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醫學獎得主都有台灣淵源!其中一位是台灣女婿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10 月 05 日 20:39 | 分類 國際觀察 ,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2021 年諾貝爾獎生物醫學獎,頒給發現人類神經系統溫度和觸覺感知器,做出突破性貢獻的美國學者朱里雅斯(David Julius)和帕塔普蒂安(Ardem Patapoutian),而兩名學者與台灣都頗有淵源,朱里雅斯曾與台灣學者共事,帕塔普蒂安的妻子則是台灣人。

帕塔普蒂安出生於黎巴嫩,童年在內戰中度過,18 歲時以難民身份來到美國,之前從未想過科學家居然也是一種職業,為了存錢唸書,曾做過電工、送過披薩,也給當地的亞美尼亞報紙寫過新聞,後還為了能獲得申請醫學院的推薦信,又在一家實驗室打過工,並因此喜歡上基礎科研。

相比之下,朱里雅斯的經曆較為平順,出生於布魯克林,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雖然對世界充滿好奇,面對工作又極為嚴格,鼓勵學生去探索極難的問題,從而給科學研究設置極高的標準,也以高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

諾貝爾獎揭曉前,委員會成員已提前和兩名得主進行通過,並在隨後公開這段採訪錄音,由於兩名科學家都在美國加州,因此恰好是當地的凌晨時段,正在睡覺的朱里雅斯錯過第一通電話,而帕塔普蒂安則是接到 92 歲高齡老父親來電驚醒。

兩位科學家分享,無論是感知觸覺,還是感知溫度,人們都已經習慣,並不覺得這些感覺有什麼奇怪,但在生物學家眼裡,這卻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如果沒有觸覺,我們的腳就不知道是否腳踏實地,無法站立或是行走,如果感受不了溫度,我們很容易置身危險的環境而不自知。

朱里雅斯分享,從普通人見怪不怪的地方找到突破點,正是科學家的與眾不同之處,而這些發現從某種意義上告訴我們保護環境的重要性,像是研究時用到辣椒素和薄荷醇,這些來自植物的化學物質,成為理解人類本身的重要工具。

當科學家做出突破性發現之後,人們才意識到這些感知在人體內是如此豐富,參與到如此多的生理活動之中,比如水喝多就要上廁所,憋尿的感覺正是來自感知壓力的 PIEZO2,而會被辣椒素激活的 TRPV1,同樣也能感知毒素或是高溫,成為重要的鎮痛靶點。

帕塔普蒂安舉例,血液中的紅細胞能感知壓力,變換自己的體積,或是免疫細胞能調節血液中的鐵含量,在此之前都沒人能想到它們還有這樣的功能,而想要做出科學突破,除了問對問題之外,還要有正確的時間和正確的工具,強調這就是科學家的成功秘訣。

此外,中研院生醫所研究員陳志成的分享,兩名學者與台灣都頗有淵源,中研院已故研究員莊懷祜過去曾在朱里雅斯的實驗室工作,而帕塔普蒂安因戰亂赴美求學,結識台裔妻子,並由於這份台灣情緣,所以曾受邀來台演講。

(首圖來源:諾貝爾

延伸閱讀: