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 30% 以上糧食浪費,中美都是浪費「大戶」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9 月 23 日 17:43 | 分類 國際觀察 , 食品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國際組織和研究機構數字顯示,全球每年供人類食用的糧食約三分之一白白浪費或損失,中國和美國是全球糧食浪費最多的國家。糧食安全專家和學者說,北京和華盛頓必須承擔減少全球糧食浪費的重大義務,美中這方面合作對加強全球糧食安全有重要現實意義。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數字,全世界每年估計有三分之一人類消費的糧食損失或浪費。糧食安全專家認為,糧食損失和浪費對社會、經濟和環境造成嚴重影響;所有影響要求國際社會必須同時處理這些問題;因糧食損失和浪費對糧食和營養安全、自然資源和氣候變化等有直接重大影響。

斯德哥爾摩國際水研究所(Stockholm International Water Institute)教授兼高級科學顧問簡·倫德奎斯特(Jan Lundqvist)表示,儘管農民生產所有的糧食得到回報,但糧食損失和浪費將導致大量水、土地和其他資源「徒勞」使用。據估計,食品行業約占溫室氣體排放總量30%;即約十分之一溫室氣體排放可能與食物損失浪費有關。

在倫德奎斯特看來,「暴食」(overeating)也屬於糧食浪費範疇。他認為,與暴食和營養不良相關的公共和個人成本相當巨大,在美國等富裕國家,這些成本相對較高,而貧窮國家營養不良仍是基本挑戰。

「傳統論點的邏輯是,扔掉食物是浪費。對我來說,將暴食納入浪費類別很有意義。如果一個人或一個家庭購買大量食物,吃飯時把大份食物放上盤子,就有兩種選擇:要麼吃完部分,剩下扔進垃圾桶;要麼吃完所有食物。第一種就是浪費,但傳統意義不認為是浪費。」 倫德奎斯特說。

喬希·凱利(Josh Kelly)是美國佛蒙特州環境保護廳(Vermont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al Conservation)「固體廢物管理項目」材料管理科科長。他表示,浪費食物不僅是浪費金錢,且造成勞動力、水資源、能源和自然資源浪費。「農民賣不出去的瑕疵產品,往往會留在田裡腐爛,造成經濟損失。另一方面,食物和食品廢料填埋過程會產生甲烷,也是對氣候環境的超級污染物。」

北京NGO組織「公共衛生治理」(Health Governance Initiative) 創辦人、公共政策學者賈平說,糧食損失主要發生在貧窮國(撒哈拉以南非洲83%的食物於生產階段損失);糧食浪費主要發生在較富裕國家。糧食損失造成窮者更窮,帶來嚴重社會和經濟問題,如農民為了對抗災害過度生產導致食物單位時間內過剩降價受損、缺乏收穫或養殖技術導致返貧、經銷商採購時對水果外觀要求導致大量浪費等。

「食物損失和浪費涉及巨大的金融、倫理和環境問題,造成並加深飢餓與分配不公,以及全球南北差距。如全球每年損失和浪費的食物價值高達2.6兆美元,是全球每年8億多挨餓人群所需食物的四倍。」賈平說。

解決溫飽未解決糧食浪費問題

多名國際學者7月15日發表於科學期刊《自然》(Nature)研究報告說,中國每年生產糧食有近30%白白浪費;人們外出用餐時的浪費占相當部分,但更多浪費發生在糧食儲存和加工環節。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全球糧食安全項目兼職研究員克里斯蒂安·曼(Christian Man)博士說,中國每年為人類消費生產的糧食,估計有27%是丟掉或浪費。

「目前45%浪費來自收穫後處理和儲存,但隨著中國不斷發展和城市化,未來可能會有更多糧食浪費由消費者產生。」他說,「中國擁有全世界20%人口,但只有7%耕地;中國可透過減少糧食損失和浪費,取得重大環境和社會效益。」

聯合國專門機構「國際農業發展基金」(IFAD)駐中國代表馬泰奧(Matteo Marchisio)接受採訪時,援引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數字說,2016年中國每年浪費1,700萬至1,800萬噸食物,足以養活3,000萬至5,000萬人。

馬泰奧說:「聯合國糧農組織報告另一研究表明,如果除了食物浪費,將糧食損失也計入,損失糧食會超過3,500萬噸,相當於中國所有糧食產量6%。」

馬泰奧也表示,中國已把減少糧食損失和浪費列為首要任務。包括數位技術廣泛採用,幫助中國減少收穫、收穫後、儲存、加工和運輸各環節的食物損失。

受訪的多位糧食安全和政策專家都提到2020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起的「光盤」行動,認為這項政治運動有助提高民眾對糧食浪費問題的認識,減少食品消費時浪費。

克里斯蒂安·曼博士還是華盛頓非營利組織「公平農村轉型」(Just Rural Transition)政策行動主管。他認為與美國相比,中國政府應付糧食浪費問題採取的是更監管性方式,「尤其食品鏈的消費者端」。

曼博士提到,中國4月通過防止食物浪費的法律,包括禁止暴飲暴食的影片、競爭性飲食和過量剩飯剩菜,還包括罰款過度購買食品和餐廳浪費。

觀察人士注意到,9月9~11日,中國政府在濟南主辦首屆「國際糧食減損大會」,與50多國達成10項共識。大會頒布《國際糧食減損大會濟南倡議》,呼籲國際社會共同努力減少糧食損失與浪費,加強全球糧食安全。

北京NGO組織「公共衛生治理」(Health Governance Initiative)創辦人、公共政策學者賈平表示,總體來說中國尚未形成對食物損失和食物浪費真正有效的應對策略。生產和儲存運輸階段,有一系列技術性瓶頸和管理問題,如豬肉價格曾過高,但由於生豬存欄量過多,導致豬肉價格大幅下跌。

「消費階段不少中國人還有愛面子講排場的習慣,吃喝之風也依然存在,消費價格歧視和非市場化(如體制內單位餐飲消費更多補貼,普通人群則需支付更高價格) ,不成比例影響貧窮和中下收入人群,同時鼓勵浪費和非市場行為。」賈平說。

美國也是糧食浪費大戶

美國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也是糧食損失和浪費最嚴重的國家之一。美國的問題出在哪裡?

ReFED 是美國全國性非營利組織,致力推動數據驅動解決方案,結束美國食品系統的糧食損失和浪費。據數據,美國有35%食品沒有售出或從未食用。

這些食品的總價約4,080億美元,占美國GDP的2%,生產這些浪費食品的溫室氣體排放,相當於美國溫室氣體排放總量4%。這些糧食大部分浪費掉,直接進入垃圾填埋場、焚燒或沖入下水道,或留在田裡爛掉。

斯德哥爾摩國際水研究所高級科學顧問倫德奎斯特認為,供過於求、暴食和有問題的飲食習慣是美國的主要挑戰。「在西方國家,食品隨著時間推移相對便宜,供應量也有增加,尤其能量密度高而營養價值較低的食品。各種小吃和其他速食尋常可見,易食用和儲存,比高品質食物便宜。」

倫德奎斯特援引聯合國糧農組織數據,全球平均糧食產量如果以人均大卡計算,2011~2013年接近6千大卡,熱量供應要比建議攝取量高近3千大卡。說明過去若干年來,全球人均糧食生產和供應穩步增長,的確是前所未有的成就。「但由於健康攝取量要求保持不變(由於體力勞動減少,熱量需求可能會減少),這特別意味食物浪費和暴食正在增加。」

美國佛蒙特州環境保護廳官員凱利表示,美國高達40%食物從未食用,直接進入垃圾處理站。據估計,垃圾填埋場產生的甲烷是美國第三大甲烷來源,僅次石油和天然氣及農業。「一些糧食浪費發生在農場,有些發生在食品製造過程,有些發生在供應或運輸鏈;有些糧食浪費是發生在廚房,包括商業和住宅的廚房。」

北京公共政策學者賈平觀點呼應凱利說法。賈平認為,美國食品浪費的主要原因在經銷商、零售商和餐廳,傾向透過廣告讓人們消費實際吃不掉的食物,但不成比例的收入支持(如發放超市消費券)支撐消費者過度消費。「此外,超市普遍拒絕外觀不好的食材,造成巨量浪費,如美國農業部對蔬菜水果品質、大小、形態和成熟度都有規定;雖非強制,但零售商往往採信。」

北京和華盛頓有減少糧食浪費的義務

美中兩國是全球最大經濟體,以及全世界最大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然而美國和中國雙雙成為全球糧食損失和浪費的「超級大國」。倡導糧食安全和節約的專家均認為,北京和華盛頓對全球減少糧食損失和浪費的運動,必須承擔格外重大的義務。

華盛頓非盈利組織「公平農村轉型」克里斯蒂安·曼博士表示,美國和中國都沒有解決糧食損失和浪費的問題。美國政府應該為企業提供基於證據的政策激勵和抑制措施,以減少自身生產鏈的糧食損失浪費;並向消費者宣導,浪費食物對社會、環境和經濟的影響。「至於中國,除了關注消費性食品浪費,政府還可優先減少收穫後和運輸過程的糧食損失浪費;因中國大部分糧食損失,都發生在食品供應鏈階段。」

專家認為,減少糧食損失和浪費的全球行動,離不開美中經濟體和國際合作;因華盛頓和北京於糧食領域合作,以及與歐盟等其他重要國家合作,將會為全球全人類帶來利益。

國際農業發展基金(IFAD)駐中國代表馬泰奧說,儘管糧食損失和浪費是「局部」問題,但卻會造成「全球」影響;即對糧食安全、溫室氣體排放、自然資源開發等的影響。

北京公共政策學者賈平表示,中美兩國合作有四方面現實意義。「有利共同應付氣候變化,降低碳排放;有利積極推動解決全球貧困和飢荒,以及人道主義災難和全球營養不良問題;有利兩國農業貿易和技術合作;有利推動全球農業系統性變革,為解決糧食危機和糧食安全問題提供方案。」

(本文由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