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想做的人形機器人很驚豔,最終可能難以順利實現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8 月 25 日 8:15 | 分類 AI 人工智慧 , 機器人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對操控觀眾這件事,馬斯克有套屢試不爽的方法。一年前中國 Model 3 交車典禮,他興奮地跳起舞來,將現場氣氛帶向高潮。最近特斯拉 AI 日,馬斯克又跳了。

不過這次是「機器人」來跳。幽默舞蹈總能稀釋活動的嚴肅性,讓人從緊繃狀態脫離,獲得片刻休息。然後馬斯克又出其不意放了把火:明年將推出跳舞機器人 Tesla Bot 原型產品!氣氛再上層樓,人們歡呼不斷。

但馬斯克的計畫真的可靠嗎?

明年推出 Tesla Bot,其實是相當「激進」的目標

馬斯克對 Tesla Bot 的期望從「三圍」就可看出。高 5 呎 8 吋(約 172 公分)、重 125 磅(約 56.7 公斤),承重能力為 45 磅,約 20 公斤,能以時速 5 公里移動,和一位普通成年人相差無幾。

他想做和普通人類似的機器人,幫助人們解決危險、重複、無聊的工作,如幫人跑腿買東西、打掃家裡等。在馬斯克看來:

汽車就是有輪子的半智慧機器人。

目前特斯拉車的自動輔助駕駛系統,正是透過鏡頭+雷達+演算法組成的系統感測周邊環境,辨識紅綠燈、行走路人、駕駛中汽車等。

▲ 特斯拉視覺感測系統會將鏡頭採集的內容 3D 化,以便辨識。

特斯拉 AI 日活動,馬斯克和工作人員還展示更先進的回饋系統,汽車鏡頭不僅可收集數據,還會預測迎面而來的車輛動作,調整駕控行為,保證兩車不相撞。人形機器人同樣要辨識周邊物體,才能做好搬運、清理等任務,兩者需求相似,使用同一套核心系統似乎順其自然。

聽起來很符合邏輯,但馬斯克從明年推出原型機器人的計畫來看,無疑又是個「激進」目標。

即便簡單的家事,也代表 Tesla Bot 有極強的辨識和處理能力,辨識方向和車也不一樣。汽車使用環境是市區街道、高速公路等,Tesla Bot 做家務時完全在家中,面對桌椅冰箱等家具家電,每個家庭環境、用品會有差別,不同組合產生的極端情況幾乎無限。

Tesla Bot 還不能如汽車,提供自動輔助駕駛功能,讓大量客戶駕駛時收集各種路況數據,以訓練汽車系統。在這種情況下,構建虛擬環境訓練已是必須方案。之前特斯拉就展示基於 AI 晶片 Dojo,在雲端創建的虛擬城市交通系統,説明特斯拉的自動輔助駕駛系統 Autopilot 如何訓練,以應付更多極端情況。

▲ 汽車視覺感測系統需能辨識斑馬線上的行人。

顯然 Tesla Bot 也需要虛擬訓練系統,訓練它辨識家居環境、家具家電乃至不同情況有不同反應。不過缺乏汽車等真實環境訓練,訓練速度至最終辨識結果,終究會弱一點。Tesla Bot 和汽車比,人機互動也有差別,汽車有中控大螢幕,Tesla Bot 僅有臉部螢幕顯示資訊,代表互動更依賴語音。

▲ Tesla Bot 的臉其實是螢幕。

理解人類語言方面,各大語音助理都有答案,能用,但不算特別好用。且人類反應動作系統遠比汽車複雜,除了方向和速度,還要保持平衡,更別說跳躍等精細動作了,這也是雙足機器人遲遲未能商用的原因。

人形機器人並不新鮮,但落地商用仍然遙遙無期

人形雙足機器人不算新鮮,Tesla Bot 之前,波士頓機器人早就靠跳舞征服了觀眾,同樣是 8 月,波士頓動力公司分享了人形機器人 Atlas 最新影片。

閃轉騰挪間, 兩台 Atlas 機器人跨越一個個木箱,最後甚至來個雙人後空翻。如此精彩的動作為它贏得掌聲,YouTube 點閱量很快突破 600 萬,喜歡超過 19 萬,但即便如此強大的 Atlas,廣泛認為是全球最先進的機器人公司波士頓動力,也從未公布人形機器人 Atlas 商用計畫。

波士頓動力官網明確寫著 Atlas 是推動技術發展的研究平台。

為什麼會這樣?

技術限制是首要原因,即便最新 Atlas 機器人,做跑酷動作時仍需技術人員提前部署,「教會」它基礎動作,以便 Atlas 據情況判斷,該執行什麼動作。早在 2016 年 Atlas 就配備現在新能源車常見的光達,也有辨識演算法,但要讓機器人理解動作並反應仍是困難的事,這也讓它難以應用到更多領域。

人形機器人能做的事有限,無可避免難以商業化,甚至波士頓動力公司都幾度賣身,Google、日本軟銀、現代汽車都是波士頓動力歷代老闆。目前波士頓動力公司商用的產品,還是四足狗型機器人 Spot,一來四足設計更穩定,二來相對簡單的體型也更能適應工業環境。

迪士尼倒是為人形機器人找到合適的應用領域:將電影人物「做」出來。4 月迪士尼展示幻想工作室的最新進度,將漫威角色 Groot 做出來,並試圖讓這些機器人演員成為遊樂園的互動設施。

由於市場並沒有現成方案,迪士尼甚至請來打造初代 Atlas 機器人的 LaValley,經過近三年研發,終於做出第一位機器人演員 Groot。看影片 Groot 就像真的從電影走出來,雖然步伐不算快但很穩定,甚至還和人們打招呼。

不過 Groot 機器人有明顯限制,如身後的控制線,又如僅 45 分鐘續航。迪士尼表示會繼續研究,會推出新一代產品,但人們什麼時候能見到未可知。

這樣看來,儘管特斯拉感測器、AI 辨識乃至晶片領域均有不錯累積,但要在一年內超越波士頓動力 Atlas 機器人,實現如馬斯克所言「能做家務的人形機器人」,恐怕極其困難。

別對 Tesla Bot 抱太高期待

誇大宣傳幾乎成為特斯拉傳統,從 FSD(全自動駕駛系統)到地下超高速隧道,乃至 Tesla Bot,馬斯克初次談論時都會有相當宏偉的目標。這為特斯拉至馬斯克帶來高關注度,甚至形成宗教化崇拜:

「馬斯克教」是種新興個人崇拜,他們崇拜的不只馬斯克出類拔萃的個人能力、成績斐然的經歷,還有馬斯克創造的使命感,環保、探索外太空等專案讓他與「人類進步」綁在一起,這種使命感讓粉絲相信,支持馬斯克就是與崇高的人類進步站在同一邊。

但並非所有宏大目標都能實現,特斯拉 AI 日最後採訪,馬斯克對自動駕駛的態度就沒那麼激進了,甚至表示:

我相信未來汽車都會有自動駕駛能力,但還需不需要駕駛?

大概還是需要,就像汽車時代,馬車又活了一段時間。

地下隧道能半小時內從洛杉磯開到舊金山的願景也落空,如今只不過是一條 1.29 公里長的汽車運載隧道。

更重要的是個人崇拜並不總是帶來正面結果,早就有人認為馬斯克間接操控比特幣價格,鼓吹比特幣引不少人入局,後表示比特幣生產並不環保放棄比特幣,導致價格下跌。

狗狗幣更直接,有人利用馬斯克的個人崇拜製造騙局,用網路廣告引誘人們匯狗狗幣到指定帳戶,宣稱支付後就能獲得馬斯克回贈的雙倍狗狗幣獎勵。這只是釣魚廣告,人們不會收到回報,讓不少人對馬斯克產生懷疑,他似乎只是在行銷自己、行銷公司。

Tesla Bot 同樣引來不少懷疑,The Verge 甚至稱之為笑話,不過是馬斯克分散人們注意力的方式之一。前段時間特斯拉又因車禍引起美國汽車安全監管機構注意,甚至啟動調查特斯拉輔助駕駛系統 Autopilot。

做出真正可用的人形機器人遠比想像難,波士頓動力從初次展示 Atlas 到現在持續研發 8 年,卡內基美隆大學電氣和計算機工程教授 Raj Rajkumar 接受路透社採訪時也表示:

我能說地球任何一家公司都需要花 10 年,才能讓人形機器人好好跑腿。

有新公司願意投入人形機器人領域自然是好事,不可忽視的是仍是極艱難的事,基於馬斯克和特斯拉以往專案的誇大表現,或許我們該對 Tesla Bot 機器人持保留態度。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影片截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