 140 家新公司的速度瘋狂生長。

而自動駕駛也成為綠林不可分割的一角。據羅貝蘭格數據統計,以色列約40%人工智慧技術是針對自動駕駛。夾縫中生長的以色列,正騎乘自動駕駛產業衝向世界。

飛躍的自動駕駛產業

以色列的汽車產業大國之夢從未間斷,但自然資源極度匱乏,為汽車業發展套上沉重枷鎖。1950年代,以色列打造本國汽車製造業。然而國內市場較小、資源匱乏等多種因素影響下,以色列汽車業難以為繼。當時興起的汽車製造商,最後一家也在1970年代宣告破產。目前僅一家汽車公司生產軍用四驅越野車。

儘管以色列缺少汽車廠,但先進的自動駕駛技術卻在世界汽車產業存在感滿滿。加強智慧交通領域的研究和業務拓展是以色列發展自動駕駛的兩大目標。研發方面,2017年以色列的民用研發支出佔當年GDP的4.5%;業務拓展方面,以色列鼓勵學術界、新創公司一起加入自動駕駛產業。

如今以色列有200多個研究小組和2千多名企業家參與建設汽車和智慧移動生態系統,並誕生800多家與自動駕駛技術相關公司,涵蓋電腦視覺、語音控制、網路安全、大數據等領域。

▲ 部分以色列自駕車業的知名公司。(Source:Vertex Ventures)

除了擁有數量龐大的自動駕駛公司,創新程度也引領全球。KPMG《International 2020 Autonomous Vehicles Readiness Index》顯示,以色列在世界自動駕駛創新度排名第一。高度發達的自動駕駛產業,吸引眾多企業慕名來淘金。2010~2018年,世界各企業在以色列的總投資額達184億美元,年度投資增長400%。

豐田、BMW、英特爾、福斯、福特、Volvo、保時捷等都曾投資自動駕駛技術及網路安全相關公司。英特爾於2017年以153億美元收購汽車視覺公司Mobileye,成為以色列史上最大併購案,《華爾街日報》譽為最性感IPO。

中國投資者身影也時常出現。2018年,以色列新創公司Optibus獲得4千萬美元B輪融資,阿里巴巴是投資方之一。Optibus成立於2014年,致力利用人工智慧與演算法為全球450多個城市的公車營運提供支援。Optibus在特拉維夫、紐約、芝加哥、西雅圖、舊金山、倫敦和聖保羅設有多個辦公點。

2019年,上汽集團旗下資本平台SAICCapital跟投以色列汽車網路安全產品研發公司Guardknox。Guardknox成立於2016年,三位聯合創始人都曾在以色列空軍特種作戰部隊從事網路安全工作。

除此之外,以色列開放的科技環境也吸引世界各地企業前往特拉維夫測試自駕車。特拉維夫平均每290個人就有一個人創建新創公司。

賓士、福特、BMW、福斯、現代、博世、Yandex、蔚來等都在此佈局,同時本土企業Arbe、Mobileye也測試技術。為了加強本國自動駕駛產業發展,以色列去年宣布將成立三個高科技產學聯盟,包括自駕車技術聯盟。研發領域包括城市應用的自駕車指揮和控制系統等,計劃吸引以色列高科技公司和大學等200家機構加入。

以色列創新局表示,以色列將在未來三年為撥付總額1.5億新謝克爾(約4,300萬美元)財政投資。隨著以色列繼續增加自動駕駛產業投資,可預見技術進一步發展。折戟汽車產業多年後,自動駕駛或將成為以色列活躍未來汽車市場的重要砝碼。

失衡的本土技術應用

以色列早在2011年就倡議,致力將以色列打造成清潔能源和智慧交通中心。然而以色列自動駕駛技術高速發展同時,本國應用卻不樂觀。

KMPG《2019年自駕車就緒指數》顯示,以色列25國家中自動駕駛技術排名第一,但消費者接受度、政策立法分別只排第9名和第18名。特別是配套基礎設施建設方面,以色列倒數第四。過去數年,以色列沒有任何組織頒發規則規範自駕車道路測試。目前自駕車在以色列封閉區域測試的許可,全部交由交通運輸部門負責。

以色列替代燃料和智慧交通管理局表示,程序不夠明確,對法規、試驗環境等計畫不夠詳細,這是以色列相對海外競爭對手的劣勢。儘管以色列交通運輸部門表示開始和其他監管機構一同研究其他國家的主要法規,但距離法規推出仍有一段時間。

配套基礎設施建設方面,以色列同樣不盡人意。2000~2018年,以色列汽車數量增加84%,可用道路空間僅增加45%。以色列因交通堵塞造成的財產損失,每年高達350億新謝克爾。

為了緩解交通擁擠,以色列曾採取多種措施如錯峰出遊、併車出遊等提供現金獎勵、發展軌道交通、修建自行車專用道路等。但多管齊下難見成效,《2019年全球擁擠城市排行榜》特拉維夫在全球416城排名第21,中國第一擠的城市北京位居第51名。

本國缺少自動駕駛環境下,以色列自動駕駛新創公司選擇將技術大量出口至國外。以色列風險投資數據庫顯示,跨國企業已設立350多家研發中心,並大量收購自動駕駛相關新創公司。四年中,以色列智慧汽車公司從投資者處募集約40億美元。

此外,以色列公司也積極全球化佈局。據統計,80多家自動駕駛公司將總部設在美國,數量僅次美國公司。全球多國重資發展自動駕駛技術的大背景下,2017年以色列通過「國家智慧移動計劃」決議,未來五年投資2.38億謝克爾發展自駕車等領域。

以色列創新管理局建立「阿凡達」數據庫,旨在將自駕車產業界和學術界融聚。政策推動下,不少玩家的商業化進程也明顯加速。俄羅斯自動駕駛公司Yandex在2018年底推出Robotaxi服務,並開發希伯來語版叫車應用。

Mobileye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長Amnon Shashua也透露,2022年將聯合福斯汽車在特拉維夫投入數百輛L4級Robotaxi,2023年這項服務將擴展到以色列全境。

軍用技術走向民用

以色列自動駕駛產業發達,離不開長期國防工業科研投入。以色列尤其關注情報收集系統、反導系統建設,也為以色列雷達、電腦視覺等技術科技創業提供應用基礎。情報收集系統方面,以色列全國公開考試挑選最優秀的少量學生。三年兵役期間,這批學生接受頂尖科技與管理訓練。通過選拔後,學生有可能進入情報小隊8200及Talpiot。

情報小隊8200主要從事網路間諜活動,負責破譯其他國家政府、組織的訊息,並破壞其他國家的網路安全。以色列每年有50~100人進入情報小隊8200,將接受團隊領導力、數據挖掘、快速決策等培訓。離開後大多數人會選擇創業或擔任公司管理人員。

福特收購的電腦視覺與機器學習公司SAIPS、大陸集團收購的汽車系統安全公司Argus Cyber​​ Security等創始人都來自此小隊。而Talpiot則為以色列國防部門及希伯來大學聯合建立的軍事學院,主要培養軍事頂尖人才。以色列每年只有排名前2%的高中生才有機會進入Talpiot負責人法眼,經過層層篩選後只有50~60人能加入。

從成立之初1979~2019年,Talpiot僅650多名畢業生。在希伯來大學的40個月,可選擇物理、數學或資訊工程等學科學習,畢業後可同時獲得理學學士學位及中尉軍銜。此外,他們還將在法律規定的三年兵役之外為常備軍服務六年。退伍後,近三分之二人員將加入以色列的科學研究或高科技產業,或者國內外創業。

軍事為以色列科技發展提供源源不斷人才供給外,同時也推動軍用設備廣泛應用。

1967年「六日戰爭」後,法國開始禁運以色列武器,以色列由此推動國防工業發展,投資國防工業一度達全國工業總投資50%。

1980年代後,以色列國防需求接近飽和,轉而尋找其他出口消耗剩餘生產能力,推動軍工企業公司化及國有軍工企業私營化。過程中軍用設備開始轉向民用產品,普通民眾的生活開始出現以色列軍隊技術產品。

以色列的自動駕駛新創公司,紅外線攝影機、雷達、電腦視覺技術大多源於軍隊。此類公司創始人大多擁有軍方背景,如Innoviz四位聯合創始人都曾在以色列國防軍情報部隊精英技術部門服役數年。

以色列巨額投入國防工業,無形為自動駕駛發展提供充足人才儲備及豐富的技術。全民兵役制影響下,群眾更容易接受軍隊的尖端技術,同時為以色列的尖端技術提供源源不斷的商業化人才。

福特執行董事長Bill Ford Jr曾表示:「許多企業家都來自以色列國防軍,年齡往往比傳統矽谷企業家要高,同時擁有很強的判斷力和智慧。」

▲ 福特在以色列成立研究中心。

以色列獨特的軍用技術商業化路徑也吸引其他國家效仿。南韓2014年啟動類似計畫,透過篩選培養全國符合入伍條件的年輕人,打破財閥長期壟斷的僵局。

總結

今天看到的每輛自駕車,身上多少都帶有以色列的氣息。眾人未發覺的隱密之處,壘起一堵堵技術高牆,電腦視覺、網路安全、雷達技術等皆如此。正如其民族史,歷經磨難後另闢蹊徑。8200部隊、Talpiot項目為以色列的國家安全、科技創新提供大量人才,也成為以色列獨特的生存方式。

人們感歎以色列科技發達時,或許更應看見如何在逆境下構築科技壁壘。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