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衛把電影變成了 NFT,但只播出一剎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9 月 11 日 0:00 | 分類 區塊鏈 Blockchain , 數位貨幣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花樣年華》上映前,先出現一句話。

這部經典電影,蘇麗珍矜持內斂,周慕雲含蓄隱忍,但他們 1999 年 2 月 3 日見面那天,周慕雲紈絝瀟灑,蘇麗珍意外熱情。

她直接對他說:

現在我知道什麼叫愛情了。今晚來我家吧。

但這段電影沒有,也從未曝光。這是《花樣年華》首日拍攝的片段,也是王家衛創作這部電影最初的靈感。現在這段刪減片段要以另一種形式面世──NFT。這是王家衛首個 NFT 電影作品,名為《花樣年華──一剎那》,時長 1 分 31 秒,將於 10 月 9 日在蘇富比拍賣,且僅發行一版。

(Source:維基百科

此片段作品已釋出 11 秒預告,雖然預告沒有聲音,但能讓人窺見完全不同於正片性格的蘇麗珍和周慕雲。這也是王家衛喜歡的拍攝風格:從不循規蹈矩,也不按劇本走,故事如何發展,要看演員如何碰撞、迸發靈感,最後呈現的,可能是另一個故事。

▲《花樣年華──一剎那》11 秒預告。

就像《春光乍洩》,主角黎耀輝最初定位是另一主角何寶榮情人的兒子,但電影裡他們成為一對。其實黎耀輝和何寶榮的名字,都是臨時「借」現場攝影師的名字。巧的是,此次拍賣作品不只《花樣年華–一剎那》,還有《春光乍洩》另一件物品:何寶榮的皮衣。

(Source:春光乍洩)

對於如何留住電影記憶,無論電影內還是外,王家衛都有獨特的方式。拍完《春光乍洩》後,皮衣就一直留在「澤東庫藏」。背後是計程車上兩人黯然感傷的情緒,是廚房昏黃燈光下一曲忘情的探戈,是何寶榮一遍又一遍說「不如我們從頭來過」。

王家衛撰文:「每件經典戲服都是一個符號:夢露的白裙子、小馬哥的黑風衣、李小龍的黃色運動衣……最終都會獨立於角色,成為時代記憶。中國傳統戲曲裡,角色的造型叫扮相,登場稱為亮相。相不單指穿什麼,更多是指精神狀態,是氣質。」

(Source:春光乍洩)

張國榮第一次穿上這件皮衣,是在阿根廷。造型的時候他習慣站在鏡前,我剛好站在他背後。演員登場前都會照鏡子,因為要以最完美的扮相面對觀眾。張國榮也一樣。觀眾看到是他永遠迷人的正面,我更喜歡繞到他背後,偶爾會看到煙花後的落寞──這是我和他合作多年後的發現。

幾個星期後,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火車站,出現何寶榮的背影,獨自踟躕於夜深人靜的大堂角落。何寶榮一個人的時候,喜歡抱著那件皮衣,像為自己取暖。那天晚上,有一刻,他把皮衣抱在懷裡。遠看過去,彷彿一場單人探戈。他的舞伴,是他的黃皮衣。我一直留著這件黃皮衣。因為它象徵曾經的存在;溫柔、叛逆,和煙花背後的落寞。

此次王家衛拍賣的皮衣和 NFT 作品,就像留存在藝術作品裡的兩個「頂端」。一是實體物件,是歷史保留記憶、情感、故事最穩固的方式。另一是虛擬作品,當下最具潛力的數位保存方式,NFT 更稱為「不朽的藝術」。

現在人們幾乎習慣「數位儲存」,比如把生活一切片段和回憶存在手機、電腦、硬碟裡……但實際上,網路數據儲存並不樂觀。首先手機和電腦很容易損壞和報廢,當各類硬體裝置出問題、資料遺失、被駭客入侵,神也救不回來。

一般硬碟的壽命約不超過 10 年,目前可用儲存介質最長壽命最多才約 60 年,也就是說,每過一段時間,你就要搬家資料。目前最保險的儲存介質,其實是磁帶。

磁帶成本比硬碟低十倍,壽命也比大部分硬碟高幾倍,且磁帶在離線狀態也不會被駭客和網路攻擊,就算磁帶斷裂也只損壞部分數據,比起動輒遺失全部資料的硬碟安全多了。

但真正能讓資訊安全穩固儲存 1 億年的方法,其實還是回到人類記事的最初──把字刻在石頭上。就像《春光乍洩》何寶榮的皮衣,可能幾百幾千年前過去,這物品都不會自然分解。

但數位時代發展越來越快,我們無法避免數位儲存浪潮襲來。全世界每天產生的郵件、照片、推文、影像等數位文件超過 250 萬 GB,全世界總數字文件高達 10 兆 GB,隨著數據爆炸式增長,世界人口持續增長,全球網路到下世紀甚至會「儲存空間不足」。

數位世界一切都在複製黏貼、混亂交雜、飛速更換。當我們堅持購買實體書、黑膠唱片、藍光時,其實我們也在追求實體物品的安心感、擁有感、獨一性。

(Source:維基百科

數位儲存技術仍不斷發展,而 NFT 作品對數位儲存表現出新可能。NFT 基於區塊鏈技術,區塊鏈有匿名性、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特點,當 NFT 作品在區塊鏈流通,每個區塊都包含前一區塊的加密散列、時間戳記、交易資料,所以每個 NFT 作品都可溯源,不可篡改。

人們用加密貨幣收付款,買了 NFT 作品,就像幫數位物品加上鎖,這把鎖只有你能打開。比起實體資產,為數位資產還不可轉賣(部分限制二次交易),不可取代,因擁有所有權,完全只屬於你。

這讓數位儲存有獨占性,也更安全和可靠。

▲ CryptoPunks 的 NFT 頭像。(Source:Larva Labs

這新特質對藝術作品收藏顯然有更大優勢。我們可看到 NFT 業最紅的「先行者」都來自文創和藝術產業,掀起 NFT 消費熱潮。如數位視覺藝術家 Beeple 賣出一幅 6,935 萬美元的 NFT 畫作。

▲ Beeple 和他的 NFT 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NBA 巨星柯瑞用 18 萬美元買了 NFT 猴子頭像。

(Source:Twitter

騰訊限量發售「有聲《十三邀》數位藝術收藏品 NFT」。網易旗下遊戲《永劫無間》IP 也授權發行 NFT。

這次王家衛讓電影刪減片段轉成 NFT 拍賣,讓 NFT 受到更多關注了解,也促成 NFT 再拓展。除了王家衛本身影響力,《花樣年華》也久負盛名,在坎城影展、歐洲電影獎、德國電影獎、凱薩電影獎等都獲得多個獎項和提名。王家衛也特別撰文,回顧當年拍攝《花樣年華》的心路歷程:

創作往往來自一念。一個念頭有九十剎那,一剎那有九百生滅。《花樣年華》的一念何來?難說。可以確定的是,1999 年 2 月 13 日是我將這念頭付諸行動的第一天。每部電影拍攝的首日,等同與夢中人的第一次約會;既驚且喜,如履薄冰。開弓沒有回頭箭。二十年過去了,這支箭還在飛。

今天,借去中心化數位技術,我們將這意義非凡的一天,以一種嶄新形式保存,展示。願未來更多人體會,追尋,靈光乍現的剎那。

比起電影膠片、錄影帶、DVD,NFT 才是真正讓電影更接近「永存」的方式。儘管 NFT 還未成熟,但想必接下來會有更多 NFT 創作者和 NFT 作品面世,不遠的將來,我們也能用 NFT 保存更多珍貴的記憶。

正如王家衛所說:

在區塊鏈的世界,歲月不老。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影片截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