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新變種病毒,陳建仁:現在能打到的疫苗就是最好的疫苗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6 月 29 日 10:27 | 分類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台灣本土疫情嚴峻,三級防疫警戒再次延長至七月。如何圍堵病毒、防止疫情持續擴大,疫苗是否能成疫情的重要止血布,受到社會輿論高度關注。新興科技媒體中心 29 日召開線上記者會,邀請流行病學與公共衛生領域的中研院陳建仁院士在內,共四位專家共同討論並釋疑常見的疫苗科學問題,讓民眾更瞭解疫苗的效益,與國產疫苗 EUA 的訂定原則。

問:國外曾有民眾打完兩劑 AZ 後,仍因感染新冠 Delta 變種病毒不幸過世的案例,究竟打疫苗有沒有用呢?

馬偕醫院兒童感染科醫師邱南昌:疫苗對不同變種的保護效果不同,台灣現在流行的變種不是Delta,所以邊境要守好,但萬一Delta不幸進入社區,有打還是比沒打好。

邱南昌表示,AZ 與輝瑞疫苗對 Delta 的數據已發表在期刊《針刺胳》上,預期莫德納也會把數據公開,高端與莫德納疫苗都是針對新冠病毒上較穩定的 S2P 蛋白結構去設計,若莫德納對 Delta 的效果不錯,那依據學理的推測,高端的結果應該也可期待。

疫苗最重要的效益是:避免感染、避免症狀、避免重症住院、死亡以及避免傳播,在已有社區傳播的情況下,重點應放在避免重症跟死亡。冠狀病毒的變異相比流感病毒較慢,如果全球大部份的多數人都打了疫苗,壓制病毒的大量傳播也就相對減低變種的機會,現在能打得到的疫苗就是好的疫苗

▲COVID-19 疫苗全球施打狀況。(Source:OurWorldinData

長庚醫學生物技術暨檢驗學系教授施信如:Delta 病毒在結構上最受關注的變異是在 L452R,另一個則是 484 位置從 E 變成 Q(E484Q),而 Alpha 是少部分從 E 變成 K(E484K),現在並沒有明確證據說 Delta 致病力較強,另外也還需釐清 Delta 傳播力較強是要看跟誰比,是武漢株還是英國株 Alpha?

雖然學理上,Delta 可能就跟 Alpha 一樣會比武漢的傳染力更強,但不能說現在的疫苗就對 Delta 沒有效果。如果去看疫苗保護力,在病毒學上中和抗體的效價越高,可能對變種病毒的保護力越強。不過我們必須認知到事實上無法比較出哪個疫苗比較好,因為除了中和抗體效價外,還有其他免疫系統的強化。

施信如說明,我們可以預期高端疫苗應會順利通過 EUA,但保護效果應該是不會比莫德納來得高。因為在臨床試驗表現中,高端產生的抗體效價與輝瑞、莫德納等疫苗相較之下較低,加上 mRNA 的特性本身能產生的免疫反應也比較好。但不管是哪一種疫苗,有打疫苗都可以提升整體的保護力。

中央研究院基因體研究中心陳建仁院士:在評估疫苗保護力,要去看不同臨床結果的差異,區分死亡率、重症、產生疾病或感染率的下降。疫苗不是打了就不會被感染,是一旦感染,被訓練過的免疫系統能不能有效降低體內的病毒量,這牽涉到是否會感染別人,以及能否有效減少症狀。

目前還需要更多的研究數據、臨床資料才能明確判斷疫苗對 Delta 變種的致病率、重症率和死亡率的保護效果,了解 Delta 疫情的嚴重程度。在台灣疫苗施打的策略上,台灣現在目標仍以 Alpha 為主,所以透過疫苗和公衛措施壓低疫情是最重要的目標,而莫德納跟 AZ 在對 Alpha 變種還是有一定的保護效果,同時台灣也要建立監測系統去防堵 Delta 或其他變種的傳播。

▲COVID-19 致死率,台灣由於處在爆發早期確診者平均年齡高,致死率為 4.3%。(Source:Our World in Data

問:補打第三劑能夠防範 Delta 變種病毒?

中央研究院基因體研究中心陳建仁院士:不是一出現新的變種就馬上開發新疫苗投入臨床試驗,比較可能以現有的疫苗補打第三劑,再觀察並蒐集一段時間的實證臨床數據。另外,台灣現在已開始施打不同疫苗,未來再評估是否補打第三劑,也可藉由我們已有的臨床與實際施打數據提供更好的科學實證。

長庚醫學生物技術暨檢驗學系教授施信如:是否補打或要打哪種疫苗,都還需要更多的實證研究。至於我們的國產疫苗,第三期還是需要繼續,持續追蹤施打後感染或副作用的情況。長庚團隊也有加入一個國際研究網絡(The Centers for Research in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Network, CREID Network),在台灣持續搜集一萬多人的血清,研究個體形成保護力的差異與是否補打第三劑。

國衛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劉家齊副研究員:現有疫苗對 Delta 的保護力是否足夠,需要已有的受試者血清做中和力試驗,才能得知獲得的抗體對 Delta 的中和能力表現如何。

從疫苗研發觀點解釋,去年所有的研究學者和疫苗廠都是以新冠病毒的原始株去設計,在整個疫苗製造過程會需要很多時間,只是現在病毒變種的速度比預期快一點,這時應考量 Delta 或未來不可預期的病毒開始更新疫苗的設計和策略。但考量台灣目前流行並非印度變種病毒,現有疫苗仍能提供民眾較好的保護力。

問:食藥署提出 COVID-19 疫苗緊急使用授權,擬用免疫橋接,是否能提供有效的保護力?

馬偕醫院兒童感染科醫師邱南昌:疫苗的三大重點是有效性、安全性、時效性,現有疫苗緊急授權就是為了時效性。若要以其他疫苗當作對照有相當難度,要選用哪個緊急授權的疫苗來比較也需要考量的。第三期臨床試驗仍該持續進行,但希望搶時間提供民眾有足夠的抵抗力,所以才需考量免疫橋接,以最合理的方式趕上時效性。

疫苗臨床試驗需先評估參與試驗的人數達多少才能得知疫苗有效性,先前台灣較少新冠肺炎的案例,所以很難得知疫苗有效性。以目前台灣的感染率,可能需要約十萬人才能做出有效性的差異,而若要與其他緊急授權的疫苗比較,需要的人數據估要再多三倍。

長庚醫學生物技術暨檢驗學系教授施信如:WHO 會議上就建議各國可以視自身情況去做免疫橋接,給予各國自行判斷的決策。如果用中和抗體和 AZ 疫苗相比,可以得出國產疫苗的保護效果,這樣大家也會比較有信心。不過仍要提醒民眾就算打了疫苗,也要注重個人防疫

中央研究院基因體研究中心陳建仁院士:台灣做 AZ 疫苗的免疫橋接測試時,須區分出自然感染產生的抗體和打疫苗產生的抗體,以免影響測試的結果。現在全球時間急迫性很重要,與過往狀況不一樣,若全球 78 億總人口需有 65% 疫苗施打率,現有緊急授權疫苗在未來一年半內是不足以應付這 55 億的人口打完兩劑,所以免疫橋接是有其必要性。

國衛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劉家齊副研究員:國內生產蛋白質疫苗風險相對較低,安全性應是可以比較放心。Nature 期刊有研究比較中和抗體效價與保護效果的關聯性,提供一個能去思考去比較的方向。我們是否能如歐美願意爭取時間制定疫苗緊急使用授權,免疫橋接對現有法規而言是很新的觀點,審慎評估並釐清法規的問題才有評估的基準。

透過這場專家會議,我們可以得出幾個結論,目前 Delta 變種病毒的傳染力和致死率還需要更多資料去驗證,但無論如何,目前只要能夠打到疫苗,不管什麼品牌,都是最好的疫苗。

(首圖來源:S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